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3-23 廖祖笙:这是一个逼良为寇的时代

这是一个逼良为寇的时代。多少百姓在利益集团的刳脂剔膏和体制性的压迫下,苟延残喘,心胆俱裂,就这样年复一年忍受着形形色色的被剥削和被压迫。当某些群体执意要把无耻和残忍进行到底,并强势得为所欲为时,任何哀伤、愤懑或带有批评性质的文字,都难于改变这世道一分一毫。

强权就是“公理”,强权就是“正确”,强权就是“证据”,强权就是“法律”……在这片土地上,公理和人类社会一些最基本的准则,正受到权杖在手者的百般凌辱,乃至于渐渐死去。荒草蔓生中,触目可见利益集团的傲笑江湖,扬鞭驰骋的铁蹄下,是孑孑小民的百孔千疮、负债累累、生不如死,以及一具又一具死不瞑目、含冤负屈的尸体。在百姓血泪垒成的城墙上,迎风招展着“盛世”、“和谐”的两面破旗。

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在人民必经的道路上设下了重重埋伏,以至你要看病、上学、买房等等,就必定要被脱走一家老小身上的几层皮。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收买着一些无耻的文痞和所谓的“经济学家”,用似是而非、偷换概念、强词夺理等“论证”手法,向人民反复进行精神上的疲劳轰炸,借助各种传播优势把人民当愚民,成年累月灌输着一些强盗逻辑。百姓在“发展”和“市场规律”中,当牛做马死到临头,才惊觉自己不过是在人间服了几十年的苦役。

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早在多年以前就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良为娼。在“盛世”虚假繁华的表皮下,到处是花街柳巷、性病蔓延。多少纯情少女、良家妇人,为着求学、给亲人治病、有个属于自己的“狗窝”,而不得不牺牲女人最宝贵的贞节和尊严,沉沦于人肉市场,含泪典卖着自己。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公然允许利益阶层以各种方式变相掠夺人民的财富,同时也公然允许少数人仗着财富和权力优势,恋酒迷花,在各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场所淫人妻女。

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使大量工人一夜之间,就再也无法走进自己劳作了几十年的工厂,使大量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使大量儿童沦为童工。这些像垃圾一样被抛弃了的人群,从此开始自生自灭。有的在贫病交加中朝不保夕,有的凄然死去,有的铤而走险。民生多艰,盗贼群起,娼妓日盛,官匪勾结……正是乱世的表象之一。逼良为寇持续了这么多年,所幸“贱人”们还记得这不是冷兵器时代,还没有脑袋发热到涌上梁山,如此而已。

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身患绝症,没有求医问药、闵乱思治之心,有的是讳疾忌医、掩耳盗铃的“绝活”。为了玩这“绝活”,不惜大量耗费纳税人的金钱,于互联网上筑起一面“伟大的墙”,把国际互联网变成了“国内互联网”。一支以删帖、审帖或发帖、跟帖为生的“网络部队”悄然诞生,据说每次跟个帖子、“引导舆论”的报酬是5毛。媒体被强奸久矣,如今更是被强奸得喘不过气来,哪怕是在人命关天的事上,也得听命于强权,或噤若寒蝉,或乖乖收起自家记者采写的稿子,由官老爷去“统一宣传口径”。

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惯常以谎言和白色恐怖对待人民。不甘为奴、良知未泯的人士不但随时有可能被刁难、被监视、被跟踪、被殴打、被逮捕,还随时可能被罗织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使你身陷囹圄,家破人亡。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常常以法律的名义公然包庇杀人犯,而后又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去阻止蒙冤受屈者喊冤。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能坦然容许“老师”一次次杀害学生,并且一次次强行把他杀粉饰成“自杀”。

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官民比例是1∶26(据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王健介绍),换言之每26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公仆”。在这年月活得十分不易的纳税人,也不知前辈子遭了什么罪,这辈子要替如此庞大的“公仆”队伍“还债”,除了要供他们贪污腐败、敲骨吸髓、吃喝嫖赌,还要雇他们来欺负和藐视自己。不少“公仆”在酒桌上、在嫖娼时,眉飞色舞生龙活虎,一旦有纳税人要他秉公办事,立刻就变成了恶汉或僵尸。看看吧:在廖梦君遇害校园事件中,我们看到的是真能管事的官员悉数装聋作哑,监督机制和纠错机制全线瘫痪!

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城管对待做点小生意糊口的小贩,就像是当年的解放军在乌龙山剿灭土匪。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以为拥有了强大的武装力量,就能对弱势阶层随时挥舞拳头。以为今日残忍地对待、剥削人民,人民转身就能把他人强加给自身的苦难瞬间遗忘。以为塑造一个申诉无门的“典型”,就能“杀一儆百”,让“多嘴”者明白“胆敢”批评政府和政策,就是这惨重的代价。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看不到萨达姆被推上了绞刑架。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愧对无数革命先烈的英魂,自我作贱,把坟墓越掘越深。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一再挑战人类的底线,貌似平静的表象之下,是危机四伏,风雨如磐。

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惹得多少人泣麟悲凤,忧心如焚。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亟需匡乱反正,揽辔澄清。没有任何人有权力断送国家和民族的前程;没有任何人有权力践踏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江山;没有任何人有权力草菅人命、藐视民权;没有任何人有权力把人民逼成房奴、医奴和学奴……哪怕你今日大权在握,能强暴人民一时,你最终也逃脱不了人民和历史对你的清算!

这个逼良为寇的时代必须尽快结束种种的人间悲剧,必须正视人民的各种生存权利,让人民真正当家作主,把人民当人看。对各种迫在眉睫的体制痼疾,必须强力进行诊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