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3-15 谁悲失路之人的BLOG:支持廖祖笙选择了作“斗士”

据说在网上“享有盛誉”的“维权人士”徐建新,在去年冬晴天霹雳般给廖先生重磅一击。这个自称“维权人士”且“享有盛誉”的人士非但没有为人维权,反而雪上加霜对受害人给以无情的打击与伤害,当然这伤害实在太大,因为他是一个“享有盛誉”的“维权人士”,知名度一定很高,那么他要为他的言论负责,这责任虽然因为他仗着中国体制的保护优势而一时逃脱无恙,但他终将为他的丧尽天良而旦旦自颤,而且他已经因自己的一时失误而身陷泥潭,事实是,他现在适得其反,遭天下人所唾骂,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对于国内的维权人士,本人向来是十二分的敬仰膜拜,因为中国的维权太难了,难于上青天,一个能行侠仗义为他人挺身而出去维权的人,其高尚道德与伟大人格魅力都会受到世人的尊敬,事实上在中国为他人维权的人,他自己的人身安全和正常的生活秩序都会受威胁,这使得中国的维权人士愈加为世人所敬重!至于本人对维权人士的个人认识,已有人士阐述,与本人的思想如出一辙,这里不再赘言,请参见激情老道网友此文:http://club.beelink.com.cn/dispbbs.asp?boardid=5&id=161131

徐建新说廖祖笙说话“没有证据”,“有太多的错误”,而我倒是对徐氏之低下作为满腔义愤,其人为“积攒个人盛誉美名”,不惜冷血毒情置他人于悲痛欲绝之地,其言论之荒谬才真正是破绽百出——

徐氏怪廖祖笙拿不出“证据”,用这样荒谬错极的思想言论来对付悲痛欲绝的廖祖笙夫妇,至少会被本人驳得无立锥之地——试问,如果你徐建新的儿子被人谋杀了,没有人为你作证的,而有别人为对方作伪证说你儿子是小偷是自杀的话,你难道就接受这个黑暗的现实么?这世界上居然有这样自称“维权人士”的人,你徐建新连一个普通律师,不,一个普通的有文化的老百姓也不如。你这样的“维权人士”能为谁维权呢?你这样非但没能为人维权,反而破天荒地剥夺受害人的人权,有什么脸面厚颜无耻地自称“维权人士”呢?真是玷污“维权”一词于腐朽之地啊!你徐建新这样的“维权人士”未经他人同意,有什么资格擅自为他人作南辕北辙般的“维权”呢?

在现实中,一百个案件,至少有一大半的双方或一方都找不到公正的证人提供充分的“证据”,难道这样死了人,就白白作罢?可真有徐氏你这么奴性十足逆来顺受的无耻之徒呀!按徐氏的意思,这天下所有的案件都有充分的证据了?那些不能充分提供证据的受害者就没有权力叫冤呐喊么?徐氏这种反人类荒谬的议论,还谈什么维权啊,简直是在剥夺人民最基本的“清醒权”!

我这里重点想谈的是,司法程序中所要的证据,只是在案件动法(用词不佳,意为动用法律)人一方或双方有能力提供证据情况下,法律所支持接受动法人所提供证据的程序,它(证据)并不是司法程序中必有勿缺的程序,这在西方真正的法制社会是妇孺皆知的,想必在中国这个自我标榜法治社会的伪法治国度里,连徐氏这样自称“维权”的人士都顽固不接受这个真理事实,那么在中国这个披着法治外衣的人治国度里,“非出证据不可”便成为那些执法却不知法或知法而不执法的执法机构对弱势群体敷衍了事,或是不公执法所使用的常见技俩了。

在现实中,一方或双方能提供人证物证的案件,实是屈指可数,如同九牛之一毛矣。看看,一个人在无任何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杀了人,又没有留下任何物证,难道受害人家属就这么白白算了吗?难道法律非要人证物证不行么?难道其他的现实背景、人际事故都没有权利让被害方叫冤鸣屈么?譬如廖梦君在学样非正常死亡,身上刀伤累累,都没有权利让其父母动用法律而争取公道么?没有人为被杀者作人证,现场凶器被人收拾,没有杀人凶手还站在杀人现场把刀子拿在手上,等人来抓住证据,这样人就可以被白杀,而受害者家属无权鸣屈叫屈么?由于徐氏如此强调要证据,那等于是说,徐氏妄图建立一个黑天恶地的司法国度!那徐建新你以后得给你子女身上安装一个摄像头,以便提供一个全天候收集证据的装备。不过,你的“非证据不能喊冤动法”的诡计也没什么用哟,若是你的子女被人毁尸灭迹,摄像头也被杀人凶手抓走,我看你这“非证据不授法”的诡计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下面我谈一下这有了“证据”是否具有合法性的问题——刚才说了,案件当事人双方或一方能提供证据的比例在现实案件中屈指可数,而这有证可据的证据是不是都合法,都可以顺理成章地被司法机构采取认可呢?我说否也否也!中国自古就是个众口铄金的国度,使得“证据”一词在中国的司法程序中异常关键到了万金不换的地步,那些有权有势有人缘有社会关系的人,都乐于和无钱无势无权无位无人际关系的人(弱势群体)打证据这个优势牌。而在中国,有权有钱有缘的强势群体掌握着社会的发言权和治法权,所以“证据”一词便在中国的司法程序中如此受宠至极,使得那些害人的强势群体轻而易举地操纵法律,打弱势群体的“证据”牌,因为中国的十多亿工农阶层法制盲使得中国这一不公非法体系得以如此坚固不破。现在,这个“证据牌”居然打到一个堂堂的非弱势法盲的大作家身上了,可见中国的司法痼疾是怎样的令人望而生畏!

廖梦君之死便是这个“非证据不授法”的牺牲品,他和他的父母家人无钱无权无人缘,没有人敢给他作证(人证),他又找不到物证,那么徐建新就立马跳出来打这张“证据牌”了,估计还要说“人家学校倒是有好多你儿子当小偷从而自杀的充足证据”,哎,中国这个可恶的国度啊,有多少人白白地死在了这个万恶的“证据”之上啊!

下面再驳徐氏保皇派(拥护暴政统治)说学校老师们“没有必要”、“不可能”杀廖梦君的荒唐谬论-——徐氏谗言恶辩说学校几百位老师来平分梦君的三万块钱,没必要为了那么几十块钱而杀人,所以梦君被杀是“不可能的”,并说“有着法制观念”的老师们是“不会杀人的”。那我按徐氏这一论断,世界上恐怕没有人被谋杀了,我不知道那世上每年几十万“他杀”的非正常死亡数字你徐建新怎么给我解释?!你如此胆大忘为地孤言独断说那些畜生老师们“有法制观念”,且“不可能会杀人”,那如果你说全世界的人都有法制观念不可能会杀人的话,我让你解释这每年全世界有数十万的命案是从哪里来的?哎,什么都不用说,我强烈支持徐建新这个打着“维权”幌子实为助纣为虐的XX(徐氏你自己给自己重新评定一个新的称呼吧)去为包括希特勒在内的所有二战法西斯分子作辨护律师算了。当然,你可以说你是在做“维权”辩护哟!到时候,全世界的人民说二战法西斯杀了数百万人,你徐建新定会说“你拿出证据来,你把被害人尸体全拿来让我看,你把杀人屠刀拿来我看,有谁可作证杀了这么多人?(甚至)有没有录像为证?既然没有,凭什么说我们杀了这么多人?——没有证据,我们就没有杀一个人……”什么都不用说了!

而另一个我要着重指责徐建新的是,他说堂堂一个大作家廖祖笙在动用法律维权时,比不上一个市井平民——黄静她妈。说是廖祖笙没有走正常的正确的司法程序,廖先生不该在网上大肆撰文呐喊,所以“犯了大错”,言下之意,像他所指的“证据不足”一样犯了大错。那么我想说的是,那些对法律不通的老百姓,因为不走正确正常的司法程序,也就如本案的廖先生没有按紧急时间提出上诉而是把时间用在了在网上撰写文章,就应该被法律驱之门外么?另外,他说黄妈妈的处事态度远远好于堂堂作家廖祖笙,言下之意是廖祖笙有过激举动的“大错”了。我很明白他徐建新的意思,黄妈妈作为一个妇道人家,“好态度”——很温和等待了徐建新这样的“维权人士”,为她讨回了公道,就是徐氏所说的“维权”,而事实是可能为黄妈妈争回了几十万还是一百多少万的金钱,至于其他讨回了什么,“维权”“维”出了什么,本人孤陋寡闻不得而知。我想,一个市井妇人,女儿死了,她无非就是想能讨回一些钱来,至于其他什么的,也根本讨不回来了。因为据我所知,杀人凶手是没有“杀人偿命”的。人死不能复生,唯一讨到的便是金钱了,当然这一定被徐建新美其名曰“公道”、“维权”。我想,徐氏所言黄妈妈态度好,为他积攒“维权”的“美誉”立下了汗马功劳。而真正的事实是,在中国个这个腐败的所谓的法治国家,黄妈妈的所谓“好态度”就是泯灭人性——你不能在法庭上激动哭叫,你要遵守“正常的正规的正确的司法程序”,你一定要有温和的“好态度”。当面对腐败司法的不公时,你不能对执法人员有抵制情绪,这便是所谓的“好态度”,这种“好态度”的好处是,能为你讨回金钱起到很大的作用,因为大家知道,中国是个人治国家,你如果冲撞了执法人员,惹怒了执法人员,那你就别想得到什么好果子了。徐建新不愧是深谙中国的世故常情啊,所以他一定要黄妈妈有一个好态度。显然,廖祖笙没有这个“好态度”,他“犯了大错”,他没能泯灭自己的人性,他没能温和温顺下来,他正如徐建新所说的采取了在网上“大肆呐喊”的“过激”行为,他没有走“正常正规正确的司法程序”,那么他就别想着讨到一笔可观的金钱了,他也就别想着人家徐建新能为他“维权”了。而事实上是,廖祖笙的“不正规”做法惹怒了人家徐建新,人家徐氏非但不给你“维权”,反而雪上加霜给你重磅一击,这一击使得舆论界一颤,廖祖笙夫妇不知怎么样,但这一击实际上是将他徐建新“自击”于万丈深渊,从而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徐建新说他自己的网上“盛誉”是他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并且他投机取巧眼疾手快抓住一个随意可捻来的机会,不惜他人的致命痛苦,而来成就他的“辉煌名誉”,其手段之残忍令世人咂舌!殊不知,他的无耻行径,使得他从此名臭江湖,为天下人所唾骂!

最后再重点说一下,本人对廖祖笙为了追求真理,欲为儿子求回真正的公道,而不是徐建新为黄妈妈讨回了金钱,他选择了作斗士,他是想击破中国这个黑暗司法体系国度的坚墙顽壁啊!他虽然永无用金钱方式处罚恶凶的机会,甚至可能永远无法实现他为爱子讨回公道的夙愿,但他的做法是正确的。本人将坚定支持他为儿子所做的选择,且永远坚定地与他一道诅咒这个恶魔般的世道!

所以本文取名叫《支持廖祖笙选择了作“斗士”》!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9fb3655010008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