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3-29 廖祖笙:幕后黑手对我父子俩到底干了些什么?!

重读《我也不会让教育部部长周济睡得太安稳》,看到自己当时在该文后面贴上的两封短信,我顿时泪水盈眶。那时梦君还活着,虽然在学校开始变得不愉快,但回到家里还是照旧给家人带来欢笑。往日的情景在我仍历历在目,可那之后没多久,他就……

梦君遇害之后,某论坛很快有网民公认的“5毛”夜以继日轮番上场,以百般诋毁和辱骂的下作方式,对我展开“围剿”,一切显得有备而来,而且他们“未雨绸缪”,极力用一些牵强的说词试图印证此案与迫害无关;某搜索引擎搜索我名字的第一条搜索结果,梦君遇害的天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永远”停留在147天——147,什么意思?“要死去”?“要死妻”?首页的搜索结果“永远”有这样一条:《廖祖笙是一条恩将仇报的可怜虫!》。大抵操作者自己也觉得那“文章”实属恶毒毁谤、缺乏说服力,因此点击过去是一个充满乱码的网页,他们似乎要的就是那标题!血案发生这么长时间,人人均可感觉到惨案的背后明显有人在控制局面,媒体无法介入,律师也无法介入;向数十名官员申诉,没有一个官员敢吱声;纵使千呼万唤,也还是监督机制和纠错机制全线瘫痪;从不少相关工作人员的目光里,我夫妇俩看到的是那种迫于某种压力,而流露出来的无奈和同情;当地有人早就在悄然议论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迫害事件;我的搜狐博客不翼而飞;我的新浪博客现在一天会被人删帖删出几十次!我夫妇俩经常受到不明身份者的监视和跟踪……

种种迹象表明,廖梦君遇害校园事件,绝非一起简单的刑事案件,而更像是某势力针对我进行的一次迫害。廖梦君遇害当年,国际笔会发文称:中国是世界上关押作家和新闻工作者最多的国家,国际笔会的记录中有46个中国的案例,最长刑期达19年。逮捕数的上升标志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对中国异议人士的打击,目的是为了使那些试图利用奥运会的机会批评当局的作家沉默。

惨案发生之前,有好长一段时间,我的邮箱里每天涌入大量的病毒邮件,一些稿酬也莫名其妙收不到。我是个深居简出惯了的人,几乎每天均在或读或写中度过,常常是一两个月也难得下楼一次。有些时评虽然写得犀利,但考虑到国情,一直是注意把握尺度,有谁要拿我的文章给我公开治罪,在那时并不容易。我平时最担心的是孩子的安全问题,每次他去上学,我必交代他一声:“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那时最怕的是他在路上发生意外,没想到他竟遇害在校内!

在悲愤交加中,我一忍再忍,忍到今天,我不禁要问:这个邪恶的政权对我父子俩到底干了些什么?!

把当时贴出的那两封短信录此,把昨晚写下的那些文字录此,留给大家去判断:


上来贴两封短信,顺便也谢谢大家!


友人来函:

坚决支持你不让周济睡得安稳!:)

看完兄的文章有同感也笑得不行,看起来我们两个的脾气还有些相似,我也是个得理不让人的主!惹急了脾气也大得很,也是一定要讨个说法的!

你说得对,现在这实实在在的三座大山官员们看得比我们更清楚,一直不想改变主要还是有利益在里面,教育行业的很多建校费,除学校有利可图外,更多的是教育局有利可图!住房就更不必说,一个房地产项目建下来缴给政府各部门的各项费用包括罚款绝不是一个小数目!更多的还有私下里的权钱交易,不设置障碍官员们从何处得到实惠?(□□□□□□□□□□□□□□□□
□□□□□□□□□□□□□□□□□□□□□□□□□□)现今中国问题太多,而且根深蒂固,不是用文章用百姓的苦难能够撼动的!

前些天在网上论坛看到一句话,说不久的将来中国遍地都是陈胜吴广!老百姓再被这样逼下去,这样的日子可能真的会到来了!

兄激扬文字批评时政,用正义和良心感召更多的人已经令很多人佩服,这一点作为朋友我也支持,我不会写,也不懂得如何了解时政的事情,如果能,我也会如你一样去做的!只是不要气到自己伤到自己就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别折腾到时政变顺畅了自己也趴下了,是疖子总是要出头的!我就不信中国会一直这样下去,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还能维持,就没有客观规律更没有天理了!先想办法办好自己的事情,别让孩子受委屈!

别着急朋友,新的三座大山大家一起推也能推得动,只是现在没有形成合力,我们一起努力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保持好心情朋友,心情好才能身体好,身体好才有精力和能力做自己的事情,尽自己对家庭对社会的责任!相信阳光和花香都会有的!


廖祖笙函复:

谢谢X兄!

这世道是怎么回事,连我老眼昏花的老母亲都已经看得十分清楚,在这里不再多说它了。我会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也会尽量不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但如果这回不能给孩子讨回公道,我还真准备让孩子暂时休学一年,然后在这一年时间内折腾得教育部、卫生部“官不聊生”。孩子懂事早,也支持我的想法。新的三座大山,能推翻一座是一座,否则在当下的写作,我觉得意义似乎不大。

我的孩子学习能力很强,这一点一直让我深感欣慰。如果佛山市教育局局长不在乎其官职,如果周济任我怎么口诛笔伐也还能睡得安稳,那么再说吧,大不了让我的孩子回家乡复学。那儿毕竟还不会离谱至此,教学质量在我们那个地区也多年排在前茅。

我活得并不悠闲。我希望佛山市教育局不要逼我腾出时间去展开调查,在为自己讨回公道的同时,也顺便为别的学生家长讨回公道。

这世道没有人大喝几声,兴许真会如网上传言,弄出大事。前些日子我给北京的一位编辑朋友去信,也谈及我一直在文章中含蓄地发出警告,始终有想阻止某种可怕事情在中国发生的意味。可恨现在的有些官员,醉死梦生,只顾本部门的利益,遑顾社会的稳定和百姓的艰辛。待到空气中飘散了可怕的气息时,再来把这种官员千刀万剐也太迟。大好的江山,国家的前程,人民的安宁和幸福,不能就这样毁在这般官员手里!

再叙。

祖笙 敬上


廖祖笙:党和政府有何必要充当“黑老大”?

作家廖祖笙血泪控诉并泣告:

中国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虐杀学生惨案在某些隐形黑手的操纵下,监督机制和纠错机制全线瘫痪!

惨案背景:全国义务教育实行“一费制”后,黄岐中学仍在乱收费,要我孩子读“半高价”,中考时要把我孩子变成择校生(择校费3万元),我在网上披露了当地教育乱收费的情况,并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和教育部部长周济,黄岐中学的几位教师自此对我孩子百般刁难,中考前两天我孩子受到班主任谭观南的殴打!

案发当日,我孩子被校方招回已放假的学校,转瞬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惨死校内!有目击群众看到校内有数名成人当时把我孩子从操场上追杀到三楼,有校内学生看到是谁行凶,有群众看到孩子坠落地面时已是一具尸体……相关方面仍强行将此惨案办成冤案,统一宣传口径,阻止媒体采访报道!案发次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采访了此案,有些媒体做好了整版的稿子,然而当晚即被告知不许报道!我和律师看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不被允许依法调阅卷宗,家属、律师和记者均不被允许给遇害学生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相关方面对我提出的近80个疑问无言以对!

他们以血案当事人的孤证为据,把廖梦君之死定性为“涉嫌偷窃——行刺老师——跳楼自杀”!

“涉嫌偷窃”?据称“赃物”是几本书和一个U盘,然而,其中的几本书我家多年前就有了,廖梦君的所有同学和东方网也可为证,他本身有一个容量为250M的MP3播放器(该播放器为案发半年前东方网寄赠给我的奖品,我转送给了孩子),我家此外还有一个容量为5G的移动硬盘,而且暑假期间我还给孩子买了一个内存为1000M的MP4播放器,他被校方招回学校领证,母亲还在隔条马路的商场里等他,相约不见不散,一向品学兼优的他有没有可能去“偷”这些他并不需要的物件?他被人从操场上追杀到三楼,而“涉嫌行窃”的地方正是三楼,他如何在被人追杀的情况下去三楼“涉嫌行窃”?事实上“涉嫌行窃”的场所和“赃物”上也提取不到我孩子的指纹!

“行刺老师”?凶器(水果刀)为学校教师所有,杀人现场拿刀的那人在喊“救命”!“重伤”的那人在医院没呆几天就出院了,撤案之时就是出院之日,之后很快不知所踪!那个当事的保安也早离开了黄岐中学,跑了!案发当时,多次殴打并虐待我孩子的该校政治老师谭观南在场!两次扬言要“揍”我孩子的该校教师梁细波(级长)也在场!邓玉海的妻子也在黄岐中学任教,也是政治老师!这两夫妻都是政治老师!!!

“跳楼自杀”?在被人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左腹部已被捅穿、身上刀口累累的情况下,一个孩子如何像一只飞蛾一样能穿过锁着的铁门跑上楼顶,又从楼顶往下爬进5楼?在两只骼膊均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痕迹,警方也始终无法合理解释我孩子的两只骼膊是怎么断的)之情况下,他又如何去“翻窗跳楼自杀”?目击群众见到的情况和尸体的落点,也足以证实是他杀!是抛尸!而绝非统一宣传口径所说的“跳楼自杀”!

我从去年11月开始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向数十名大小官员寄出上百份申诉材料,无一得到回复,连“节哀”二字也没有!

若案子办得经得起追问和检阅,为何不把问题摆在桌面上亮堂堂说话?纵为白痴也了然此案乃百分之百的冤案、假案!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毁了,在惨象万千、翘首期待中还一再被如此对待,这与公权对我的进一步迫害又有何分别?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底线到底在哪里?正义在哪里?法律在哪里?公道在哪里?那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在哪里?那个“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又在哪里?

公权公然办假案、包庇杀人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高莺莺案、戴海静案……在一次又一次的冤案面前,我们看到的是公权的肆意妄为,是丧尽天良对常识和人心的疯狂背叛,是夕阳下的某种暴虐、无道和邪恶!党和政府有何必要在血腥惨案中一再充当“黑老大”?这般从上到下一次次公然包庇杀人犯?这个政党和这个所谓的“人民政府”,而今离谱到了这副模样,对得起苍天、对得起人民、对得起无数革命先烈的英魂吗?

别把坟墓掘得太深了!在此等令人发指的惨案面前装聋作哑、指鹿为马,是渎职,是帮凶,是犯罪,是对民心史无前例的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