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3-23 陆英民:让我们擎起做人的道义

作家廖祖笙先生的爱子年仅十六岁的花季少年廖梦君同学在校骤然命遭不测,令廖祖笙夫妇顿陷灭顶之灾;廖先生原以卖文为生,突遭大难且冤情难伸,已无心无意无力为文,生路断绝。每思及此,我心悲泣难平,夜不能寐。目前我已暂停阅读报刊和写作,在全力以赴研读廖先生所写的所有文章;我认为对我来说,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廖先生伸冤和活下去更重要。我深深理解廖先生夫妇骤然痛失爱子,灾祸横落家庭的巨大悲痛;我深深理解廖先生夫妇为爱子伸冤呼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的凄凉心境;我深深理解廖先生夫妇身陷灾难之中渴望正义、渴望公道、渴望光明、渴望温暖的急切心情。然而我是一个身微言轻的自由撰稿人,我所能做到的仅是以笔为文给予道义上的支持而已。

我与廖先生天各一方,素昧平生;以前,由于我的孤陋寡闻,不仅未读过廖先生的文章,也从未在网上见过他的姓名;可以说,我与廖先生从未有过任何形式的交往;那么为什么我要写此文呢?

我绝不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相反,我自私自利、胆小怕事,因为我有妻子儿女,因此我怕以言贾祸累及家庭,就象廖先生那样横遭灭顶之灾;在我最初得知廖先生悲难之时,我曾想装聋作哑、视而不见、不置一词;但我最终经不起自己良心的拷问,我也写过抨击腐败的杂文,我也写过关爱弱者的时评,如果我为自己远避是非,视廖先生夫妇身陷灭顶之灾而不伸援手,那我就不仅是坐而论道的清谈者,更是言行分裂、表里不一的伪君子!与其说我是在声援廖先生夫妇,不如说我是在拯救自己做一个勇于承担道义的人。

在廖先生夫妇痛失爱子之案尚未真相大白之时,我为什么敢说真理在廖先生夫妇一边?为了明嘹廖先生夫妇爱子惨死一案,我不仅读了廖先生所写的有关文章,还读了与廖先生意见相反的文章以及案发以前廖先生所写的时评。这一读,令我对廖先生肃然起敬,坚定了我支持廖先生夫妇的信念。

文如其人;廖先生所写的大量文章(近两年写时评约四百篇),完全可以证明廖先生是一个具有深邃洞察力、严谨分析力,缜密思维力的清醒作家;完全可以证明廖先生是一个心怀天下、情系苍生、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完全可以证明廖先生是一个嫉恶如仇、直刺丑恶、敢于伸张正义的勇敢战士;完全可以证明廖先生是一个敢揭时弊、敢刺贪官、敢反腐败的英勇斗士;完全可以证明廖先生是一个深知民瘼、同情弱者、悲天悯人的道德君子;完全可以证明廖先生是一个热爱人民、热爱祖国、热爱生活的中共党员。读者诸君如有兴趣可到他在“新浪”的博客或在“百度”中输入“廖祖笙文章”五字即可读到他的作品,便可证我言非虚。

“廖祖笙,闽籍作家,定居广东多年。当过兵,经过商,上过大学,作过编辑、记者,以笔杆立过军功,有拙著多部出版,并在多家报刊开设过专栏。

“怀着“路过”的心情,我从别的写作领域走来,近期邯郸学步,主要写些评论方面的文字。浅尝评论的滋味是可以快人快语,践行‘文章当合时而著’。我写作,除了领略酣畅表达的快意,也为着临走不带遗憾,深知生命如流星,终将从天空滑落。敲的虽只是边鼓,但望鼓点为国家、百姓而敲,而不仅只是‘为稻粱谋’或浮名虚誉而敲。我认为时评不该是对新闻机械、冷漠的解读,在保持客观、公正的同时,应坚持用良知说话,落笔不可缺了正直、善良的情怀。”(摘自“新浪”廖祖笙的博客)

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刻有马丁·尼莫拉牧师的一段著名的铭文:

“他们先是来抓共产党,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他们接着来抓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他们又来抓工会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他们再来抓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他们最后来抓我,这时已没有人还被留着给我说话了。”

马丁?尼莫拉牧师早期曾作反犹的布道,他在希特勒一再的罪行前都“不说话”,最后他自己也被关入希特勒集中营。(摘自沙叶新的《支持章诒和正告邬书林们!》)

“根据生命同声相应的‘整体性原则’,对地球上任何一个人的损害和侮辱,都可以看作是对所有人的损害和侮辱。因为我们不能设想中非皇帝博卡萨在吃完本国的小孩后会自行终止”。(《杂文选刊》2004年9期下《多元的陷阱》狄马/文)

我们与廖先生夫妇同是中国普通的老百姓,生活在同一蓝天下,脚踏在同一热土上;廖先生夫妇所遭受的悲难绝不是他们个人的悲难,在他们悲难的命运中同样隐藏着我们命运的阴影;在老百姓不能决定官员的命运反而其命运被官员所决定的一切地方(无论古今中外),所有老百姓的命运都具有极其惊人的相似性。

“一个时评人,如果因为针砭时弊,抨击社会不良现象而遭到如此报复,朗朗乾坤之下,法律何在?正义何在?公理何在?这社会还有道德良知吗?廖先生悲痛之下在《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的帖子最后说,‘苍天啊,最终落得家破人亡,就是一个作家不断为民鼓与呼所该付出的代价吗?’廖先生这一问真是问得好悲伤,问得好凄凉!” (原载2006-8-5 光明观察《廖祖笙需要的不仅仅是同情》池墨/文)

让我们设身处地、感同身受地想一想,如果是我们横遭冤屈,然而却有冤无处伸,有理无处诉;一颗渴望正义,渴望公道,渴望阳光温暖的心,被扔进暗无天日的冰窟,且只能在寒彻透骨的冰水中悄没无声的沉没,该是多么可怕、可悲、可叹、可恨的事!让我们擎起做人的道义,向身处危难之中的廖先生夫妇伸出救助的援手!

文章来源:http://www.zigui.org/bbs/read.php?tid=179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