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2-17 廖祖笙:“祥林嫂”廖祖笙年三十向总理哀号

总理,今天是大年三十,是万家团圆、其乐融融的日子。然而,我家既无团圆,亦无欣喜,相反清灰冷灶,更觉悲凉孤苦。我夫妇俩苦心养育了16年的独生子,就那样伤口累累、面目全非在殡仪馆里躺了217天,大小官员一概装聋作哑,正义从盛夏的那个血色黄昏到今天的大年三十,似乎也随着一介莘莘学子的遇害校园,一同停止呼吸了!大年三十,万民熙熙而乐,我仍得无助地向总理您念叨这些,这多像是祥林嫂泪水滂沱、孤魂野鬼般飘摇在鲁镇,逢人就说起她被山中恶狼吃了的阿毛!

我的爱子廖梦君,也同样是被“狼”“吃了”的,而且已经是“吃了”217天了!我知道哪怕我为之做出毕生的努力,也无法把他从“狼”嘴里夺回,使他曾令我骄傲的种种品质随着生命的复活而鲜活。我如祥林嫂一般向总理您提起“被狼吃了的阿毛”,无非是想给我惨死的爱子讨一个公道,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尽一名不甘埋汰良知的作家的责任。吃人的恶狼仍然奔走在都市和荒野,这一个阿毛被狼给吃了,不能让下一个、再下一个阿毛也一样被狼给吞噬!生命的传承为的是延续人类社会的文明,而不是供山间或都市的恶狼饱餐。真正的文明国家,容不得吃人,也容不得有形或无形的恶狼鸱目虎吻祸害人间。而眼前状况似乎例外,一直以来在默许吃人!

品学兼优的廖梦君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遇害于校园,竟被相关方面合力做成了“自杀”!做成了“自杀”尚嫌不够,还要强行给一个素无劣迹的学子兜头泼去一盆“小偷”的污水!总理啊,这极可能是建国以来,最恶性最不齿于人类的一桩血案!他们永远也无法圆谎,永远也休想圆谎——在强行编织谎言的过程中,他们已经露出了太多的马脚,并演示了太多的卑劣!越是想不了了之、束蒲为脯,越是激发我心头的愤怒和反感。我一再保持克制,以忍为阍,至今仍给他们留着几分薄面。他们最好别逼我忍无可忍、鱼死网破!

总理,知否?您治下的有些官员是何等矫情!他们一面在摄像机前树起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立党为公之类的贞节牌坊,一面为了装点虚假的和谐与繁荣,不惜包庇杀人犯,把遇害者的家属就这样一个个逼成祥林嫂。云南富民县农林局用油漆涂绿荒山搞“绿化”,有些省区丧尽天良的官员则一而再、再而三地掩盖血腥,把无辜遇害的生命“追认”为“小偷”,“追认”为“自杀”!在这万家团圆的日子里,他们哪里还记得家破人亡者的孤苦无依?哪里还念及沉冤未雪者的死不瞑目?他们名曰“公仆”,实为挟强权横行于乱世的恶狼,不仅把百姓步步逼退到了悬崖的边缘,令百姓苦不堪言,也把大好的河山搜刮得一片狼藉。他们纵使衣冠楚楚油头粉面,也只是枉披了人皮而已!

他们令人民对中国的法制环境感到绝望,令成千上万的学生家长陷入恐惧!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正血淋淋昭示着这样一种现实:老师在校杀害学生,无需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任何一个家长把孩子送到公办学校去接受教育,都极有可能是在给独生子女送终!学生是可以含冤而死的,杀人恶魔是必须受到庇护的,公办学校的“清誉”是无论如何丢不得的,因为校园“清誉”的后面蕴含着巨大的经济利润——这,就是他们为虎作伥的初衷和逻辑!

湖南永州市一位教师在课堂上用钢筋殴打11岁的女学生,亲手将其从4楼扔下,致其死亡,“调查结果”竟是该教师“患有精神病”,杀人教师不负刑责;福建莆田市年仅9岁的二年级女生郑少娟,在课堂上受到老师的残酷殴打,被送回家后即口吐白沫死亡,当地教育官员竟说该校“不会体罚学生”;广东佛山市黄岐中学在暑假把我孩子招回学校“领证”,以利刃、棍棒、拳脚制造了一起学生“自杀”事件……总理啊,这样下去如何得了?中国共产党兴办的学校,到底是教书育人之地,还是绝人之后的魔窟?

巧立名目诛求无已,百般盘剥学生家长也就罢了,在光天化日之下,教书育人者一再这样杀人,公权一再如此充当帮凶,为杀人凶手百般开脱,试问:教育的出路在哪里?青少年的基本人权在哪里?如果到学校去念书就等于去送死,这样的书念了还有什么价值和意义?玩弄法律的魔方,屈死遇害的学生,为杀人恶魔网开一面,这样的法律形同虚设,只是强暴人民的又一种工具而已。中国的法律到底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社会公器,还是可以任由野蛮公权凌辱调笑的街头婊子?!

也别说的比唱的好听了,说什么构建和谐社会,说什么以人为本。中国的当务之急,是让校园重新飘拂纯正的书香,而不是让学子求知之地弥散着阵阵铜臭,或一再散发血腥。我失去了唯一的孩子,还只是一家一户的灭顶之灾,可怕的是国家和民族的前程黯淡,未必会有光明的未来。巴尔扎克早说过:“教育是民族最伟大的生活原则,是一切社会里把恶的数量减少,把善的数量增加的唯一手段。”想想吧,总理,教育领地这么多年来磨刀霍霍盘剥家长,并且屡次掩盖杀人的血腥,是否已经丢失了一个民族最伟大的生活原则,是否正在走向扶正黜邪的反面?那个该死的大腹便便、中空无物的教育部部长周济,不能再容留他继续诓骗人民、祸害中国,应该趁早送他进班房,最好叫他带着那身臃肿的臭皮囊快快下地狱!

翻来覆去念叨这些,其实在我已是倦了。这些年来,在哀号的又何止是家破人亡的廖祖笙?我不是在家庭惨遭不幸之后,才成为祥林嫂的。从我实在看不过眼,拍案而起以实名评说这世道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一直是祥林嫂。前面声声念叨着反腐,后来见状况依旧,便想:那些滥官污吏怎么狼顾鸢视、贪得无厌,都暂且由他们去吧,至少得有悲天悯人的情怀,给百姓留下一条活路吧?于是苦口婆心,为百姓的生存要件乞哀告怜,苦苦争取基本的生存权利。可唇焦口燥的结果又是什么啊?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三座大山依然高比五岳,百姓生活之路照旧荆棘满途,什么也没有改变啊,改变的只有我自己的家庭,居然家破人亡,这一生再也难觅欢笑了!总理大人,人生至此,剩水残山,情何以堪?!

今天是大年三十,合家欢乐的气氛正笼罩着中国的许多家庭,想必总理的家里也不例外。但我想欢乐之后,总理偶尔也不妨想想高莺莺、黄静、廖梦君等等冤魂的家人,他们是以怎样不堪的心情,度过这难熬的一天的。他们的餐桌上,大抵还那样为亡灵摆着一双空筷、一只空碗。政府没有给他们找回过年的心情,哪怕是在万家欢乐的日子里,他们也在以泪浣衣,用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为自己惨死的亲人苦苦哀号。他们希望有一天清风徐来,终于可以告慰飘荡已久的冤魂,终于可以收拾残破的家庭,重新展开余生。他们不是深山野墺的一株杂草或一段朽木,他们也有自己最起码的情感、尊严和权利需要啊,总理!他们要的,您治下“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可曾给过他们了?

遥想被军装染绿的青春岁月,我在当兵的次年就加入了党组织,并因写作成绩突出荣立了军功,可今天,我却悲哀地不知道党和政府到底在哪里。如果党和政府果真存在,为什么一个为民请民、著作颇丰的作家会落此结局?为什么我孩子在学校被残杀后的第217天,他还得蒙受不白之冤,我仍得向总理您声声哀告这些?为什么要让我夫妻俩以这般悲愤的心情度过大年三十?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总理,倘使您不便回答,那么祖国啊,请您回答我!

我夫人日日雨泣云愁,我也常是眼角含泪,夫妇俩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但即便病痛在身,也不敢走向早已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医院。这两百多天来,我们感受不到来自官方的任何温暖,相反一再受到公权的愚弄和荼毒,熬清守淡走到今天,已是沐雨经霜,累乏得很。在清灰冷灶的大年三十,我给总理您敲打这许多文字,渴了甚至无心去为自己泡上一杯热茶。一样的世界,百般的人生,除了和着泪水自语“这也许就是我的宿命吧”,来开脱自我外,孑孑小民一时之间又能何为?

国家机器的某个部件出了故障,应该及时加以修复,而不能将错就错,由着残破的部件继续危害整部机器的正常运行。草菅人命自古以来招致的是人神共愤。一个真正以人为本的政府,应该有一套完善的纠错机制,并有敢于面对过失的勇气。政府如此“冷处理”人命关天之事,把学生遇害校园的血案也淡化处理,任由杀人凶手逍遥法外,荒谬至极!难道非得把我逼上梁山,以暴制暴?隐忍不发是煎熬更是火焰,“以人为本”的政府为什么要让地火在岩石下如此奔突运行?这个政府到底是“人民政府”,还是“僵尸政府”?

总理啊,我不厌其烦地和您说道这些,您知道这并非针对您个人。对您个人,我同样心存敬意。虽然我的家庭已经离奇破碎,虽然我也同样面临着被“狼”“吃了”的危险,可在向总理您这般哀号之余,我仍愿窗外的爽风,能代我向千家万户捎去心底诚挚的祝福。在此传统佳节,廖祖笙夫妇含泪恭祝温总理合家幸福、新春快乐!同时感谢和祝福千千万万素昧平生的网友,我夫妇俩深知没有你们的同情和支持,我们撑持不到今天!也祝苦难的中国人民年年都有过年的心情!祝悲剧到此为止,大江南北再无哀号,唯有欢歌——真正的欢歌!

不论生活赐予给我的是什么,在大年三十我都要代我苦命的、我永远引以为傲的爱子梦君,郑重向正直、善良的人们道一声:合家幸福,新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