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2-24 廖祖笙:“十无牌政府”必须给我夫妇俩一个交代

总理大人,对您本人,我没有任何意见,相反在《杂文报》上发文对您进行过盛赞。但对您治下的某些地方政府,我同千千万万的中国百姓一样,日益不满。特别是我孩子惨遭杀害两百余日,我千呼万唤,希望政府能为我蒙冤惨死的孩子主持公道,“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却安之若素,装聋作哑扮演无赖至今,我的忍耐为此已渐近极限。为官主事者冷血至此,实乃古今少有、中外罕见。换在民主国家,这样的政府大抵早就被选民轰出政治舞台了。

一个无辜惨死学子的鲜血,不仅把中国教育领地嗜血成性的嘴脸再次染得满面血污,也把专制社会的各种弊端又一次映照得无所遁形。在一起极可能是蓄意制造的校园惨案背后,政府把持的媒体不得不选择性失明,继续以各种华丽的文字和甜美的腔调为政府的脸上贴金,此起彼伏弹唱着“和谐”“盛世”的欢歌;各级政府威严无比的大门上,照样高挂着“人民政府”的招牌……然而,这个政府距人民已然渐行渐远,它不象是真正的人民政府,倒更象是“十无牌政府”。

何谓“十无牌政府”?那就是无方、无赖、无耻、无能、无德、无信、无量、无知、无为、无援!

惨案发生的次日,就有当地政府官员给记者打招呼,说是要“统一宣传口径”,随后又有官员打来电话,要把记者招回,对新闻自由加以粗暴干涉和压制。不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校园惨案,政府原本大可以“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秉公处理就是,有什么必要“统一宣传口径”?敢问当地政府,这般“统一宣传口径”,政府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和杀人凶手构成的又是一个怎样的集团体系?政府不是本着实事求是、开诚布公的态度,去公平公正地对待人命关天之事,而是惊慌失措,东掩西遮,欺上罔下。而今无从掩盖,又绞尽脑汁两百多天,也还是拿不出一个真正摆脱困局的方案来。执政水平低下,应急能力不足,是为无方!

因为事件“敏感”,“不好处理”,就干脆将错就错,永无止境地将此事件高高挂起,任由遇害学生的家属日复一日泣血呼唤,任由公众怒火万丈质问声声,政府我自岿然不动,摆出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姿态,甚至寄望于几个小丑在论坛里放些“廖祖笙在撒谎”的烟幕,或倚重网站管理员删帖,一拖再拖,试图蒙混过关。这等处事手法,和市井无赖的作派全无区别。“为人民服务”的政府草菅人命,放刁撒泼,在重大失误面前非但没有检点之心,相反顽皮赖骨,是为无赖!

一些政府官员虽然装聋作哑,但暗中同样也对这一事件的社会反响长期保持高度关注。当地有的政府官员甚至对我夫妇俩坦言:“你的新浪博客我每天必看,早晨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你的新浪博客……”可看了之后又如何呢?在代表政府说话时,为了推卸责任,护住头顶乌纱,还不一样是昧着良心说话?没有起码的是非标准,没有最基本的为人准则,是为无耻!

这些年来,GDP数据连年增长,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但有目共睹的是这些虚假的繁荣与普罗大众的福祉无关,一般阶层的社会成员生活水平非但没有与时俱进得到改善,相反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生活重负。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等等实际问题多年来沉重地摆在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面前,政府别说是为人民谋福了,连人民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也无从给予。不论一个国家具有怎样的特色,实行的是何种制度,让人民摆脱贫困,能在常态之中怡然生活,这始终都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反观政府近年来出台的一些政策,却恰恰适得其反,不是在治贫,而是在把百姓逼向更为艰难的生存境地。不能强力矫正日益凸显的社会问题,甚至无法让人民轻松享有最基本的生存要件,是为无能!

一个真正善治的社会,先须有一个真正以人为本的善治的政府。然而从去年7月16日至今,我从当地政府身上着实看不到什么善念。不想交出杀人凶手,就想赔些小钱打发我夫妇俩了事,这不是真正的善念,而是在纵容罪恶,欺压、愚弄良善!换了“政府代表”是遇害学生的父母,你被政府如此对待,你又作何感想?这两百多天来,我夫妇俩于抗争中不得不大笔举债,没有天南海北素昧平生的善人资助以及精神上的支持,我们根本不可能撑持到今天。与此相对应的是,那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在哪里呢?自家的祖坟还哭不过来,却在忙着哭外国人的祖坟,在大慷人民之慨,一会儿捐助甲国上亿元的人民币,一会儿免去乙国几千万元的债务,对本国、本地人民所经受的苦难,则“又”选择性失明!当地政府在一对惨遭人生巨大不幸的夫妇面前,不但连陌生人也不如,有时还雪上加霜。丧天害理,心如生铁,是为无德!

“依法治国”的理念,是政府首先提出来的,可政府在严以律民的同时,可曾宽以待己?不是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我看也只是说说而已。在廖梦君事件中,当地政府的所作所为,不但已涉嫌触犯党纪国法,也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事实上这些年来,不少地方政府所干的缺德事,不但无法取信于民,也很难让受到伤害的百姓原谅。看看有些地方政府在强行征地中所展露的那种疯狂,和旧社会土匪恶霸的强抢民女能有多少区别?政府出台的一些政策缺乏连续性,今年这样,明年那样,不象是在严肃地制定政策,而象是在随心所欲地玩弄文字游戏,这也同样有损政府的公信力。严以律民,宽以待己,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是为无信!

我们的政府,不是一个善于倾听不同声音的政府,在思想可以穿越时空穿越太平洋的互联网时代,政府不惜劳民伤财耗费巨资,在互联网上筑起一面“伟大的墙”,把过滤技术发挥到了极致;在廖梦君事件中,又进行新闻封锁,疯狂删帖,均为明证。更加可怕的是,讳疾忌医的政府还动不动就祭出“颠覆国家政权”这一罪名来打压异己,使对政府做法不满的民众往往敢怒不敢言。国家和政府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对政府不满,就得坐牢,就等同于“颠覆国家政权”,这是哪门子的狗屁罪名和逻辑?看看那些因言获罪者,有哪个人的所作所为是真正足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爱德华说过:“没有任何人能威胁一个国家,除非所有人都是他的同谋。”把这种“土特产”一般的罪名冠在仗义执言者的头上,也只有专制国家才干得出来!这正如“大右派”储安平所云:“我们的政府,一看见有人批评它,便脸红耳赤,度量既小,疑心又重,总以为人家要‘颠覆’它,殊不知政府人物固无不可替换者,政府制度,尤无不可更改者。拆穿了讲,毫无稀奇可言,只有那些占了毛坑不拉屎的人,才怕人家把他拉下来……”这席话储安平说于1948年,光阴荏苒,于今而言,犹为贴切。讳疾忌医,打压言路,听不得不同的声音,是为无量!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所发生的惨案,虽然遭到全面封杀,不得报道且疯狂删帖,但在互联网时代,没有多少真正的秘密可言。这一血案的最终走向,不但牵动着五湖四海良知未泯的心灵,也牵动着众多海外华人的视线。在信息时代,政府还在一厢情愿,玩弄一些高级别的封杀把戏,搞掩耳盗铃式的“统一宣传口径”,是为无知!

总理您日理万机,您治下的那些政府官员没有一概都日理万机,相反有的官员悠闲得很。如果他们真的是“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又何至于死人的事发生两百多天了还没人管?何至于我得向总理您申诉不止?那个“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政府,就是这样漠视百姓冤情,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吗?占着茅坑不拉屎,在人命关天之事上不作为,耍太极,是为无为!

西哲说“人民的政府来源于人民并服务于人民”。一个名曰“人民政府”的办事机构,唯有以人民为基石,脚踏实地为人民办实事,做好事,才可能真正深得民心,构建起引领人民走向幸福的灯塔。反观近年的一些地方政府,非但不以民为本,反而动辄在百姓面前耍大爷作派,依仗着强权胡作非为,横征暴敛时有发生。以各种貌似冠冕堂皇的名义与民争利,百姓受制于强权,心有不满,却无力抗衡。民间有冤,政府又或置若罔闻,或强力打压求“和谐”……长此以往,民心渐失,怨声载道,政府把坟墓越掘越深,民众不予支持,静观其变,是为无援!

向总理您历数“十无牌政府”的种种不是,并非单纯谴责和抱怨。哪怕是在家破人亡之后的今天,我的胸腔里也还一样是洋溢著文人固有的悲天悯人的情怀,看到有些地方政府行事离谱,渐行渐远,我同样象失去了我唯一的孩子般痛心。说道这些,更多的是希望中央政府能早下决心,整顿吏治,还人民政府以本来面貌。既然我们这个国家迟迟盼不来真正民主监督的春风,那么退而求其次,在时下的国情里,要让人民政府还确真象那么回事,并更加贴近于人民,也只有依靠政府管好自家人,看好自家门,从官场的正本清源做起。

在这同时,我也要正告“十无牌政府”:拖,不是一个办法。这起校园惨案,必须给廖祖笙夫妇一个交代!我们16年来含辛茹苦,一步一个脚印把孩子拉扯大,不容易。这一打击,对我夫妇俩构成的身心伤害是任何方式也无法弥补的,这分惨痛必将延续到我们生命结束前的最后一秒。孩子的生命虽然短暂,但他16年来,带给我夫妇俩的是骄傲,是荣光,他的优秀在校内外一直以来也是被公认的。你们“统一宣传口径”,给一个惨遭杀害的优秀学生抹黑,对我夫妇俩构成的是进一步的伤害,对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底线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突破,你们对人类社会基本准则的粗暴践踏,必将遭到历史无情的清算!事实上,你们强行编织的谎言连小学生也哄骗不了。你们永远也无法圆谎,永远也休想圆谎!

记住:被杀害的是一个学生,是一个未成年人!我夫妇俩满怀期望把孩子送进校门,是希望他在政府兴办的学校内受到良好的教育,希望他将来成为国家的栋梁,而不是希望那些衣冠禽兽将其残忍杀害的!血的现实摆在面前,当事者无可抵赖,包庇者无可抵赖——你们,必须实事求是给我夫妇俩一个交代!

如果这个国家这个政党能够坚定地默许杀害学生,那么姑置不论。否则,你们的装聋作哑你们的逍遥法外,应该不会长久。把屠刀指向妇孺,残忍地剥夺未成年人的生命权,在任何国家任何制度下都天理难容,人神共愤,丧尽天良者必将为自己的暴行付出相应的代价!时间会验证一切,让我们共同祈祷正义未死,让我们陪同光阴一块审视天地间形形色色的作歹为非,共同期待他们的永沉地狱、罪有应得!

请温家宝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请“十无牌政府”迷途知返,给廖祖笙夫妇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