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5-01 廖祖笙:乞丐廖祖笙也“欢庆节日”了吗?

新华网北京5月1日电:5月1日是国际劳动节,全国各地处处洋溢着喜庆的节日气氛,各地各族群众以丰富多彩的活动,欢庆劳动者自己的节日。新闻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7-05/01/content_6052475.htm

廖祖笙:今天肯定有人载歌载舞,但载歌载舞之人,未必就能代表“各地各族群众”。对不少人群来说,他们没有“劳动者自己的节日”,他们今天一样挣扎在生存的边缘。冷酷和严峻的现实,使他们看不到希望所在,看不到光明和未来。

比方说被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这三座新的大山压迫得喘不过气来的人群,他们今天的脸上就不见得有欢颜,或许依旧愁眉不展;比方说由作家沦为乞丐队伍新一员的廖祖笙,今天就绝无“欢庆”可言,他今天正沉陷在浓郁的悲伤中,为破碎的家庭而痛苦,为黯淡的国家前程而惆怅。

这几十年来,我一直是一个辛勤的劳动者,哪怕是在家破人亡之后,我也没有忘记逾越自身的痛苦,去关心弱势阶层,关心国家的前程和未来,尽可能不丢失一个作家的本份。然而,在2007年的5月1日,在“劳动者自己的节日”,我终于被“人民政府”逼迫得走上街头,成了乞丐队伍的新一员。

公权公然包庇杀人犯,并采用拖延大法,把我拖进山穷水尽的境地。这几百天来,我夫妇俩悲愤难当、贫病交加,多次病倒,无钱就诊,非但感受不到当地政府的丝毫温暖,反而一再受到公权的愚弄和荼毒。从上个月开始,我已是从银行卡上透支现金聊以度日。

现有的房子成了“凶宅”,卖不出去,不想露宿街头,供楼也还得供下去。这近一年来,我写的这些东西没有一篇在中国能换取稿酬,为了请律师、供楼和多方申诉,我已向亲友借了几万块钱,再不好意思开口拖累哪一位。这些情况,政府组成的那个所谓的协调小组也知道,可依旧是那态度。前天我接受美国《洛杉矶时报》两位记者的采访时,协调小组的组长正好挂来电话,此前我已向他表明过我将要被迫走上街头行乞,这次通话中我又再次提起,他仍然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我和律师看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不被允许依法调阅卷宗,状纸递到法院,两级法院又不受理……我不签字同意火化我孩子刀口累累的遗体、保证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停止“网上攻击”,“人民政府”就不愿意给我一丝一毫的温暖,哪怕是向其借点钱度日也不行;而我要是同意那些条件了,他们就乐意“资助”我了,而且“资助”的金额是几十万。我早说过了,哪怕我会上街行乞,我也不会要这几十万!在这个“劳动者自己的节日”,辛勤劳动了几十年的廖祖笙,终于被迫迈出了行乞的第一步!

是谁,使作家廖祖笙沦为了乞丐廖祖笙?是谁,令一个辛勤的劳动者不得不暂时靠着善良群众的接济,聊以度日?今天,乞丐廖祖笙要忠告“人民政府”了:把人逼上绝路,自己就不会有活路。我们的某些“人民政府”,真该好好反省一下这些年来对待人民的态度了。

在家里敲打文字,我可能是一个孤独的思想者;被逼为丐,却并不孤独。街上到处是乞丐,有行乞的老人,有行乞的妇女,也有行乞的学生……而今,又多了一个行乞的作家!“和谐社会”、“盛世”中国,乱象至此,夫复何言?

我们在黄岐的嘉业商场附近开始行乞。梦君的母亲不时泪流满面,不是为路人的慷慨相助而感动得泪挂双腮,就是为诉说悲惨的遭遇而涕下。官府冷若冰霜,当地的人民却并不冷漠,他们为我们的悲惨遭遇而叹息,而泪下,而解囊……没过多长时间,我们面前路人施舍的纸钞就渐渐隆起了一堆。指鹿为马的统一宣传口径,并没有让当地的人民失去最基本的判断,群众纷纷以各种形式对这一事件表明着他们的态度。公权耍尽伎俩,试图把我拖垮,当地的人民却并不肯让我倒下!我是群众的一员,也是人民的一员,人民的一员有难时,伸出温暖双手的为什么不是“人民政府”,而是素昧平生平头百姓的惺惺相惜?“人民政府”的官员靠着纳税人的供奉养尊处优,结果是该倒过来欺压和愚弄人民的吗?

这正如我所写下的:作家乞讨为儿申冤,是求助,更是对黑暗现实的血泪控诉!

我没有为自己被迫沦为乞丐而羞愧,我在为我的祖国而羞愧,为党和政府感到羞愧。听到一个个群众叹息说:“没办法,这世道,太黑了……”我犹如万箭穿心。中国啊,你而今是怎么了?你将走向何方?你要让你的人民痛苦到何等程度,才肯从迷失中幡然醒悟?

从20岁开始,我走进绿荫如盖的军营,在当兵的次年加入了党组织,并因写作成绩突出荣立了军功。我深知我率真的禀性,不会让我的人生一马平川,但在这之前,也万万没有想到会落到这等结局!一个40岁刚出头的人,为了这个国家的种种弊端而喋喋不休,而早生华发,结果却……祖国啊,你回答我,这是我所该有的结局吗?

今天,是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的第290天了,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仍然在继续,让我感到唯一欣慰的,是灾难深重的人民并没有因为公权的冷血而抛弃可贵的品质。我一次又一次抱拳作揖,对素昧平生的善人们说着感谢。心里在说:梦君啊,你在天堂看到这几百天来,无数正直、善良的人们在为你不平,你的亡魂是否也或多或少感到慰藉呢?如果你能表达,也一定要记着感谢这许多善良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啊!

今天,是“劳动者自己的节日”,我却由一个辛勤的劳动者被迫沦落成了一个乞丐,无言!

今天,乞丐廖祖笙没有快乐可言,没有“欢庆节日”可言,有的只是胸间涌起的一浪接一浪的心酸。在黑暗的日子里蹒跚前行,我不知何日能真正告慰无辜遇害的孩子的冤魂,也不知何日能真正迎来熙日的东升……累了,且把这些潦草的文字,当作每日要写的新闻短评,就写这一篇吧。

在街头告别人群时,我再次抱拳作揖说:谢谢大家!在这里,我也同样想说一句: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