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6-25 廖祖笙:廖祖笙夫妇被抓进了派出所

我夫妇俩活了半辈子,从来不曾做过愧对良心的事,今天仅只是为了给惨死的孩子申冤,居然破天荒地被抓进了派出所!

今天我们依旧在佛山市委、市政府的门侧求见“父母官”。上午遇见了两个访民,一个自述被人诈骗走了230多万元,另一个自述儿子工伤,一直得不到赔偿。来自哈尔滨的那位访民说,佛山的政府机关好奇怪,老百姓要进“衙门”找官员办事,门卫居然不让进。北方好多省市的机关大院,对老百姓是敞开大门的。市民要向市长反映情况,在北方的很多城市根本就不会遭到门卫的阻拦。

下午上班以后,有5个便衣男子神色怪异地在我夫妻俩周围不断徘徊,随后前些天手持摄像机对我夫妻俩大拍特拍的那个男子也出现了,手上依然拎着摄像机。我对妻子悄声道:“当心啊,看这情形,他们大概是要下手了!”

果不其然,数分钟后,两辆警车径直开到了我们的身边,从车上下来一群男女,有的穿警服,有的穿便服,与前面“埋伏”在旁边的几名便衣男子饿虎扑食一般,朝我夫妻俩直扑过来。我掏出手机刚想拍照,两只胳膊便被他们牢牢抓住。

我妻子也被他们抓住。他们一语不发,抓手的抓手,抬脚的抬脚,把我妻子塞进一部警车,把我塞进另一部警车。我夫妻俩大喊大叫,无济于事,挣扎中,有人猛地揪住我的头发,揪得我的头皮生痛、发麻。

车开动后,他们的态度变得和气起来。我对他们的做法表示强烈抗议。

他们把我夫妻俩带进了同济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警官们待我夫妇俩态度尚属和蔼,给我夫妻俩倒水之后,有警官告诉我们,他们之所以“传唤”我们,是因为我们“涉嫌扰乱社会治安”。

我再次表示抗议,并说:“这能叫传唤吗?传唤是这样的吗?”

那警官改口说是“强行带离”。

我问他们我夫妻俩到底触犯了哪条法律,那警官向我们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他说这次只是对我们口头警告,若明天开始我们再到市政府附近静坐,就要拘留我们。

我不以为然。我说我们无心“扰乱”谁,实质上也没有“扰乱”到任何单位和个人。我们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无非是在哀求人管管这事,既没有妨碍车辆的行驶,也没有任何科室因为我们的出现无法办公,怎么能把“扰乱”的罪名扣在我夫妇俩的头上呢?

警官说,那是各人理解的不同,到时真把我们拘留了,抓错了,我们可以上法院告他们。并说我们有什么诉求要按正常的途径走,不能天天坐在那。

我诉苦道:还有什么正常的途径我们没有去走啊,这近一年来,我们跑遍了省、市、区该跑的各部门,也把状纸递到了两级法院,北京又去不了,可直到今天为止,呈现的状况依然是这事没人管或没人敢管,相关方面既没有对此案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处理,也没有进行任何的善后,我们连孩子的尸检报告都看不到,律师也至今不被允许调阅卷宗。我们也不想天天顶着日晒雨淋坐在那,实在是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被逼无奈啊。一个学生刀口累累死在校内,总得有人管管吧?

说着说着,“传唤”变得有点像聊天。

后来警官说按照程序,要给我夫妻俩分别做个笔录,我们坚持要在一块做,不愿分开。他们同意了。

做完笔录。警官们把我们送出门。在门前,我们又和一位警官聊了一阵。那警官忠告说,这时候一方面要尽可能争取自己的权益,一方面要懂得保护自己。这话说得我夫妻俩都感觉入耳,我们向他表示感谢。

他给我们指了一些路子,说:“政府门前就不要再去坐啦,实在不想拘留你们,再去,就真可能拘留半个月,拘留了出来还去,还可能被劳教一年。”

我们表示愿意按照他指引的路子去走走,若仍然走不通,那么就是真会被拘留,也只有继续求见下去,这事终归还是得有个了结,不能就这样无限期拖下去,都拖了马上就是一年了。

另一位警官要开车送我们,我们没有拒绝。

中途突然想到天理先生那里去坐坐,警官便把我们送到了那。

天理先生认为他们没有理由拘留我们,我们在那求人管管这事,谁也没有妨碍,行使的是自己正当的权利。聊天中,我们也考虑到了最坏的结果:再去,真可能被强行拘留,甚至可能被故意安排和重犯关在一块,而后受到有预谋的“修理”。

他表示这两天要给市委书记和市长写封信。我夫妇俩叹息着。新上任的书记和市长都是福建人,求见了这么久,也见不着他们,估计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在这种体制下,我夫妇俩也知道怪不得他们。

我和妻子商议了一阵,决定明天开始先按那警官指引的路子去走走,要是相关方面仍然不对此案做任何实质性的处理,那么便只有继续走求见的路子,书记、市长不管,我们就去求张德江、黄华华;张德江、黄华华不管,那么就只有拼死去求胡锦涛和温家宝。要抓,就让他们抓好了。

我长叹:“不知路在何方。”

天理说:“我就用你这句话写篇文章,题目就叫《政府肯不肯放廖祖笙一条生路?》。”

饭后陈兄送我们回家。在车上我言语无多,内心万分感伤。

和千千万万的百姓一样,我不在乎哪个党派执政,也不在乎谁当总书记,谁当总理,只希望老百姓能过得去就行,不想竟落得此结局,而且至今仍被这般对待,逢此“盛世”,已是无言。

回到家发现妻子的右胳膊和右手臂被他们抓得青一块紫一块,不由心头再次愤怒。我的头皮也一直隐隐作痛。唉,不去多想了,权当这一切是在为告慰梦君的亡魂而战,同时也是在替苍生受难。

打开电脑,发现昨晚新建的网站又打不开了,显示“升级中……”。用FTP软件试试上传文件,返回的又是“连接被拒绝”,无言!

倘使往后http://www2.ngct.net/view.php?id=135和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均未更新,那么一定是我要么被他们以莫须有的罪名给抓了,要么也被肉体消灭了。后一个链接需用代理方可访问,正常情况下我会坚持日日更新上面的部分文字。

苟活在这样的世道,我蘸着血泪敲打出的文字,随时都有可能变成遗言。多么“和谐”的“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