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2-23 廖祖笙:祖国啊,可曾听到惨死学子的冤魂在饮泣?!

廖祖笙泣谢天下正直、善良的人们!



【该帖被删无数次,累计丢失跟帖近7000条,累计丢失阅读数逾50万。12月20日再次被彻底删除,1月4日被彻底删除3次,2月14日被删进回收站1次,15日被删进回收站3次、被彻底删除1次,17日被删进回收站1次,19日被删进回收站1次。无言!愤怒!】


祖国啊,可曾看到惨死学子的冤魂在颤栗?!


沉痛哀告:2月23日是廖梦君同学被残杀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第223天。刀口累累的遗体至少已被尸检两次,学生家长至今拿不到被称为机密材料的尸检报告,律师也无从依法调看本案卷宗,家属、律师、记者均不被允许给梦君的遗体拍照,相关方面对廖家提出的近80个疑问无言以对,国内媒体继续三缄其口,司法途径也被堵塞……这一惨案伴随着太多的蹊跷,泼洒的是一抹前所未有的怪异,以及浓重的悲哀!

祖国啊,可曾听到惨死学子的冤魂在饮泣?!



强烈要求公开侦办此案!
强烈要求还原血案真相!
强烈要求向全社会公开廖梦君同学的尸检报告和 “破案”卷宗!
强烈要求相关方面对廖祖笙提出的近80个疑问做出书面合理解释!休想愚弄遇害学生家属!
休想愚弄公众!
休想将此惨案强行办成冤案!


“盛世”中国一个学生被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暴毙校园,学生家长居然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和谐”社会一个学生被捅得刀口累累,死于非命,竟然也能“统一宣传口径”,以“自杀”二字强行做结!遇害学生的家长历经数月,千呼万唤,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祖国啊,可曾看到惨死学子的冤魂在颤栗,可曾听到惨死学子的冤魂在饮泣?!

祖国啊,这就是忧国忧民者所该付出的代价吗?!



这起惨案起源于草根阶层反对教育乱收费。强行将此惨案办成冤案,是否意味着草根阶层往后对教育乱收费必须顺从,否则校园之内,就可以如法炮制,继续放胆虐杀学生?任由杀人恶魔逍遥法外,听任惨死学生的冤魂无所归依,并以强权压制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基本人权何在?法制精神何在?新闻自由以及言论自由何在?传承了数千年的天然正气何在?


一再以“自杀”强行遮蔽杀戮,弱者的活路在哪里?


学生横尸校园223天!凶手继续执教223天!×长夸夸其谈223天!黑手幕后操纵223天!官场寡廉鲜耻223天!强权欺凌弱者223天!基本人权蒙羞223天!法制精神蒙羞223天!新闻自由蒙羞223天!言论自由蒙羞223天!公权反向作为223天!■■装聋作哑223天!■■草菅人命223天……

一个阳光下的弥天大谎,靠着强权压迫、新闻封锁、疯狂删帖、毁灭和控制证据、装聋作哑、雇佣网评猿在论坛颠倒黑白以及杀人犯的一面之词,整整维系了223天!

223天了,中国官场还有活人吗?还有管事的吗?


作家廖祖笙为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呼吁,落得家破人亡!

把廖祖笙逼入家破人亡、申诉无门的境地,把品学兼优的孩子强行化作一缕冤魂,意味着隆冬已潜步而来,同时也昭示着某些“人”的极度冷血,以及公信力的彻底破产!

“盛世”、“和谐”的两面破旗,不但连年遮蔽着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等等不堪的现实,还遮蔽着如此的血腥。一再以“自杀”强行遮蔽凶残的杀戮,弱势阶层的活路在哪里?


沉痛悼念廖梦君同学!沉痛悼念……不只为你而泣……


遗体至少已被尸检两次,第二次尸检在未征得家属同意、家属不在场的情况下悄然进行。经尸检后的遗体早已被洗去了满脸的血污,但即便如此,也还是这样的一种惨状!我3次想对亡子的外伤进行拍照,3次均遭到野蛮阻止。多家媒体的记者在案发次日,想拍摄梦君的伤情,均无法遂愿。8月2日,我和律师、摄影师带着3套摄影器材前往殡仪馆,仍然没能拍成。仓促间,我用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我写下《严禁尸体买卖促人深思和感伤》的当天黄昏,骤然变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血案发生在7月16日,时至今天,我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也调看不到“破案”卷宗,请求检察院和法院督促、判令警方查明真相,把尸检报告与相关材料复印给我或律师,也不受理!

最基本的事实是:廖梦君品学兼优、素无劣迹,原本在小区内玩得好好的,傍晚被人叫到学校去“领证”,结果被人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挫伤)、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有谁见过这样“跳楼自杀”的孩子吗?孩子的两只骼膊都断了(再次强调:他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挫伤!),他还怎么去翻窗“跳楼自杀”?!既然是“小偷”,为什么在“涉嫌行窃”的地方提取不到廖梦君的指纹?既然是“自杀”,为什么不敢给出尸检报告?为什么不敢让律师调看卷宗?为什么不敢让家属、律师、记者给遗体拍照?为什么回答不了我提出的近80个疑问?真金不怕火烧,相关方面何以对一个学生所谓的“自杀”讳莫如深?君儿啊,你在天有灵,一定一千遍一万遍地听到爸爸、妈妈心底的声音:抱歉!也一定在爸爸、妈妈接听电话的同时,听闻了来自世界各地对血腥暴行的声讨,对如花生命骤然凋落的痛惜。你被那些杀人的恶魔夺走生命这么长时间了,爸爸、妈妈身心俱疲,也还是没能为你讨回公道。为父亏欠你太多,我高估了社会的文明度,高估了……唯望有来生,下辈子好还你!吞声忍泪,夜半泣之,不只为你而泣。


廖祖笙:魂兮归来,廖梦君同学!


君儿啊,虽然我已经亲眼确认了你血肉模糊、伤口累累的遗体,但我仍然不愿相信我们父子俩从此已是阴阳相隔。君儿——我永远的爱子,你母亲心头永远的至爱,就让我再像过去那样,偶尔也称你一声廖梦君同学,好吗?

我的可怜的孩子啊!

永远都不会忘记:每晚临睡之前,你都要走到我的身旁,轻轻按一下我的肩膀,体贴地对我说一声:“老爸,别工作得太晚,早点休息!”

永远都不会忘记:每次出门之前,你都要对我们夫妇俩回眸一笑,孝顺地说一声:“我走了。”永远都不敢相信,你这次一走,就真的“走了”,再也不能走回这个家门了!

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常常放学回家,给家里首先带来的是笑声,玩笑道:“亲爱的父亲、母亲大人,你们的宝贝儿子回来了,你们也不给点掌声,夹道欢迎一下我吗?”

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待人的友善和宽容,每个学期总有一群与你特别要好的同班同学;邻里之间或时常有低年级的小朋友来向你求教,或有大人声声叫着你靓仔,与你笑语连连;从来没有听到你与哪个同学结怨或是打架,从来不见你和校外的谁有过什么过节。你不知所踪的当晚,你的一些同学自发到处去找你;这些日子,你生前的同学一拨拨来到我们家给你的遗像上香,禁不住泪挂双腮;同一个小区里的有些小伙伴,甚至为你哭到凌晨3点!同学们说,有一次你拣到了两百多块钱,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到处找寻失主,把钱交还给丢钱的同学。没有一个认识你的人相信你会“行窃”——“行凶”——“自杀”。

永远都不会忘记:你惊人的记忆力。从来不见你背英语单词和数学公式,英语和数学却常常考得班上第一;就连为父求学时的课本《普通逻辑》,你翻上几个章节,也可以把这些章节的内容向为父轻松复述下来。

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勤奋好学。还在念小学四年级之时,在假期里你就喜欢抱着中外名著不放;快要临近考试了,你在校晚自习回来,还要在家自习到夜深,总是要我一再催你快快去休息。

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你念初三之前,我们夫妻俩年年都以去开家长会为荣,会上总能听到老师们对你的交口称赞,说道着你的种种优秀;永远都无法理解:为什么初三换了一个班主任,你怎么就成了某些老师的眼中钉?

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在我身上得到的那种特有的传承。在我的敦敦教诲下,你很早之前就明白了为人一世,必须具有的品质是善良、正直和富有责任感。从你早熟的眼眸里,我时常能发现那里面闪动着某种忧思。

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从来就不愿占人一分钱的便宜。在我们家里,现金可以随意乱放,不会因你而少了一分一厘。老师在这方面对你也特别信任,就在你被害的这个学年,也还是把班上电脑的钥匙交给你保管。

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学习成绩始终排在班上前几名,每学期都要带回家一叠的奖状和获奖证书,年年都是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就是在你被害的这个学年,也还是班上的学习委员。记得那年我们在这边购置了房产,你要从广州转学到这边了,学校怎么也舍不得你离开,小学校长甚至愿意为你延长校车线路,把车开到我们花园的门口,接送你上学、放学。

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尊老爱幼。你的个头已经高出为父半个头了,还能像个顽皮的小孩一般,让老奶奶日日膝下承欢,三天两头逗得她笑出眼泪;你爱在周末的夜晚陪着老奶奶到江边散步;乐于在电话里辅导同学做功课,并经常帮楼里的小朋友讲解习题;隔壁家的阿姨家添了新宝宝,你又常常帮着阿姨家抱小孩。

君儿啊——我的半条生命,我的独一无二的爱子,你就这样在校园内被一群凶徒凶残至极地夺走了生命,此后让我们这个家庭,又如何去承受如此沉重的打击?我们夫妇俩又如何去走完后半生?

而今,为父的心头有无尽的悔恨啊,君儿!当血淋淋的现实摆在了眼前时,我也意识到从某种层面来说,是我的太书生气、善良和轻信间接害了你。当你在学校莫名其妙、前所未有受到百般的刁难时,我深知这样的就学环境对你来说宜早早逃离,但考虑到你已经临近中考了,马上就要到另外的学校去念书了,总想着就是再难,你也忍这一阵子吧;总想着有些人就是再怪异,也或许会考虑一下你父亲的作家身份,不会把你怎么样到哪里去吧。岂料你被那样的一个电话骗走后,最后一次走进黄岐中学“拿毕业证”,竟会是有去无回!

貌似阳光的校园,竟然没有容得下一个翩翩少年,这让一再批判教育积弊的我,还能再说些什么呢?

知子莫若父啊,君儿,天下不会有谁比我更清楚你具有怎样的品格了。你被虐杀在校园之内,学校还能报警说“发现一个小偷”,我蓦觉有人要颠倒黑白,掩盖惨绝人寰的罪行,竟可以做得这般轻巧!

你的母亲日夜哭泣,万分悔恨没有陪你一块走进学校,可就是当日她陪着你一块进校了,又如何?正如著名时评家童大焕先生分析的那样:“在当时情形下,如果其母亲不是侥幸离开,一定同样惨遭毒手;如果其父母都一道陪同,则可能连为他们申冤的人都找不着。即使有国家替他们申冤,能够看到的,也只是更‘边缘’的家人和亲友。”

君儿啊,我苦命的孩子,为父在深切缅怀你并深深自责的同时,纵有千言万语,也难表达我的心头之痛。愿苍天有眼,让你的亡魂及早安妥!愿生生世世,你我都为父子!

魂兮归来,廖梦君同学!


梦君惨烈离去的消息,虽然遭到全面封杀,不得报道且疯狂删帖,但在互联网时代,没有多少真正的秘密可言。这一血案的最终走向,不但牵动着五湖四海良知未泯的心灵,也牵动着众多海外华人的视线。我们乞求真相,真相却迟迟不肯浮出水面,这种高级别的封杀行为和不该有的沉默与漠视,伤害的不只是人们的情感和信仰,还有公权的公信力!

我们已失去了唯一的孩子,还要让我们流泪到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