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6-24 西城:谈谈韩寒

最初知道韩寒是在高中的时候,那时候我拿到新概念的作文集当成了宝典。从小看到大的,晚上我睡觉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小蜜蜂,突然看到自己同龄人如此的作品,难免有些目瞪口呆。当时觉得这个人老辣的文笔不象一个高中生,从小因为不愁写作文而自豪的我,第一次感到了水平上的鸿沟。

当然,这个鸿沟不只是和韩寒之间的差距,那个书中的作品,都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当时韩寒只是里面的一个名字而已。后来韩寒成名了,出书了。我也在报纸上了解到了他的一些东西,因为不是追星族,记住的不多。大体知道他拒绝了大学的邀请,出书被老文学家老评论家骂,开赛车等等.他骂中国的教育,引得很多人的愤怒,于是御用文人出动了,传统媒体和网上就有了一堆的学者披露韩寒的浅薄,揭穿他的无知.这些批评家们基本是成功的,让那些人云亦云的人觉得韩寒真就是一个无知无畏的黄毛小子。值得庆幸的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学着独立思考,对韩寒的好感就一直没有减淡——虽然他的作品我只是在书店里读过一遍。

光阴似箭,高中的事情已经成了六七年前,大学里我几乎与世隔绝的游戏,几乎忘记了韩寒。工作后,卑微的工作,微薄的收入,也让我没有心思去惦记文学,惦记韩寒。偶尔在网上无所事事的晃荡中,知道了韩寒和徐静蕾,知道了韩寒骂"诗人",也知道了韩寒在新浪的博客.

没想到,博客上还是那个直率,正义的韩寒。看他对廖祖笙的关注,看他评论孙俪养狼,看他关心的那些事情,我不禁羞愧,我曾经的正义感到哪里了?

是的,我不敢在自己的小站写一点关于对廖祖笙先生的关注,我很气愤白眼狼恩将仇报的做法却“懒得”去评价。我已经不再是高中食堂降低一下饭菜质量就写文字来鄙夷的我,生活磨平了太多的锋芒。正义感,我还有,却只留在了心底。

一个“主流”不认可的人,一个主流想抹杀的人,他让我感动。在一个混乱的时代,我们没有信仰,我们没有未来,或许我们在等待救世主,那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韩寒是一个名人.在这个时代,名人才有话语权,在亿万人面前,只有名人的话才不至于湮没在人群里.作为名人,可以用自己的话为自己赢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譬如金钱,譬如地位.我们应该庆幸韩寒是个名人,因为或许他的话,他的博客,能够唤醒更多的我们,让我们再装备起良知,让我们有希望重建美好。我们更应该庆幸韩寒是这样一个名人,他没有说“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他没有让我们别说自己是龙的传人。或者他那么说,会赢得“主流”的开心,然后御用文人也开始认可他,然后他的书能更好的大卖,可是他没有。

我太浅薄,不知道鲁迅因为做了什么,才被称为民族的脊梁。如果民族的脊梁可以让我来想像,我想那一定是一个在喧嚣的尘世中,保持民族的良心的人,却一定不会是一个让大家认为自己十全十美,完全没有常人的七情六欲的人。可惜我对鲁迅的了解仅仅限于课本和他的文章选集,也就没有什么资格可以评论。民族的脊梁,或者民族魂,这个帽子似乎大的太没边,又多少有点谥号的性质,离韩寒还太远.。但是一个有良心的作家,却可以是一个民族的灯塔。我愿意看着这座灯塔逐渐高大,即使他现在还很稚嫩。

韩寒是个好作家。

文章来源:http://hi.baidu.com/jay5/blog/
item/0f4005243be8b633c99559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