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3-28 廖祖笙:党和政府有何必要充当“黑老大”?

作家廖祖笙血泪控诉并泣告:

中国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虐杀学生惨案在某些隐形黑手的操纵下,监督机制和纠错机制全线瘫痪!

惨案背景:全国义务教育实行“一费制”后,黄岐中学仍在乱收费,要我孩子读“半高价”,中考时要把我孩子变成择校生(择校费3万元),我在网上披露了当地教育乱收费的情况,并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和教育部部长周济,黄岐中学的几位教师自此对我孩子百般刁难,中考前两天我孩子受到班主任谭观南的殴打!

案发当日,我孩子被校方招回已放假的学校,转瞬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惨死校内!有目击群众看到校内有数名成人当时把我孩子从操场上追杀到三楼,有校内学生看到是谁行凶,有群众看到孩子坠落地面时已是一具尸体……相关方面仍强行将此惨案办成冤案,统一宣传口径,阻止媒体采访报道!案发次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采访了此案,有些媒体做好了整版的稿子,然而当晚即被告知不许报道!我和律师看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不被允许依法调阅卷宗,家属、律师和记者均不被允许给遇害学生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相关方面对我提出的近80个疑问无言以对!

他们以血案当事人的孤证为据,把廖梦君之死定性为“涉嫌偷窃——行刺老师——跳楼自杀”!

“涉嫌偷窃”?据称“赃物”是几本书和一个U盘,然而,其中的几本书我家多年前就有了,廖梦君的所有同学和东方网也可为证,他本身有一个容量为250M的MP3播放器(该播放器为案发半年前东方网寄赠给我的奖品,我转送给了孩子),我家此外还有一个容量为5G的移动硬盘,而且暑假期间我还给孩子买了一个内存为1000M的MP4播放器,他被校方招回学校领证,母亲还在隔条马路的商场里等他,相约不见不散,一向品学兼优的他有没有可能去“偷”这些他并不需要的物件?他被人从操场上追杀到三楼,而“涉嫌行窃”的地方正是三楼,他如何在被人追杀的情况下去三楼“涉嫌行窃”?事实上“涉嫌行窃”的场所和“赃物”上也提取不到我孩子的指纹!

“行刺老师”?凶器(水果刀)为学校教师所有,杀人现场拿刀的那人在喊“救命”!“重伤”的那人在医院没呆几天就出院了,撤案之时就是出院之日,之后很快不知所踪!那个当事的保安也早离开了黄岐中学,跑了!案发当时,多次殴打并虐待我孩子的该校政治老师谭观南在场!两次扬言要“揍”我孩子的该校教师梁细波(级长)也在场!邓玉海的妻子也在黄岐中学任教,也是政治老师!这两夫妻都是政治老师!!!

“跳楼自杀”?在被人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左腹部已被捅穿、身上刀口累累的情况下,一个孩子如何像一只飞蛾一样能穿过锁着的铁门跑上楼顶,又从楼顶往下爬进5楼?在两只骼膊均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痕迹,警方也始终无法合理解释我孩子的两只骼膊是怎么断的)之情况下,他又如何去“翻窗跳楼自杀”?目击群众见到的情况和尸体的落点,也足以证实是他杀!是抛尸!而绝非统一宣传口径所说的“跳楼自杀”!

我从去年11月开始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向数十名大小官员寄出上百份申诉材料,无一得到回复,连“节哀”二字也没有!

若案子办得经得起追问和检阅,为何不把问题摆在桌面上亮堂堂说话?纵为白痴也了然此案乃百分之百的冤案、假案!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毁了,在惨象万千、翘首期待中还一再被如此对待,这与公权对我的进一步迫害又有何分别?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底线到底在哪里?正义在哪里?法律在哪里?公道在哪里?那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在哪里?那个“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又在哪里?

公权公然办假案、包庇杀人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高莺莺案、戴海静案……在一次又一次的冤案面前,我们看到的是公权的肆意妄为,是丧尽天良对常识和人心的疯狂背叛,是夕阳下的某种暴虐、无道和邪恶!党和政府有何必要在血腥惨案中一再充当“黑老大”?这般从上到下一次次公然包庇杀人犯?这个政党和这个所谓的“人民政府”,而今离谱到了这副模样,对得起苍天、对得起人民、对得起无数革命先烈的英魂吗?

别把坟墓掘得太深了!在此等令人发指的惨案面前装聋作哑、指鹿为马,是渎职,是帮凶,是犯罪,是对民心史无前例的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