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3-23 廖祖笙:这不是我一家一人的悲哀

L先生好!信悉,W先生的信我也拜读了,一并函复如下:

我孩子不是光在遇害的这天才被老师打,自我公开反对该校教育乱收费,并将笔锋一再指向教育系统最高长官后,就不时遭到该校几个老师的刁难,在中考的前两天也还被班主任谭观南殴打。“要打死一个人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然而有刀口累累的尸骸为证,有相关方面不敢亮出尸检报告,不敢让家属、律师、记者给孩子浑身是伤的遗体拍照为证,律师也不被允许调看卷宗。官方的解释是“自杀”,说我孩子涉嫌“偷盗”几本书和一个U盘,然而“被盗”的书中有几本书我家早有了,我家的移动存贮设备除了东方网寄赠给我的一个容量为250M的MP3播放器,另外还有一个5G的移动硬盘、一个内存为1000M的MP4播放器,我孩子素无劣迹,他的优秀一向被校内外所公认,绝不可能去“偷”这些对他来说并不需要的物件。他遇害后,我夫妇俩才得知有一次他在学校拣到了两百多块钱,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下,仍主动找寻失主,把钱交还给丢钱的同学。事实上,警方在“涉嫌行窃”的地方和“赃物”上也提取不到我孩子的指纹,他进校10分钟左右校方就“报警”,一来他没有“作案”的时间,二来有目击者看到我孩子被人从操场上追打到3楼,而“涉嫌行窃”的地方正是3楼,他如何在被数人追打的情况下去“涉嫌行窃”?至于另外的几个问题,必定牵涉到一些黑幕,不是我现在能叙说得明白的,需要上面有人执法如山、铁面无私去深查。我这么长时间千呼万唤,也正是希望能有相关的机构去查明真相,而不是任由下面的人用统一宣传口径后的“新闻”通稿,去敷衍一桩命案。可叹的是,我们却看不到某种该有的纠错机制的存在,相反看到的是悉数装聋作哑,监督机制全线瘫痪,这实在不是我一家一人的悲哀。

请代我向W先生转达谢意!此前拜读过一些他的文章,至今也还有些印象。

即颂大安!

廖祖笙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