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5-07 廖祖笙:2007年5月7日记事

网站正在改版中。以后在网上说道些什么,基本上会以这样的版式发布。网站改版完成后,点击这里的任何一篇文章,与文章相关的链接就会出现在左侧的《相关目录》内,会给网友的浏览带来不少方便。

《网站目录》收录的是整站的文章链接,网友浏览方便,神经特别敏感者欲搜集我“屡放狂言”的“罪证”,也更加方便。人生至此,剩水残山,生趣全无,那么我苟且活着的又一意义,就是尽可能给大家带来方便。无论是朋友,是敌人,我都尽我所能地给你以方便。至于这种方便,是“盛世”的悲歌,抑或是苦痛的插曲,则并不由我说了算。近300天来官方“难看”的嘴脸,早已印证了我活着的身不由己。

网友们要写点读后感什么的,改版完成后也会更加方便,直接在网页底部就可留言或评论。激愤改变不了这个世道,尽管悲愤将我笼罩已久,但我还是希望网友留言或评论时,充分考虑国情,用词委婉一些。

许多事情无法急于求成。梦君遇害一事,官方的态度甚是明朗,不会急于抖出谜底。这几百天来,我哀号,我恳求,我泣请……全部犹如对着空气说话。当国家能默许纵容罪恶滋长繁衍时,那么原本神圣、威严的国家机器,在某个环节上也就一定出现了严重的故障。官场匪类成为帮凶、同谋倒也罢了,国家机器却不能成为帮凶和同谋!

街头行乞会继续,此乃逼迫使然。网友陆续来函来电,询问善款为何无法打进我的帐号,我无法解释。去年加拿大一位学者捐助了我200元美金,时隔3个多月,我才拿到这笔善款;一位网友前些天给我汇了一笔钱,我妻子去银行查询了几次,这笔钱也还是没有到帐……相关方面耍尽伎俩,耗时几百天把我拖进山穷水尽的境地,无非是要逼我“就范”。你可以割断我的喉咙,可以将谋杀继续,但你永远休想迫我“就范”!

在街头行乞之时,一位老者忠告我:“这种情况要呆在家里,尽量少出来,我担心他们把你也给杀了啊!”没有谁生来愿意街头行乞,或是甘冒种种巨大的潜在的危险,我也无意“难看”谁,一切均为逼迫使然。有人要夺走我的尊严甚至活着的权利,但我知道我有捍卫尊严以及活着的权利。

梦君的鲜血染红了南方污染已久的天空,也让“和谐”的“盛世”至今满面血污。我希望我的祖国热爱清洁,能快些落下悲剧的帷幕,洗去脸上的血污,但我的祖国似乎病得已经无力做这些该做的清洁工作。无辜惨死的少年鲜血,染红不了遍地开放的喇叭花,倘使认为喇叭花必得以鲜血浇灌才能开得姹紫嫣红,那么尽管把我夫妇俩的生命、鲜血或者自由也一同拿去好了。人生至此,剩水残山,生趣全无,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畏惧了。

在沉寂的夜里,在无分日夜的辛劳之后,我为我惨死的孩子而哭,更为我的祖国为我的同胞们而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