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6-24 廖祖笙:廖梦君之死成“国家机密”

事实再次印证了这一点:廖梦君之死系“国家机密”!

警方曾经信誓旦旦向我夫妇俩承诺,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一定会给我们一套,后来却以“机密材料”为由,拒绝向家属和律师提供尸检报告与伤情照片,而且百般推托,迄今不让律师调阅本案卷宗。

从方方面面看,警方所言非虚。我孩子的死不但是“机密材料”,而且是“国家机密”!

到2007年6月下旬止,我已经被封被屏蔽了3个博客、7个网站,建一处封一处——我的声音出现在哪里,便被灭失在哪里。一个以文为生十余年的作家,在家破人亡后居然没有了一处可以固定说话的地方!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你们,就是这样“依法”将我们“保护”的吗?

你们更想严守的,俨然是“国家机密”!

又是新闻封锁,又是封删博客和网站,而且网特蜂拥而出,颠倒黑白,肆意诋毁和辱骂……如此大动作、高级别的遮蔽行为,显然不是佛山的掌权者能够一手实施的。国家机器隆隆作响,运行得如此面目狰狞和可怖!

区区一个中学生的“自杀”,媒体介入不得、律师介入不得、家属申诉不得、公众谈论不得……焉能不是“机密材料”?焉能不是“国家机密”?近日我对一大堆网文重新进行整理。整理中我发现,网友为廖梦君鸣不平的帖子大量被删,有些网友就因为在此事件中为一个离奇惨死的孩子说了几句公道话,博客或网站已然人间蒸发!

野蛮一再扒光了文明的衣裳,对其予以疯狂强暴,并昼夜不息地轮奸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到处是哀号,到处是不满,呻吟哀号以及连年的怨声载道,并没有让“和谐社会”的恶霸们有所收敛和反省,反而使他们在畸形的快感中越发妄为和凶狂!

杀人于无形,灭失正义的声音于无形……科技发展了,邪恶的宵小之徒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一次次把玩着淌血的利刃,胸脯一挺,以为他果真就变得“强大”了,“强大”得犹如阎王爷横行在幽黑的宫殿,或如铁木真当年纵横驰骋于荒原,能把天下的人心、公道、真理、正义、法则等等,尽数踏在脚下了。

然而可笑可叹的是,如此“强大”的“好汉”,却只能躲在阴沟内,不敢走到阳光下,不敢有半点的担当。

“杀人者,武松也。”武二当年虽则鲁莽,但至少还能敢作敢当,他在墙上挥毫写下自己大名的同时,也挥洒着一如既往的磊落和担当。而今的“杀人者”,却如阴沟里的老鼠一般,不怕祸害人间,就怕露出行藏。屏蔽或封删我的博客和网站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至少得在你“骄傲”踏过的地方,“骄傲”地留下你的标号啊,你们都已“骄傲”得“所向披靡”、为所欲为了,还羞羞答答地掩藏了你们的名号干啥?不觉得这分鬼祟,太愧对你们的日益“强大”了吗?

难道你们如此害怕光明?诡异、阴暗得犹如暗夜中嗜血的蝙蝠?

那面耗费纳税人巨资堆垒起的“伟大的墙”,像一面硕大的镜子,把“和谐”的真嘴脸映照得当真是“花枝招展”。用纳税人的钱反过来限制、扼杀纳税人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强迫纳税人用自己的血汗接受一通又一通的谎言,逼迫得纳税人哪怕蒙受了天大的冤屈,在现实中和浩如烟海的互联网上,也难觅得一块申诉之地……如此伟大创举,就是萨达姆在世,也只能心向往之,实不能至。萨达姆在断头台上回过神来,大抵要由衷感叹:“I admire you!”

就在近日,仍有人对我夫妇俩声称“没有凶手”,我反问:“没有凶手?我孩子把自己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把自己的脸部拳击得面目全非?把自己捅得刀口累累?……你能本着对历史对良心负责的态度,立下字据担保说这案子的确‘没有凶手’吗?”对方又立刻语塞了。类似的口水战进行久矣,“强大”的公权不敢大大方方让铁的事实说话;黑暗中的那只脏手,则一次次轻点鼠标,以印证廖梦君之死乃“国家机密”,见光不得,谈论不得……

启动国家机器,迫害良善,难道也是你们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经之途?

廖梦君死了,教育乱收费、高收费的大刀,还在继续砍向千家万户!你们习惯于谈党性,谈原则,我就不明白了:一个人连起码的人性都可以丢失,还有什么资格谈党性,谈原则?你们这群疯狂吸食百姓血汗的恶魔,为了你们的收费事业,你们还有什么肮脏事会干不出来?

一个无辜惨死的孩子,在殡仪馆内刀口累累躺了将近一年时间,你们有胆量杀人,却没有胆量承认杀人,你们这群让人打心眼里鄙视的魔鬼和懦夫!没有一个部门站出来为此承担责任,没有一个部门站出来为之主持公道,人民当牛做马,供养的却是一窝白眼狼,一群尸位素餐者,否则何以几百天来“公仆”济济,不但没有对此事件进行任何实质性的处理,而且连起码的善后工作也没做?廖梦君死了快一年了,党和政府、正义、良心、党纪国法等等,在这个举世无双的国家死了也快一年了!

这近一年来,一对苦难的夫妻从这个部门辗转到那个部门,见到的多是些人面兽心、为了俸禄不惜出卖良知的家伙。媒体被操纵,司法被操纵,多少冤民欲哭无泪,乌云滚滚之下,蒙冤惨死的何止是廖梦君?

这近一年来,那个号称“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就那样坦然地看着一个为之奉献了青春和心血的退役军人、良心作家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何其“伟大”、“光荣”和“正确”!

这近一年来,那个自我标榜“人民政府”的办事机构,能“自豪”地宣称为非洲国家免去了几百个亿的债务,同时也能坦然坐视本国人民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并采取种种卑劣的伎俩,就那样把一个辛勤的劳动者,一步步逼迫成了乞丐!

这近一年来,无数油头粉面、肠肥脑满的官僚在报端、电视屏幕上“诗歌朗诵”,说什么要“构建和谐社会”,说什么要“以人为本”。现实却在自问自答:

什么是迫害?

呀,这就是迫害!

……

好一个无耻、邪恶、嗜血的“和谐社会”!“和谐”在哪里?高高耸立在腥臭冲天的阴沟里!

你们制造了廖梦君之死的“国家机密”,你们何时才肯将其“解密”?

你们只管封删或屏蔽我的博客和网站,只要这事没有了结,该有的反抗就不会停止!新网站的首页是http://lzslmj.xinwen520.net/index.htm(后注,再次被删被封),建于2007年6月24日,给你们继续轻点鼠标的机会,给你们继续自我印证廖梦君之死是“国家机密”的机会。记住啊,当你们“骄傲”地从我的文字上踏过时,也请“骄傲”地留下你们的名号,比如“封删廖祖笙博客和网站者,XXX也。”

否则,哪怕你们“骄傲”开动的是国家机器,你们在我和网民的眼里,也不过是阴沟里的一窝鼠辈!

你们必将遭到人民和历史的清算与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