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4-20 弈海沉舟的BLOG:也谈廖梦君事件

没有亲历,不会去对一篇或数篇描述“冤案”的文章存信多少。眼见为实,真的有人看到了,也真的有人了解真相了,但终究没有一个人捅出来,媒体集体哑言。政权确可以控制,可以扼杀,可以让其死于摇篮,静悄悄的,无人问津,因为对大众每个人来说都事不关己,好似鲁迅笔下的“国人”)。从看戏般到震惊,几个月以来一直关注着廖祖笙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aozusheng),于他来说是战场,却不是舞台了,在那击打着鸣冤鼓,上百万的人从此经过,驻足,观望,摇头,甚至呐喊,终于,鼓声终止了,他说不再更新博客了(廖祖笙插话:实出无奈。他们三班倒一天删帖几十次、上百次,纵为铁人,我也无法应对如此疯狂的删帖。该博客系统不接受网页直接上传,又删帖频繁至此,身心俱疲的我在陪同他们拿工资玩三班倒删帖、补帖游戏之时,的确累乏得很。好在互联网浩如烟海,不会找不到说话的地方。他们多毁掉我一个言说的场地,无非也就是在罪恶的帐本上多出一笔记录而已。对于不再革新我的新浪博客,还请网友们谅解。),这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声音一再的被镇压(多次被删除),还有恐吓,他累了……

一个时评作家从“当代鲁迅”式的人物跌入伸冤讨债谷底,一个自始至终心系天下,为社会主义发展针砭时弊、献计献策的时评作家就这样“沦落”成了孤零零的申冤人,他不满,他愤怒,这两百多天来于他来说有如数十年。舆论到哪去了?两会刚过,为什么没有人提出来?这已是乌纱帽值千金而良心贬值的时代了!

在这个“和谐”社会里,不和谐的声音到处有,然历来中国的惯例——黑暗的东西需要积累到爆发的时候再去处理。廖梦君事件只是这茫茫冤海中的一小滴冤水而已,渺小得对于那些官员来说这种事情只会在茶余饭后或工作上班看报聊天时谈起,权当叹料。铁饭碗啊,乌纱帽啊,一辈子的事情,为了你这“小”案件,我能丢下这些不管吗?可“失职”一词诸位官员可曾想过?想过,上面不管,也用不着我管。总体和谐就好。不和谐的时候再说。所以,我们的贪官比洋人多,我们的经济比洋人发展慢,我们的痔疮到处是,死不了,却要一直喘息。我们不是病夫,却要被骂被瞧不起。

惊诧于去年生日那天看到廖祖笙博客上写着也是廖梦君生日,我快乐生日的那天为什么是小梦君父母更为痛心的一天呢?你在天堂会真的快乐吗?可是,真的会有天堂吗?

在廖梦君在校死亡的案子中,廖祖笙在博客里这样描写廖梦君的死状的:廖梦君“被人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挫伤)、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这样的未成年孩子被报道成“跳楼自杀”,警方不肯给家属提供尸检报告,家属聘请的律师始终调阅不到破案卷宗,当地政府禁止媒体继续报道此事件,以至整个华夏大地舆论集体哑言。

或许有人要说: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你能查完审完判完吗?若此案真是冤案,那么它只是千万个冤案错案假案中的一个而已,只是廖祖笙把它完整披露出来了,而其他,石沉大海或永远的没有合上眼睛的要居多。查不完审不完判不完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会不会去查会不会去审。且不说“公仆”二字,单“良心、道德、职责、义务”构成的乌纱帽就能告诉官员一切。

不时看看廖祖笙博客里的时评,社会、官场的潜规则在那里荡然无存,上学难、看病难、买房难……有人说他“站着说话不腰疼”,可他作为时评作家的职责就是“站着说话”,说真话,说实话,真正该弯腰办事的人却在花天酒地寻花问柳。或许,是廖先生破坏了这所谓的潜规则,享受潜规则的利益集团便要施加惩罚,让其生不如死,白发人送黑发人。有如鲁迅话说多了,鼻子要多碰壁。

一声叹息。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8444148010008k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