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4-26 廖祖笙:你敢要求政府公开信息?大胆!

[2007年4月26日 政客·嘴脸·新闻·事实]

4月26日《中国青年报》消息:专家认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带来的首要的、巨大的挑战是我国目前非常粗放的政府信息资源管理方式。“这种管理方式相当落后,按照这种管理方式,我国的政府机关可能会对前来申请公开信息的公民说,我没有什么信息可以公开。目前政府机关亟须做的就是进行翻箱倒柜式的清理工作,因为政府信息公开是个技术活儿,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投入这项工作。”《条例》实施给政府机关带来的转变是“办事方法、治理理念的转变”。 新闻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7-04/26/content_6027899.htm

廖祖笙:在缺乏民主监督的国家,国人最好不要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抱有过大的期望值,期望值越大,失望值也越大。在高度集权的环境下,政府早已养成了一种“老爷”脾气,你能期望这“老爷”公开什么?这“老爷”能对你公开什么?不公开则已,一“公开”,就必是“形势大好”,“成绩斐然”,至于臀部底下的一堆屎,是决然不会公开的。这样的“公开”,你要吗?有价值和意义吗?

你敢要求政府公开信息?大胆!

比方说廖梦君遇害校园事件,当地政府干了些什么,他们敢公开吗?他们能公开吗?一公开,就得有人头落地、官帽落地,为了头顶官帽,嘘,别说公开了,他们捂都还来不及!

“《条例》实施给政府机关带来的转变是‘办事方法、治理理念的转变’”。此言差矣,无所谓民主监督,也就无所谓政府信息的公开,要靠着政府的“老爷”办事方法、治理理念的自我转变,迎来信息公开的春天,这辈子是等不到的,下辈子等等看。这绝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活,没有民主监督的基石存在,也就不会有真正政府信息公开的大厦存在。

在中国,党和政府统管一切,统管你的生死和清誉,也统管着公检法。我强烈要求相关方面公开廖梦君同学的尸检报告近300天了,相关方面公开了吗?呀,公开不得,是“机密材料”!

一个“跳楼自杀”的孩子,尸检报告能是什么级别的“机密材料”,政府说说看?公检法说说看?

说穿了讲白了:一旦尸检报告和侦查报告如实公开,假案就会露馅。为了某些官老爷仕途的腾达,于是捂着,不惜一切代价地捂着。至于党和政府的形象,他们是可以全盘抛弃的!至于求知的孩子又可能被杀人恶魔用利刃、棍棒、拳脚给“教育”,他们也是可以不顾的,大不了到时候再来个统一宣传口径,谎称被杀害的孩子是“自杀”!有了无耻的通行证,无良官员在中国就能“走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