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4-14 廖祖笙:致党中央、国务院公开函

党中央、国务院:

这不是故事新编,不是天方夜谭,而是一介平民在“和谐社会”、“法治国家”惨遭不幸后,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真实写照——

2006年7月16日,我孩子廖梦君被斯文败类骗至已放假的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残忍杀害,迄今已是273天!当地公然包庇杀人犯,在血淋淋的惨案面前统一宣传口径,阻止媒体采访报道;以“机密材料”为由,拒绝向家属、律师提供尸检报告,不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不许家属、律师、记者给遇害学生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我诉诸法律,两级法院以“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为由,不予受理;我多方申诉,前后给数十名官员写过上百份的申诉材料,无一得到回复,连“节哀”二字也没有……

惨案发生后,在命案面前统一宣传口径、阻止媒体采访报道的当地政府假惺惺地组成了一个协调小组,欲以金钱“摆平”命案。协调小组的负责人前面对我的律师说,50万元之内如能解决,当场就可以拍板;这之后也许是看到我日日申诉,官方从上到下装聋作哑,他们变得益发嚣张,人命也跟着又“降价”了,表示只能“资助”我20万元,而且前提必须是火化我孩子刀口累累的遗体、停止“网上攻击”、不找黄岐中学任何人的麻烦。所有这些,均有人证和录音为据!

廖梦君案是百分之百的假案、冤案!撇开别的证据不谈,单凭当地政府要“资助”我几十万元这一证据,就足以坐实公权对杀人犯的公然包庇!公权草菅人命,仅凭8份所谓的“鞋印报告”和杀人疑凶的一面之词,就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把我一向品学兼优的孩子定性为“涉嫌行窃——刺杀老师——跳楼自杀”!既然如此,他们该追究我的附带法律责任才对,怎么反倒发起了善心,倒过来要“资助”我呢?而且“资助”的金额是几十万!是出于同情心和善心吗?否,事实证明了,“人民政府”还真没有这份好心!

同在佛山,有一个名叫罗双红的湖南籍妇女,丈夫被联防队员活活打死,公权将其强行定性为“自己撞死”。罗双红一家4口静坐、上访了大半年,债台高筑,露宿街头,公权非但没有“资助”这家人一分钱,反而对他们雪上加霜,有4个警察日复一日盯着他们。有一次这家人被警察捆绑达5个小时之久,其间包括年近七旬的罗国中老人,和不满10岁的小罗旭!

街头触目是可怜人,当地政府不“资助”;我为儿申冤,同样举债度日,债台高筑,当地政府不“资助”;我向协调小组提出申请,请求政府借我一笔钱,好让我到北京去请律师、请人再次来尸检,他们说得也坦率——“政府不可能借钱给你去告我们”;我病卧床头、无钱就诊,他们不“资助”;我被他们以种种伎俩拖得耗尽资源,过了今日不知明天,他们同样不“资助”……而我要是签字画押,答应火化我孩子刀口累累的遗体、不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了,他们就乐于“资助”了,而且“资助”的是几十万!诚心资助与火化铁证之间,能有什么必然的关联?揭开“资助”的画皮,这“资助”的别称不叫掩盖血腥,不叫掩口费,不叫公然包庇杀人犯,还能叫什么?

一个网名为“谴责流氓政府”的网友如是愤而评论:“好大的几十万!既‘买走’了小梦君的命,又保住了凶手的命,还保住了昏官的官帽!那个流氓政府以为人家是傻子吗?我也给你们这些狗官几十万块钱,你们的独生子女也给我杀了,你们肯不肯?”

对呀,让他们将心比心、换位思考一下,换了他们是今日的廖祖笙,他们是否能接受这样的“资助”?在经历了如此的人生重创之后,在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的今天,要我带着这样的一口恶气走完余生,这笔钱能不能让我重新展开人生?在这样险恶的情形下,我是否会有晚年还是个未知数。即便有晚年,那晚年在我也将是凄凉如荒野,苦涩若黄连啊,党和政府!

在与协调小组交涉的过程中,我屡次强烈要求政府真正起到协调作用,促成我和律师拿到尸检报告,让律师早日依法调阅卷宗。当地政府玩太极玩出了十几次,后来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就是能办到也不会帮你去办,不可能帮助你去告我们”!如此协调,还“协调”个什么?!

伎俩万般,无非一个“拖”字,我看他们是存心要拖到我真正断子绝孙。在一拖再拖中,公众关注的热情固然在渐渐被耗尽,但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他们在把我夫妇俩玩弄于掌中的同时,也把党和政府的声誉玩弄于掌中,把党中央构建和谐社会的初衷以及法治精神予以百般强暴。这几百天来,腐臭的绝非仅仅是一个遇害学生刀口累累的遗体!我在21岁那年加入党组织,我不得不说:这些党员干部,是我见过的党员干部中,最“处心积虑为党和政府思虑”的“好干部”!

悲哀不限于此。国人有目共睹,日历在一页页翻过去,我始终在千呼万唤,百般恳求。然而哀莫大于心死,在互联网时代,我哽咽的声音,怎么就是传不到我想传去的地方?我要去北京上访,一来我夫妇俩一再受到不明身份者的跟踪、监视,二来支持我的网友专门为此在网上开了一个小会,十分担心我的人生安全,一致反对我去北京上访。事实上,我哀求、恳求了几百天,首善之都也没有给过我丝毫北上的希望!

惨案发生后,始终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幕后操纵着,不知这黑手是否想告诉世人:“胆敢”尖锐批评政府或政策者,就是廖祖笙这下场!

党中央、国务院,这是一封公开信,也是一封举报信。倘使党中央、国务院也能坐视“人民政府”这等草菅人命、公然包庇杀人犯,那么我多说无益,只能在沉寂的深夜,对着亡子的遗照含泪叹上一句:“谁让你不幸生在了中国!”

这起惨案,性质恶劣,民愤极大!教书育人之地居然光天化日杀害学生,之后公权联手造假,除了千变万化滥用公权,还倚重新闻封锁、疯狂删帖、“5毛”在论坛内颠倒黑白等等下三滥的手段掩盖血腥,可谓无耻至极,丑态毕现。更加令人发指、匪夷所思的是,杀人凶手在公权明火执杖的庇护下,用蘸着杀人鲜血的双手执掌教鞭,居然能继续“教育”祖国的下一代!——部分祖国的花朵正被杀人犯所“教育”!

这是一个相当可怕的信号和范本!廖梦君案被强行办成冤案,意味着教育高收费、乱收费此后将所向披靡,这类惨案还将在校园内发生,类似的流血不会停止。任何一个家长把独生子女送到公办学校去上学,都极有可能是在给自己的子女送终!当一个人活着和表达的权利随时均可能被剥夺,而且要张冠李戴,在惨遭杀戮之后还得背负莫须有的污名时,他或生存或死亡,还能剩下些什么?

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许多体制内的作家碍于种种,虽然暂时不敢说话,或不敢用真名说话,但他们都在用眼睛和心灵静静地期待和关注。希望正义还在,希望这只是暂时的阴霾,而不会是留存历史永久的阴影。党中央、国务院,请伸张正义,请给无数双渴望的眼睛以希望以慰藉!

请党中央、国务院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请党中央、国务院旗帜鲜明地告诉国人:这始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天下,这绝非一块默许群魔乱舞的国土!只要他杀了人,或是包庇了杀人犯,不论他的官位有多高,不论他有怎样的背景,他始终得为自己的兽行付出本该付出的代价!

给人民以希望,就是给中国以希望,就是给党和政府以希望!廖梦君惨烈离去了,但希望不能随之也离去。请让人民以自己是一名中国人而庆幸而自豪而骄傲!请让希望在中国的蓝天下永生!

廖祖笙 敬上

2007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