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5-27 廖祖笙:请给我一个说话的空间

任何势力任何网霸均无权剥夺我表达与申诉的权利,然而http://liaozusheng.blog.sohu.com/和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就那样于众目睽睽之下先后被封!

http://liaozusheng.diy.myrice.com/liaomengjun.html在我上传原新浪博客的备份内容后,也“死去”了;http://liaozusheng.kilu.net/和http://liaomengjun.kilu.net/,在我公布网址的次日,便无法上传文件,稍后正常了没几天,对国内网民而言也已“休克”。

接着我又在国内找了个支持FTP上传的小空间,网页上传后,调试了几小时,网站一切正常,可网址公布后,广告很快多得铺天盖地。往网页里加了一大堆自动关闭广告的代码,也还是无法将那些大幅的广告条屏蔽干净。更奇怪的是,许多文章链接代码无误,居然无法打开网页。“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服了“高手”们的“技术活”。

好在网上免费空间多如牛毛。随便找找,就能找到“洋鬼子”们慷慨提供的免费空间。费时一两分钟,把网页里的一个链接进行批量替换,再把网页上传到新的空间,廖梦君冤屈的目光,就又哀怨地出现在互联网上,望得国人的心头再次淌血,盯得恶魔和帮凶又要坐卧不安了。

2007年的5月27日,国内网民能全面系统了解廖梦君遇害校园惨案的两个网址分别是:

■http://liaozusheng.5gbfree.com/(简体)

■http://liaomengjun.5gbfree.com/(繁体)

看看这两个网站,中国的网民又能正常浏览几天。

折腾完了这些,便寻思:http://liaozusheng.kilu.net/和http://liaomengjun.kilu.net/这两个站点怎么会无法上传文件,而且网站无法打开呢?国内其他网民在同一个服务器上所开的网站,分明运行得很好啊。可惜了那2G的空间,一点广告也没有,而且速度不错啊。

找个海外的代理,上网瞧瞧。*#×☆*×#★#×*!!!

http://liaozusheng.kilu.net/和http://liaomengjun.kilu.net/网页立刻打开了。再用代理试试上传文件,空间也能很快打开。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牌理大抵是:外国人摸得,中国人看不得!中国人要想在本国境内的互联网上自由表达思想或喊冤,首先就得和网络管理者的思维保持高度一致,否则便得领受被频繁删帖。“屡教不改”?就到处“驱逐”你。你以为互联网浩如烟海是吗?你去呀你去呀,要去可以,得先掂量了你会不会使代理!

这分“牛气”,当真叫人啼笑皆非。

其实海外的不少中文网站,多年来一直在不断激烈批评国内官方的一些做法,而写辛辣文字的墨客,也未必就是海外的华人,我看绝大多数是国内的有识之士,而且署的是实名。当然那些辛辣文字,国内网民不用代理是无法看到的。此乃莫大的悲哀,国人要无遮无拦讲讲政府的不是,就得把文字传到境外。其导致的直接后果是,外国人透过这些文字看到中国犹如一个烂透了的苹果,而国人在严密过滤的文字中看到的,则是一片“祥和”。

这牌理同样是外国人摸得,中国人看不得!屏蔽了那些网页,网页在境外的网站依然客观存在,屏蔽并无法蒙住外国人的眼睛,只是捂住了国人的双眼而已。

当然,这又可以拿“稳定压倒一切”来说事。“稳定”能不能“压倒一切”,是否有资格“压倒一切”,那又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虎妞虽则傻气,但我想她臀部要是长了一堆的脓包,大抵不会扯块花布裹住脓包,对祥子说“其实我的臀部特别白净特别漂亮”。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不烦,我们的“人民政府”,在“伟大的墙”撒下的浓荫之下,可以继续哼着小曲,修炼得犹如深山古刹的老和尚一般,在人民的种种苦难面前,快乐如神仙了——“啷咯哩咯啷”。

外国人摸得,中国人看不得!神圣宪法赋予给人民的基本权利,在这一奇怪的牌理面前,正日趋远离人民。那面劳民伤财的“伟大的墙”轰然坍塌之时,就是中国公民权利得以伸张之日,就是民主进程得到推进的体现之一。任何人也无权强行代替人民去观察,去思考,去判断,请给人民以自由观察、思考、判断的权利!

牢骚话和流水帐涂抹到这儿,我也顺便向网友们汇报一下我夫妇俩的近况:

艰难的为儿申冤之路仍在蹒跚而行,这段时间,我们一边在佛山市委、市政府门前求见市委书记和市长,一边也时而沿街乞讨为儿申冤,聊以度日。

诉诸法律,法院不受理,于是又折回检察院。去年我和律师已去过市检察院。5月23日,我又向区检察院提出了3条书面申请:

1.请求检察院督促公安机关依法办案,查明黄岐中学“7.16”血案真相;

2.请求督促公安局把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复制给我或我的律师,并督促其遵守当初的承诺,把我儿的伤情照片给我们一套;

3.请求督促公安局让我的律师依法调阅本案卷宗。

网友们别再问我为何还不去北京。哪儿也去不了。

5月25日,我妻子去广州大沙头的电脑城给自家的打印机换炭粉,盯梢者以为我妻子是要去省委上访,“及时汇报”,相关方面立刻有人搭乘警车风驰电掣赶到,我妻子被“接回”。

在市委、市政府门前坐不了多久,我们也多半被“接回”。早发现出门即有人跟踪。

其实这国情,北上了又如何?京城……打住,有些话还是说不得。

对于把凶杀案当作一般事故处理的所谓“资助”,我夫妇俩无法接受。况且再多的金钱,也买不走我孩子的生命和清誉。对于“人民政府”把一个作家逼迫为乞丐,我已无话可说。

已经有好多日子没有沉下心来写点什么了,现实促我明白这样一个基本事实:苦口婆心或是激愤呐喊,改变不了这世道一分一毫。省点力气,苟且偷生,且看这一江春水去向何方。

最后希望的是:请给我一个说话的空间,别再屏蔽我新建的网站。封得越多,屏蔽得越多,一模一样的网站在互联网上出现得也就会越多。文中已叙及,“费时一两分钟,把网页里的一个链接进行批量替换,再把网页上传到新的空间”——新建一个网站,就这么简单。我无意展览黑暗,但冤屈如斯,相关方面又拖着至今不处理,总得给我一个诉说苦痛的地带吧?

冤案当前,搞这么多的频道,不让我说话,什么意思?

冤则鸣冤,痛则呼痛,此乃人之本能。一个不容许人喊冤呼痛的时代,不会是和谐的时代。我们要构建和谐社会,首先就得从体察民间疾苦、尊重人的基本权利做起!

可怜天下父母心。将心比心,想想我夫妇俩今日的惨状,铁石心肠者应该也不难手下留情啊。

愿天下所有的悲剧都能尽快落幕!

愿中华大地世世代代呈现真正的祥和!

(后注:新建的这两个网站,几天后被封,无法打开网页,无法上传文件。需用代理方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