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7-04 廖祖笙等:“拼了”只会正中下怀

请廖父换一种方法

暴雨骄阳 於 2007-07-04 13:39:08 發表~

关于你孩子的事情,我仅是在网络上看到你提供的全部材料。不掌握这件事情的真实材料,是不应该就此对国家、社会、政府以及你家人作出评论的。

我想说的是:如果廖先生正在承受的真是弥天冤案,那就不要指望以这种方式来讨回公道,因为即使再等10年或者在你生命终止之前,有包青天出现,澄清全部事实,还了公道,那么,这么多年廖先生夫妇为申冤而被毁掉的生活,还能重头再来吗?

迟到的正义不算正义!!!

所以,与其坐等,不如自己行动:平静下来,回家去想办法挣钱,积攒到一笔资金,自己复仇。




同意 於 2007-07-04 13:49:26 回應~

迟到的正义不算正义!!!同意楼上的说法,跟他们拼了!!!




廖祖笙 於 2007-07-04 14:53:48 回應~

感谢!每一个关注廖梦君之死的网民都期望能看到平衡的说法,但媒体受制于强权,已“乖巧”得鸦雀无声。梦君是“自杀”是他杀的真材实料官方有啊,可你别问了——早成“机密材料”了!

“拼命”的论调我已看了不少,也许我认的是“死理”,但我还是“固执”地认为:在我们这个自我标榜“法治国家”的社会里,倘使公民的亲人遇害,公权置身事外,甚至联手造假,非得逼着被害者家属去以暴制暴、手刃凶徒,那么无异于昭示着这样一种现实——国家机器已然锈蚀,任你怎么粉饰太平、鼓噪和谐,这世道和乱世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区别。

这样的现实一旦形成,对国家机器的锈蚀和邪恶的滋长在客观上就会形成一种漠视和纵容。往后邪恶势力看谁不过眼,以类似方法就能令其永远消失——“拼了”只会正中下怀!而每个社会成员都有完善社会环境、尊重生命、尊重自我的义务和权利,你要令我消失,我却偏要活着,以百般的坚忍期待雨过天晴,这是我的自由,也是我的权利!

目前我所处的生存境界,的确生不如死,也非常的凶险,但我不能为着逞一时之快,就把自己代进国家机器的位置,以某种血腥的做法去告慰梦君的亡魂,因为这首先就不符合我的社会理想。梦君之死,非我一人之痛,我不能仅只为了抚平我一人的伤痛,就让梦君的鲜血白流!贪生怕死不是我的个性,但哪怕是死,我也要死得更有价值,更有意义。

幕后的黑手或许做梦都在巴望着我快点病死、穷死、拼死,可我偏要活着,让他在寒夜中不安和颤抖!况且哪怕是在家破人亡的今天,我也始终没有忘记我的社会身份,当一个国家面目全非成了而今这状况时,我就更有必要坚强地活下去,否则,梦君的惨烈消亡,就只能变得全无意义。

我仍然活着,说明这个国家和政党还有一线的光明,说明我对这个社会还有一分期许。倘使我非得抱着炸药包潜入某个场所,向这个国家或者政党宣告决裂,或者终于遭人暗杀,那么这个国家和政党无疑也就将自己往深渊里又推了一把。我志在改变这个国家,但我不能以这种形式去改变这个国家。梦君的鲜血不能白流,我的鲜血也同样不能白流。

不信良知唤不回!在离奇的世道里苟活着,许多社会成员都需要多一分坚忍,我也不外如此。望眼欲穿的同时,是期待,也是控诉。默许和容许野蛮公权肆意妄为,等于把自我放进甘受奴役的泥潭。你也沉默我也沉默,最终只会看到的是荒草蔓生。

每个新中国的公民,都有期待国家更加美好并对野蛮公权说“不”的自由和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