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7-04 廖祖笙:迫害升级中

我新建的第8个网站http://lzslmj.xinwen520.net/疑再次被封。该站6月24日晚新建,次日便“升级中……”,无法打开网站,无法上传文件;6月27日开始能打开网站,并能上传文件;7月3日开始“正在升级,明天早上恢复”,点击该站所有链接,均提示“404错误:该网页不存在”,且无法上传文件。

别说“明天早上恢复”了,到了“明天”下午,我也仍然是无法上传网页。多么奇怪的“升级”!既然是“升级”,为什么同一个服务器上的其它网站却能正常浏览?为什么一“升级”,我上传的近千个网页全部消失殆尽,且再无法上传网页?空间商的“升级”专为廖祖笙而设?而且“升级”得如此频繁?

而这篇带有抱怨意味的文字,恰恰首发的正是同一个服务器。不翼而飞的那些网页,也再现于同一个服务器,不过是重新注册了一个用户名,网页换过了新链接,如此而已。

由此,那“升级”提示是否漏了两个字——“迫害升级中”?!

作家之子离奇惨死校园,尸检报告成了“机密材料”,媒体介入不得、律师介入不得、家属申诉不得、公众谈论不得……作家本人泣血呼唤近一年,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申诉和表达的权利不断被公然剥夺,而且被逼迫为丐,被抓,被打,被恐赫……这在人类的迫害史上和文化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

廖梦君遇害当年,国际笔会发文称:中国是世界上关押作家和新闻工作者最多的国家,国际笔会的记录中有46个中国的案例,最长刑期达19年。逮捕数的上升标志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对中国异议人士的打击,目的是为了使那些试图利用奥运会的机会批评当局的作家沉默。

我从无“试图利用奥运会的机会批评当局”之心。和千千万万的寻常百姓一样,我不在乎哪个党派执政,不在乎谁当总书记,谁当总理,只祈盼人人享有基本人权,老百姓的生活普遍过得去,就成。

在我孩子惨烈遇害之前,我念叨中国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现实念叨得的确多一些。我之所以反反复复念叨这些,是因为我清晰地看到这样的现实倘使不加以改变,不但会把中国的百姓带入灾难,而且迟早也将把这个国家和民族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当国家这艘大船面临着触礁的危险时,责任感必将驱使良知未泯的作家、记者以及各界爱国人士及时发出警告。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难道我忧虑错了?难道我批评错了?难道我“应该”受到如此严厉的惩罚?

当一个国家一边在吟唱着构建和谐社会,一边却是小人弄权,能将有形或无形的迫害不断施加在某些社会群体和社会成员身上时,这“和谐”二字,又如何去解读?

以文为生十几年,在互联网天大地大的时代,我却再难觅得一处地方,可以随时、永久寄存我蘸着血泪敲打出的文字!远处又一次传来这样的声音:“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

那些封删我博客和网站的流氓们,知否:你们的所作所为,凌辱的绝不仅只是家破人亡的廖祖笙,你们一次次凌辱的,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并在凌辱着这个政党和这个国家!

一个刀口累累的学生,在殡仪馆内躺了马上就是一年了。这近一年来,尽管无数网民千呼万唤,但我们始终看不到国家机器以某种正义力量的面目出现,相反看到的是雪上加霜,是惨无人道,是迫害的加剧!我深爱着的祖国啊,我为你付出了青春付出了心血熬白了头发,你却何以变得如此的陌生?

“升级中”,好一个“升级中”!

撩开绝人之后、逼良为丐、封堵言路的面纱,我们分明看到的是——

迫害升级中!文字狱原来也是可以用这种惨绝人寰的面目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