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6-24 一愚:我恨我的无动于衷

前几日从订阅的RSS信息中瞥到作家廖祖笙孩子被杀事件,但我没有翻开去看,反而,抱着我对看到此类事件的报道都已感到厌烦透顶的邪恶心态,直到今天才选择阅读,并提供到我另一个专门转发文件的博客中。

从记者因邮件被YAHOO出卖到维权律师被殴打关押到高莺莺案件,我从义愤填膺到麻木的失去了反应,甚至退避。在强大的一党独霸面前,大家除了都是弱势群体,没有身份的区别。有人合作,有人反抗。合作者中有人歌功颂德,有人默不作声;反抗者中,有人行动,有人怒吼。

而我呢?我没有能力反抗,我只能牢记沉默是对他们的纵容而尽自己极其绵薄的力量在博客里转一转文章,我也相信每个人都不可以有“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的想法,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事,就要去做,只要不沉默就是不支持,相信积聚的力量总有一天能拨云见日。

但我现在呢?我连看都不高兴看了,大家可能会说那是这类事件太多太寒心之故,但是此类事件的越发猖狂不是更需要有越来越多有良知的人站出来吗?居然连事件都懒得了解,是我自己的沦落吗?

我不认为现在自己的想法很可笑,也不想上升到我有伟大的理想。我知道他们的事与我无关,我也知道我们不去为《人权宣言》奋斗,我们不能保证某些事不会将来落到自己头上,但我确实也对这类事件产生抗体或者免疫了。今天,我很惭愧,当我还是看了这篇文章,我无地自容,不是为这位作家的文字,是为我的行为。

人人都会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在这个社会人人也都可能有遭到暗算的时候,从这位作家的文字中可以看出他曾经是合作者,但他现在不得不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反抗者。

能反省的人并不比别人可贵到哪儿去,我在现实面前无能为力,同样,就是这篇文字也一样是在迷惑我自己。因为我可能只是个善于反省的人而已。

文章来源:http://yujuncaojing.yculblog.com/post.2390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