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4-25 方协文:儒以文乱法

默哀完毕,有精神写文章了。

廖祖笙先生爱子惨死,有些人匿名泼水。

泼向廖先生的水,其一就是说廖先生不该写这些批评学校的文章。

说实话,我也不敢公开批评自己的单位,连说都不能说,只能批评别人。现在,连批评别人都有危险了。

但是,作为知识分子,不该批评别人吗?

知识分子做为社会良知,可能是有些拔高。比如在下,不敢称自己为社会良知,但是,作为知识分子,看守良知、呼唤良知、寻找良知,却是本分。

知识分子在批评社会的时候,当然要有一些理想主义,有一些不计个人安危的天真。理想主义者本来就是天真汉、说皇帝身上没有新衣的小孩子。如果没有这些天真汉,社会也许就和乡间的露天厕所毫无区别。

韩非说过一句名言: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这是什么意思?先说头半句。

文人为什么会“乱法”,“乱”的是什么样的“法”?

这个“法”,是统治阶级的秩序。这种秩序,为什么会被人批评?就是这种秩序天生有不合理处。

制度没有十全十美的,但是由谁来给制度挑毛病?这里面学问大了。

中国的传统,制度自身存在着稳定的机制,比如官僚之间可以批评,向皇帝奏本就可以了。知识分子有出版自由,可以批评朝政。知识分子和官僚之间非常容易地转换身份。

所以,这种“乱”,反而是可以容忍的。

现在中国,情形大变。

知识分子和官僚成为两个集团,互相之间不能形成利益共同体。在制度上,知识分子监督政府,不再受保护了。

不受监督的“法”,也就随之成为了恶法。

制度不仅仅是成文制度,也有不成文制度。成文制度的不完善,成就了不成文制度的恶。

对这种恶制度的批评,正在从各个途径被堵死。

知识分子在这种情况下,注定是无力的。

一个制度的维持,真的要以流血为代价的话,后果大家想想吧。

中国水深,居大不易。

文章来源:http://www.bullog.cn/blogs/fangxiewen/archives/50171.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