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4-25 廖祖笙:胡总“致慰问电”、“表示沉痛哀悼”

[2007年4月25日 政客·嘴脸·新闻·事实]

据4月25日新华网消息:国家主席胡锦涛24日就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不幸逝世向俄罗斯普京总统致唁电。胡锦涛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并以个人名义对叶利钦不幸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向普京总统、俄罗斯政府和人民,以及叶利钦的亲属表示诚挚慰问。新闻来源:http://news.cnwest.com/content/2007-04/25/content_506903.htm

另据4月20日中青在线消息:4月17日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学院发生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校园枪击案,造成33人死亡,近30人受伤。该案震惊美国全国,总统布什称之为全国最为悲伤的一天。国家主席胡锦涛就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严重枪击事件向美国总统布什致慰问电。新闻来源:http://interedu.cyol.com/content/2007-04/20/content_1740126.htm

廖祖笙:同样是校园惨案,美国“总统布什称之为全国最为悲伤的一天”,在中国则未必如此,抑或照常载歌载舞,抑或又是指鹿为马,又是统一宣传口径!胡总书记“向美国总统布什致慰问电”,“对叶利钦不幸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其做法是值得赞赏的。但我想,生命的消亡对每一个家庭来说都是惨痛的,不论他贫富贵贱,不论他消亡在超级大国,还是消亡在发展中国家。人类之所以对生命的消亡常怀痛惜之心,是因为生命并非仅只属于个体,每一个生命均具有着一定的社会属性。约翰·堂恩说过:“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也是如此。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所以别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敲响。”

我好奇的是:一个个如花的生命在中国如此惨烈、怪异地“自杀”,我们的总书记怀有的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顺便问问:我几次给胡总书记和温总理写的信收到否?千呼万唤,望眼欲穿,当然我不敢奢望哪位官员“致慰问电”,或是对我孩子的惨烈遇害“表示沉痛哀悼”。我只希望“人民公仆”能管管这事,身为人民的一员,我想这要求应该不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