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7-06 廖祖笙:《信访条例》岂能如此愚弄访民?

2005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国务院第431号令,颁布新修订的《信访条例》,该条例于当年5月1日起施行。

《信访条例》的“精髓”所在是第四条:“信访工作应当在各级人民政府领导下,坚持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依法、及时、就地解决问题与疏导教育相结合的原则。”

这段话的“精髓”又在这几个字:“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

这么一来,“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就成了各级信访局以不变应万变的挡箭牌——怕什么冤民滚滚而来?一句“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就令无数访民抱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归。不变的是制度的荒唐和刻板,变的只是访民原本就苍凉无助的心情。为什么冤案连年增长?为什么野蛮公权有恃无恐、变本加厉?罪魁祸首就是这句“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

“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大谬之处在于预设了这样一个前提:不论下面出了什么问题,下面的主管者都能本着负责的精神去处理,去解决。这里面无疑存在这样一个悖论:倘使在“属地管理”中真能“谁主管、谁负责”,那么冤民还上的哪门子访啊?当地“负责”地帮你把问题给解决了,你还风里雨里去上访,吃饱了撑的吗?

一句“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成了各级信访局敷衍、搪塞访民最好的良方,也成了下面一些公职人员肆意妄为、欺压良善最好的温床——还怕你去告不成?你天天上告我也不怕,最后还得是“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是黑是白、公与不公,最后还是得由我来说了算!

多么荒谬的“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这好比——

某人在某村走得好好的,既没招谁,也没惹谁,一个缺乏教养的二流子胡作非为,上来就给了这人一顿拳脚。那人问二流子:“你干嘛无端端打我呀?”二流子说:“不干嘛,就为了打着好玩。”说完又是一顿暴打,村长在一旁看热闹看得津津有味。挨打的那人气愤不过,到乡里找到二流子的叔叔,求其管管那二流子。二流子的叔叔说:“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他打了你,你找他去,或者找村长去。”挨打的那人气不过,跑到县里找到二流子的伯伯,求其管管那二流子。二流子的伯伯说:“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他叔在乡里,你找他叔去。”挨打之人再气不过,又跑到省里找到二流子他爸,求其管管那二流子。二流子他爸说:“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他大伯在县里,你找他大伯去。”

什么叫上访?这就叫上访!当真具有中国特色——你推我来我推你的中国特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中国特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中国特色!得过且过、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中国特色!

访民们说说,有谁没被“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糊弄过?有谁没有吃过“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亏?对满含冤屈、抱着希望而来的访民说“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就是对下面的胡作非为放任不管!就是抱着双臂,非但不把蒙冤受屈者拉出火坑,反而再次把他推进火坑!就是自我卸下尚方宝剑,宁可挥刀自宫作一名太监,也不肯为民做主、为纯洁官场做出自己本该有的努力!

那无数的访民年年上访月月上访换来了什么?这一年来我夫妇俩三天两头的上访、申诉换来了什么?前面我为儿申冤所做的努力所吃的苦头撇开不说,单是近日的上访经历,就足以说明《信访条例》不过是一张愚弄访民的废纸!

自从6月25日我夫妇俩在佛山市委、市政府门侧求见“父母官”被野蛮“传唤”之后,我们又跑了两趟佛山市信访局,并接着又到省委、省纪委、省政府上访。省纪委没有对外设立接访室,只设了一个信箱,我们去省委信访的同时,往那信箱里也放了一份申诉材料。

佛山市信访局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在此无需赘述,我说说去省委和省政府信访的经过:

省委去年我们已经去信访过,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这次信访,我夫妇俩除了递送申诉材料,还向接访人员反映了不少情况,其间特别说到佛山类似的草菅人命案据我所知就有多起,希望省委能去查查和管管。后来接访人员给了我一个信封,让我们去找佛山市信访局。捧着这个信封出门,我们犹如捧着尚方宝剑,对接访人员心存感激,一再向其表示感谢。

走着走着,不知怎么的我就多了一个心眼,打开信封一看,心里“拔凉拔凉”,里面竟是:

广东省信访局信访事项介绍信

佛山市信访局:

廖祖笙等2人来省委、省政府上访反映的信访事项,根据“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请你单位予以接谈处理。

中共广东省委 广东省人民政府 信访专用章


又是“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

到省政府信访也如此。去年我夫妇俩去省政府信访多次,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这次信访,我们除了递送申诉材料,照样还口头反映了不少情况,满心希望省政府为遇害学生做主,岂料接访人员最后亮出的“王牌”又是“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让我们找当地去。

无语,只能失望而归。

我不知道《信访条例》的作用是息访呢,还是愚弄访民。这一年来的不断上访,弄得我夫妇俩身心疲惫不说,也得出了许多访民早就得出的这样一个结论:上访没用。冤魂遍地,冤案连年增长,何足道哉?

这一年来,我们不断上访,接访单位十之八九坚持不给任何到访凭据,何足为奇?

这一年来。不断有人恐赫我夫妇俩:“你们到北京上访看看,马上就把你们抓起来……”就是前些天,我们在佛山市信访局内也还听到过类似的话,我不知道他们恐赫访民的“底气”何来!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冤案的连年增长,已然证实《信访条例》中的某些制度安排,非但无助于社会稳定、和谐和息访,反而成了藏污纳垢、愚弄良善、培植冤案的巨大温床。“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到底是一种什么味道,制度安排者自己大抵心里也有个数吧?

无所谓确真为民着想的制度安排,也就无所谓起码的社会公平和社会公正。一个国家要求得真正的稳定和谐,首先就要有经得起实践检验的制度保障。

各级党政机关弄个信访室或信访局,把一切访民挡在了党委和政府的门外,访民要见见“父母官”,或向对口的党政部门反映情况,不得入内。如此操作,难道也是党和政府着实为人民服务、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的一种体现?

信访局内坐着的那几个官僚,难道是李时珍、华佗再世,就这样日复一日对中国百姓“坐堂问诊”,“包治百病”?以潦草、敷衍的信访制度割断人民群众与党政官员之间的血肉相连,这是在给一个政党一届政府自掘坟墓!

多年深居简出的我,在这一年里听到过太多百姓真正的心声,许多时候,我甚至姑且忘了梦君的冤屈,在步履沉重的前行中为这个国家和政党陷入深深的忧虑。我能走多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路这样走下去,这个国家和政党到底还能够走多远?

你可以权当耳旁风,但我必须要说:若真为国、为民、为党着想,这个愚弄访民的《信访条例》,必须尽快修改、完善,甚至废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