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6-24 刘玉君:离开

最后的这一篇,算是对自己和关心我关注我的朋友的一个交待:我要离开新浪博客了,以后也许会找一个新窝写下去,也许还会回来看看我以前走过的痕迹,看看一些我喜欢的人的博客。但是却不会再回来了。

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这里不是想像中可以自由说话的地方,这里是无关痛痒、哗众取宠、无病呻吟的文字最好的栖息生长地。最近三篇文章被删,知道了这个社会是如此害怕真相,也才知道自己原来写了一年多无关痛痒、无病呻吟的文字,两件如此可悲的事情,在同一时刻碰撞。

写几篇删多少篇,写得快不如删得快。

庆幸的是虽然失去了这片文字生长的土壤,我还没有失去我的笔我的嘴,我还有说话的能力,我还有写字的能力。我也有说话和写作的权力,新浪无法剥夺,这个暗潮汹涌的社会也不能剥夺。

从去年3月3号在这里安家,不知不觉,这个博客已经陪我走过了一年多,失恋、考试、发表文章……博客见证了我大学这一年多的生活,一年多,他都是我随时可以停驻、聆听的港湾,我喜欢和他的对话方式,随时随地、不加保留。对于删文原来只是在廖祖笙的博客上知道有这回事,却不曾想会在我的博客里也发生,由此我才看到新浪迷人的面具下的模样。才知道虽然每日新建博客的人很多,但是放弃博客的人可能更多。

无论是首页还是主要专题,到处是名人丑闻、美女裸照,娱乐的、低俗的,被无限放大,供众人品评、欣赏,而那些真正值得大家去知道的,真正有意义的文章,却不知道在哪个角落被重复删了一次又一次。要点击率,不要真实度,于是我们看到的都是台面的表面上的东西,不知道删文这回事,只有真正自己被删过才明白。于是也明白了蔡康永说不能谈政治只好谈娱乐的体会。

《湖南卫视》尚且打出“快乐中国”、全民娱乐的口号,报刊、杂志,从党报到都市类报纸、所谓的“真正负责任的大报”都把政治“娱乐”化,何况是网络这个原本就浮躁的媒体呢?

我以为中国至少还有敢说话的媒体存在,可是网络世界尚受到强权的威慑,现实媒体还有几家敢呢?失望太多,我不敢再去奢望。

媒体的道德责任感成了永远枯竭的无源之水。水渠一直都在,所有人看到的却都是海市蜃楼。水,100年前就被蒸发干了。

想起一个原政府官员说过的“自杀救国”的话,他说如果中国的人都自杀了,中国就有救了。中国人不会都自杀,但政府已经慢慢把“愚昧”、“顺从”的毒药灌进了越来越多的人的思想里,中国人都变得思想麻痹的日子倒是真的越来越近了。

不能谈政治的国度,言论自由却是他在他的最高法律里所标榜的。自由?!自由你大爷的,以后谁再跟我说自由我FUCK你大娘!

人类社会,不能向更文明的地方前进,那就变得更野蛮吧,文明是个什么狗屎东西——狗屎还能醺醒你麻痹的嗅觉,文明连狗屎都不如。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6d30845010008v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