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6-12 廖祖笙:扛着党旗去申冤

今天我夫妇俩照例在佛山市委、市政府门前求见市委书记和市长,所不同的是我们的身边多出了一面鲜红的党旗。

梦君惨烈离去已近一年时间,我和律师至今拿不到尸检报告,律师无从依法调阅卷宗,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这一冷酷的现实令我心寒,也让我夫妇俩窝火,因此,我们决定扛着党旗去申冤。

我要借助飘扬的党旗,提醒那些严重背离党性原则的党政官员:这是一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作奸犯科、草菅人命、漠视苍生疾苦,不符合党章的基本要求,与党的精神背道而驰。只要党旗还在飘扬,党政官员们就应该按党章办事!倘使一个政党把党章制定得几近完美,其成员却悍然走向党章规定的反面,那么这无疑是对党章的亵渎和藐视。

种种迹象表明,在廖梦君遇害校园事件中,猖獗活动着一根黑色的链条,这链条上已然拴着一些触犯了党纪国法的党政官员,否则这一血腥事件不会被操作成眼前的局面。打官司法院不受理;网上喊冤,我的博客和网站频繁被封、被删;从这个部门转辗到那个部门,一个部门比一个部门更能踢皮球;向数十名官员寄出上百封的申诉材料,无一得到回复……从我孩子被骗到学校残忍杀害的那天起,我夫妇俩就犹如掉进了一个巨大的冰窟。这后面一定有人在操纵,否则不会是这个样子!

有些事情显然不是佛山的掌权者所能操纵得了的,虽然迫害的味道日重,但我还是想通过手中的这面党旗,唤醒这样一种认识:哪怕这一切确属迫害,施加迫害的昏官也无权让一个政党为之蒙羞,也代表不了这个政党的基本精神,因为他惨无人道的做法,首先就和党章的规定不符。我们常说五星红旗和党旗是用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染成的,回顾革命先烈当年的慷慨赴死,反观而今种种不堪的现实,那些严重背离党性原则的党政官员,或许早该下地狱!

这暗无天日的近一年来,我身心俱疲,且悲愤难当。该走的程序在广东省内我已走完,北京又去不了,我夫妇俩除了求爷爷、告奶奶管管这事,还能做些什么?

今天我们很快便有了麻烦。有几个人手持摄像机从机关大院里走出来,给我们夫妇俩摄像。到目前为止,我夫妇俩大概被相关方面摄像摄了有几百次了吧,我们也不在乎谁多摄一次。我坦然地指指党旗上的镰刀和斧头,意思是说:你们看好了,这是党旗,不是别的什么旗。

之后就有一群警察赶来了,说要带我去信访局。我说去过了,不只去过一次了。不只是佛山的信访局,区里的、省里的,该去的地方我早就一遍遍地去过了。

有警察问:“那你们当地的政府怎么说?”

我回答,跑了那许多地方,我们依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仍然不被允许调阅卷宗。我们一次次出来上访,他们一次次把我们“接回”,谈了有几十次,多谈的是钱,他们就想逼我们走第二条路,私了。最近一次交涉,他们给我的委托人开出的“资助”价码是30万元,我们无法接受。我说政府这样处理人命关天的事情首先就不对,经历了这样的人生惨痛,我夫妇俩也无法接受谁把我们置于不生不死的状态。我们还是坚持为孩子讨一个公道。

几个干警要收了我们的党旗和状纸,我们不肯被收,但其中的一张状纸还是被他们拿走了。

干警们要把我们带去该辖区的派出所“说话”,我们不去。为梦君四处奔走的近一年来,我夫妇俩已耳闻目睹匪夷所思的种种,不能不有所提防。他们要把我们强行带走,我问他们,我夫妻俩到底触犯了哪条法律,他们答不上来。我说我们夫妻两个在这艰难地顶着日晒雨淋,无非是在求“父母官”管管这事,难道我们的“和谐社会”,连封建时代还不如吗?封建时代百姓有冤,尚且可以在衙门口击鼓鸣冤。我们已经把该走的程序走完了,已经是走投无路了,来“人民政府”门前哀求“父母官”管管这事,也不行吗?这一事件已引起广泛关注,虽然国内实行新闻封锁,可外国的记者都跑这来采访过啦,还是妥善解决,适当考虑一下影响吧。

说话间,又来了一群治安员,有人一声令下,治安员们和警察便不由分说把我推上警车。我撑住车门,警察和治安员把我往车里推,我妻子把我往车外拉,僵持中,我右手的手背不知被谁抓伤。

我妻子伤心得嚎啕大哭,我在车门口挣扎着,气愤地质问:“你们就这样执法犯法吗?是什么黑恶势力在指使你们这样做?”

挣脱了之后,我坐在“衙门”旁边抽闷烟,心中暗叹:真他妈无法无天!“党啊,亲爱的妈妈”,你在哪里啊?

后来气氛渐渐缓和下来,有些警察和治安员走了,有些留了下来。一位警察坐在旁边同我聊天,我一边叹息,一边向他聊起这几百天来,我夫妻俩所过的非人的日子。

到中午吃饭时间了,警察把那张状纸又交还给了我们。此时大家都没了脾气,友好地挥手告别,各自找地方吃饭去。

午后继续在那静坐,看着党旗飘扬,心中一阵酸苦。坐了没多久,协调小组的几个人又来了。“走吧,走吧……”协调小组的组长照例在我们的耳边“念经”。乌云滚滚,雨点洒落,我们不再坚持,搭他的“顺风车”回家。

一路暴雨。组长说,还是把那钱要了吧。我说,我不要,你们不能强迫我们要。

回到家,把党旗小心地整理了一下,之后我便望着那面党旗发愣。又想起21岁那年,自己在部队举起右拳向党旗宣誓的情景。心头感慨万般,不知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