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6-24 庞徨:灵魂的震惊

这只是一部分的描述,已经足以让良心未泯的人悲痛到极点,愤怒到极点,不管什么原因,一个年轻的生命没有了,死得不明不白,当地学校、媒体、政府却一直掩盖事实真像,就连廖祖笙在新浪的博客也被删掉。

对于廖祖笙其人,我们可以从另一个作者的文章中看出其为人:

“廖先生对‘择校费’等种种教育弊端深有感触,发表了大量抨击学校和教育方面的时评文章,比较尖锐的有《教育乱收费多构成诈骗罪或敲诈勒索罪》、《你是“自愿”被我公然勒索的》、《周济部长还活着》等,语言犀利,锋芒毕露,读后让人大喊痛快的同时,但也让人对其隐隐有一丝担忧。特别是廖先生贴在博客里抨击儿子所在学校的文章,无异于在进行一场肉搏,无疑是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恰在此时,廖先生之子遭遇了不幸,在这种情况下,尽管事实真相还有待调查,也不由得廖先生不怀疑是校方从中作祟。廖先生的不幸让人心情沉重,案情尚未破解,媒体的报道更是让此事蒙上了一层阴影。一个时评人,如果因为针砭时弊,抨击社会不良现象而遭到如此报复,朗朗乾坤之下,法律何在?正义何在?公理何在?这社会还有道德良知吗?廖先生悲痛之下在《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的帖子最后说,“苍天啊,最终落得家破人亡,就是一个作家不断为民鼓与呼所该付出的代价吗?”廖先生这一问真是问得好悲伤,问得好凄凉!”

廖梦君死了,留给廖祖笙一长串的问号,留给社会一长串的问号,不论什么原因,一个年轻的生命惨死了,“小偷”也好、“刺伤老师”也罢,既然己经死了,为什么不让他安息,为什么连追求真相的权利都不给他,公道何在,道义何在,良心何在。

廖家为了上访,己经负债近十万元,一家人沦落街头,即便这样,还有人形成了所谓的“倒廖派”来表示反对,说他捏造事实,说他所述子虚乌有。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社会啊,一个初中的学生,惨死在学校了,难道真的就该死,难道真的就连最起码的申诉权都给剥夺了,难道这一切的责任都在死者身上了吗?

一位网友在留言中写了一封致温总理的信:

“敬请温总理办公室转至总理:

敬爱的总理大人啊,您可是人民心中的好总理啊,此等弥天冤案,只有您老人家才能管,才敢管啊!

广东佛山一个花季学生惨死在黄岐中学校园内,该案已近一月了,当地公安部门却不立案,且一定要强加莫须有的罪名,媒体也遭到封锁,各大网站义愤的声音如潮水喷涌,无数民众留言质疑,但当地政府、校方、警方一直未作回应,也无任何侦察行动。

作为一位普通民众,我非常热爱我们的党,相信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是绝不会容忍黑暗势力肆意横行,为我们的党和政府抹黑。

我们亿万民众热切地期盼温总理亲自督办此案,在此,亿万民众在此向您磕头致谢了!!!!”

不管这封信最后是否寄出去,相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就是良心,这就是有良心的人。

看着廖梦君那张充满阳光的遗照,看着他从小学开始获得的那么多奖状,看着同学对他的评语,我怎么也不相信这就是“小偷”,这就是那个“跳楼自杀”的“小偷”,廖祖笙对故子的死提出那么多疑问,却没有一个人可以来解答,这又说明了什么?事情发生了,没人来解决。直到现在,廖梦君的灵魂还不得安宁,漫漫的上访路,何时能还孩子一个公道,何时凶手才能落入法网,何时真相才大白于天下。

如果这一切不是人间悲剧,那什么才叫人间悲剧,其实我更愿意这样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生者的灵魂与死者的灵魂让我的灵魂震惊了。

就在我得知道廖梦君死讯的当天晚上,《中国新闻网》又刊出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参与群殴同学,其家长用钢管打死中学学生》,我不明白这个社全到底怎么了,然而良心尚存的人们,我们要拿什么来告慰这些年轻的灵魂啊。

文章来源:http://yyds.cnetnet.net/book/
article/20061013/243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