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5-12 廖祖笙:外交部发言人“论调十分荒唐,不值一驳”

中国可以是发展中国家,可以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完善,但不可以是一个习惯于撒谎和抵赖的国家。

中新网5月11日的电讯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今天就美国人权团体“自由之家”报告一事指出,报告论调十分荒唐,不值一驳。有记者问:据报道,美国人权团体“自由之家”不久前发表“2007年度世界各国新闻自由度调查报告”,指责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称中国为“不自由国家”。你对此有何评论?姜瑜回答说:“上述论调十分荒唐,不值一驳。”姜瑜指出,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中国媒体依法享有充分的报道自由。新闻来源:http://www.chinanews.com.cn/gn/news/2007/05-11/933305.shtml

姜瑜的以上答记者问,属于典型的外交辞令。真正“十分荒唐,不值一驳”的,不是人权团体指责中国新闻自由状况的“上述论调”,而是姜瑜苍白的“指出”。

“姜瑜指出,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中国媒体依法享有充分的报道自由。”事实果真如此吗?非也,论据我信手拈来:

2002年,我的一部长篇小说被官方悄然查禁,中国电影出版社被停业整顿了半个月;作家章诒和近年则先后被查禁了三本书……我国出版社出版图书,通常实行三审制,一本书通过三审本已不易,通过了三审,作家的创作成果也还一样是难逃被查禁的命运,而且这之间并不经过任何的司法程序,某部门或某领导一句话就能让一部著作“死掉”,请问姜瑜:言论自由何在?出版自由何在?

廖梦君遇害次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采访了此案,当晚媒体被告知不许报道;中央电视台的3个节目组先后主动与我联系过,想采访此案,但全部无法成行。其中有个节目组告诉我说,采访选题在某个地方批不下来。在血淋淋的校园惨案面前,中国媒体受制于强权,噤若寒蝉,只能听任佛山某个与破案八辈子不沾边的部门几次开会讨论,炮制“新闻”通稿统一宣传口径,独占话语权。“中国媒体依法享有充分的报道自由”?此语何止是“十分荒唐”?

我的搜狐博客、新浪博客先后被封,我几年来写下的血泪文字一夜之间被全部“咔嚓”,我在blogspot所开的博客近日又再次被屏蔽;我的新浪博客在被封之前,每天有人24小时蹲在我的博客里删帖,删帖删得异常频繁,最疯狂的时候一天删帖能删出百余次;为廖梦君鸣不平的网友自发建立的10余个Q群陆续被封;网友转贴、发布的相关帖子在国内各大论坛、博客系统被“特别对待”,或旋发旋删,或帖子被锁……“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中国就是这样“保护”公民言论自由的吗?

廖梦君遇害当年,国际笔会发文称:中国是世界上关押作家和新闻工作者最多的国家,国际笔会的记录中有46个中国的案例,最长刑期达19年。逮捕数的上升标志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对中国异议人士的打击,目的是为了使那些试图利用奥运会的机会批评当局的作家沉默。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任何文字对此信息证伪。请问姜瑜:动辄关押、逮捕作家和新闻工作者,是“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中国媒体依法享有充分的报道自由”的真实体现吗?

国家耗费巨资,大量抛撒纳税人的血汗钱,在互联网上堆垒起一面“伟大的墙”,也是“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中国媒体依法享有充分的报道自由”的真实体现吗?

……

在中国,疯狂压制公民言论自由、随意践踏公民合法权利的事例罄竹难书。姜瑜在“指出”中违背基本事实,极力为国家护短,在现有国情下当然也可以勉强理解为爱国、敬业的表现,但我们应该有这样一个基本判断:偶尔为本国打个圆场,倒也无可厚非,但谎言即便重复一千次,谎言也始终代替不了真理。一个真正务实的国家,一个真正敬畏人权的国家,应该从容接受人类社会的批评和监督,不论这批评和监督是来自本国,还是外国;应该以实事求是的精神,去促进本国的文明建设和进步繁荣。强行编织的谎言一旦累积过多,就会渐渐养成凡事抵赖的恶习,如此,就非但不是爱国的表现,反而有可能误国和祸国!

今天,是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校园的第301天。一个至今不反党,不反社会主义,不愿意与国家和人民为敌的作家,正在为无辜遇害的孩子而苦苦申冤,苦苦挣扎,并被“人民政府”逼上绝路,不得不沦落为丐。公权在这一事件中的所作所为,是否对得起天地良心,最好能检点一下;中国在这一事件中是否确实依法保护了公民的言论自由、让媒体依法享有了充分的报道自由,也最好检点一下。野蛮公权从来就无法征服人心,相反只会带来更多的反感和抵触。一个不能以德服人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国家!

在过去的日子里,我千呼万唤了300天,今天我也同样要如是呼唤:

廖梦君遇害校园事件,最终还是宜妥善处理。你或可冤死我这个作父亲的,但绝对不可以冤死一个无辜的孩子。拖,不是办法;装聋作哑或疯狂压制,同样不是办法。把我逼上街头行乞,不是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荣光,只会是不折不扣的耻辱!这等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之所以会持续到今天,在一定程度上也正是因为媒体不能依法享有报道自由,而导致了民主监督的缺失和野蛮公权的进一步妄为。悲剧持续得越久,给党和政府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就越大。把一个作家逼迫得死去活来,最后能给这个政党或这届政府带来什么呢?我看只会造成一些不经意的流失。300多天了,300多天了啊!党和政府,你在哪里?相信党和政府,结果我也相信错了吗?

扯远了,打住。无意间拿了姜瑜的“尾巴”当评说的新闻由头,请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