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3-11 伊人在水一方:有没有一种东西可以欲罢不能?

当我在QQ上与朋友们聊得兴高彩烈不亦乐乎时,我以为自己将永远这样地聊下去;当我在博客上飞扬文字快意情感时,我以为自己将永远这样不停歇地搏下去,及至当我天天在廖先生的博客上留言,当我进入了那个“关爱生命志愿群”,当我天天去顶论坛上的廖案贴,我都以为自己会坚持这样做下去……然而我错了!因为我很明了这不是生活的全部,生活的全部不应该只是这些内容。即使是再热衷的东西也有一个从热到冷的过程,“有没有一种东西可以欲罢不能?”我问自己,答案是“没有。”肤浅的喜欢是一种任性。性之所致所以喜欢,而性致又是不确定的东西,所以这种喜欢常常容易转移。

关注廖案不能单纯地归纳为性致,但我确实是曾经满怀豪情,曾经坚定地认为我们一点一滴的努力都是会于事有助的,事实上,我想,这微乎其微的力量是需要依靠了广大热心网友的持续,不管是经历多少长短的年月,只要其间人气流失——人气流失,那么微弱的力量则会更加微乎其微,那么前面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但即使是所有的人都流失了,还有两个人,不,三个人,他们是不会放弃的!永不!那就是廖梦君的父亲和母亲。因为被残害的是他们的孩子,他被残害时还未满十六岁,他是多么优秀多么懂事的一个孩子!更何况廖先生之前即为老百姓的看病难、住房难、上学难以笔为锋为民呼吁,他是一个时评作家。很多人都说他是“因言获罪”,但是很多人都只是要更为有力的真相,仅此而已!可是在距事发已经两百三十二天的今天,我们依然无法看到真相。这不能不说是“和谐”社会的一个讽刺。有人说是“喝血”,有人说是“河蟹”,不管是什么,只要是正常。可是一切却太不正常,——要一个真相却是这么的难!!!还有一个不放弃的人,就是天理。天理是他的笔名。他是一个维权人士。也是一个作家。关注廖案的人都很佩服他,他不得不让人佩服!他说,他誓死也要为廖氏夫妇讨一个公道!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是我看到的唯一的一个从始至今一直在为廖案做着不懈努力的人。网友们都担心他们的安危,他们说,不怕!即使有什么危险,也早已无所畏惧。廖先生把他的遗像都早早地准备好了,这不免让人唏嘘……

虽然我现在没有天天去廖先生的博客上留言,虽然我也没有再进入到那个群里,但仍然常常会想起到廖先生那儿去看看,我不得不去看看,很多人都不得不去看看。因为我们大家都想知道这件事将会怎样收场?大家都希望能看到一个光明的结果。可是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难道我们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吗?不是做不了,是看你想不想。有很多人是因为忧患促使着他们去做了——不知道哪一天这事情会摊到自己的头上,而当自己碰到时又希望旁人怎样去做?人是脆弱的,是很容易无助的动物。但是每一个去做的人都是因为正义,因为善良。

“谁的记忆抵得过时间?”——当没有一种东西可以欲罢不能时。有!抵得过时间的记忆,——那就是自己的良心。

今天惊闻廖先生博客上的留言板“终于”被封了(廖祖笙插话:已经解封,只是新浪博客又似乎成了“限制版”,首页顶部和左侧栏的文字无法更新了)。现世有太多的奇怪又不奇怪的事情。

新年时给廖先生以问候,却很困难,不知道怎么措辞,现在,在这里,我衷心地希望廖先生能够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今天是元宵节。——也祝大家元宵快乐!一生平安!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a89508b010007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