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7-10 廖祖笙:请求佛山市人民检察院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

佛山市人民检察院:

我孩子廖梦君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相关方面不择手段掩盖血腥,统一宣传口径,阻止媒体采访报道,并卡住关键证物,公然关闭法律的大门……为此,我于2007年5月23日“按正常途径”,向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提出了以下3点诉求:

1.请求南海区检察院督促公安机关依法办案,查明黄岐中学“7.16”血案真相;

2.请求南海区检察院督促公安局把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复制给我或我的律师,并督促其遵守当初的承诺,把我儿的伤情照片给我们一套;

3.请求南海区检察院督促公安局让我的律师依法调阅本案卷宗。

2007年7月10日,我拿到了该院的书面答复,全文如下: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来信来函复函

(2007)佛南检复字第25号

廖祖笙:

您于2007年5月23日来访提出申诉,不服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处理决定,要求我院查清您儿子廖梦君死因一案,经我院侦查监督科向公安机关调取案卷,审查案卷材料,现答复如下:公安机关在接报后立即介入,以邓玉海被伤害为由立案侦查,其侦查活动程序合法。由于犯罪嫌疑人廖梦君已死亡,公安机关作出撤销案件的处理决定,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之规定。法医学鉴定书认定廖梦君符合高坠死亡与现场勘查材料相吻合,没证据证实其死于他杀。关于你要求调阅案卷材料的诉求,公安机关根据有关规定已作出不同意的答复,且该诉求不属于检察机关监督范围。

此复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群众来信来访专用章)

2007年7月9日


此案黑幕重重,会拿到这样的书面答复,我并不感到意外。“按正常途径”和相关程序,我专此向佛山市人民检察院提出以下申诉,争取尽快把“该走的程序”全部走完。

正如我在南海区检察院签收该书面答复时,向3位检察官表述的那样:这份书面答复,敷衍、糊弄的意味甚重,对我和我的律师来说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对澄清事实、查办真凶,还死者以公道,示诚信于天下,也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

人民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依法行使的职权包括对于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等侦查机关侦查的案件进行审查,决定是否逮捕、起诉或者不起诉。并对侦查机关的侦查活动是否合法实行监督;对于刑事案件提起公诉,支持公诉等等。然而,在这份书面答复中,我们却看不到这些职权的正当行使。

在廖梦君遇害校园事件中,当地公安机关存在多种既不合情合理,也未必依法依规的操作,比如:

1.案发当晚,我夫妇俩向黄岐社区民警中队报失人口,该中队不向我们出具任何报案凭据;

2.警方未征得我夫妇俩同意,在我们不知情不在场的情况下,对我孩子的遗体进行第二次尸检;

3.不遵守当初的承诺,以“机密材料”为由,拒绝向我夫妇俩和我的律师提供尸检报告以及我孩子的伤情照片;

4.百般推托,今天说“换了领导”,明天说“人出差了”,至今不让我的律师依法调阅相关卷宗;

5.由始至终,不曾向遇害者家属主动寻找过破案线索,而且对抛尸现场的第一目击群众未做任何询问,且将其粗暴赶走;

6.对我孩子一身的伤因何而来,无法做出合理解释,对我早已提出的近80个疑问至今无言以对;

7.去年8月2日,我在律师的陪同下前往佛山市公安局信访,一位领导告诉我们说,该案还没有结案,凶手还没有抓回来(有录音为证)。然而,案发才几天时间,警方就发布了指鹿为马的“新闻”通稿。虽然事后我们了解到这个“新闻”通稿与某个破案八辈子不沾边的部门几次开会讨论有关,但警方在没有结案之前就发布此通稿,是否妥当?是否构成了对我孩子名誉权的严重侵犯?

……

在南海区检察院的这份书面答复中,我们看不到该院对警方某些违规操作的指出或纠正,相反是“其侦查活动程序合法”,公权总是这般“相互呵护”、“一贯正确”!既然“程序合法”,且“没证据证实其(廖梦君)死于他杀”,那么还讳莫如深干嘛?公权自说自话了做啥?大可公开!可匪夷所思的是,死者家属、律师、媒体在此事件中的知情权被悉数剥夺。为什么要藏着掖着,为什么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话?

一个一向品学兼优、从无劣迹的学生,被校方叫到已经放假的学校去一回,就迅即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地惨死在校内,并被莫须有扣以“犯罪嫌疑人”的脏帽子,证据何在?警方向我们出示的所有“证据”,不过是8份所谓的“鞋印报告”。干脆给我们一万份“鞋印报告”好了,反正我孩子的两只鞋子也还在警方的手里。一个拾金不昧、有口皆碑的优秀学生是否可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去“涉嫌偷窃”几本家里早就有的书,以及一个扔在地上他也未必会捡拾的U盘(我家早有3套在价格、容量、性能方面远超U盘的移动存储设备)?要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也行啊,证据呢,在哪?说我孩子“涉嫌抢劫银行”、“涉嫌强奸妇女”都成,关键的是要凭证据说话,而不是野蛮公权在那统一宣传口径,一再自说自话!

这是一场弱势民权与野蛮公权的较量,这是一个关乎公权行使、法制建设、教育公平的公共事件,海内外万人瞩目,容不得暗箱操作,有些事情必须拿到台面上来说话!在此事件中,死者家属有权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权得到孩子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律师也有权依法调阅相关卷宗!

“请求南海区检察院督促公安局把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复制给我或我的律师,并督促其遵守当初的承诺,把我儿的伤情照片给我们一套”,这是我的诉求之一。南海区检察院在这份书面答复中,竟然奇怪地对此诉求视而不见、避而不谈。对此,作何解释?

廖梦君事件久拖不决,在海内外已引起广泛关注,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严重影响公权的公信力。要让此事件清晰呈现出孰是孰非,很简单,那就是让媒体共同介入和监督,让律师依法调阅相关卷宗,让尸检报告尤其是廖梦君的伤情照片亮到桌面上来说话——让众人一目了然,一个孩子被打成那样捅成那样,还能不能 “高空攀爬”,能不能翻窗“跳楼自杀”,能不能“不慎坠楼”?!

据我们了解,邓玉海的伤情有诈!而且我的律师至今无法询问该当事人。一个学生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惨死校内,“以邓玉海被伤害为由立案侦查”这本已匪夷所思;一会儿是“跳楼自杀”,一会儿是“不慎坠楼”,在一起血淋淋的命案跟前,公权如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居然“程序合法”,那么这普天之下,还有什么不能用“程序合法”来诠释?

说什么“没证据证实其死于他杀”,这与那些丧尽天良的官员说什么“没有凶手”何其相似!难道我孩子把自己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难道我孩子把自己捅得刀口累累?廖梦君是“自杀”是他杀,公权自说自话不算,我自说自话不算,亮出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让铁的事实说话!

我的律师到殡仪馆取证,受到野蛮阻拦。律师以特快专递向3级公安机关分别发出律师函,请求公安机关允许家属给廖梦君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星移斗转,公安机关至今不作任何回应。难道这也“程序合法”?难道我孩子惨死在学校之后,其遗体就成公家的了?

南海区检察院的书面答复说:“关于你要求调阅案卷材料的诉求,公安机关根据有关规定已作出不同意的答复,且该诉求不属于检查机关监督范围。”“公安机关根据有关规定已作出不同意的答复”在哪?我至今没看到。而且,这里面在玩弄偷换概念的伎俩,我当时的第3点诉求是请求南海区检察院督促公安局让我的律师依法调阅本案卷宗——看清楚了,是“让我的律师依法调阅本案卷宗”,我的律师和我本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请不要偷换概念。我无权依法调阅卷宗,我的律师却有权依法调阅卷宗!不让律师调阅卷宗,相关方面就永远洗不脱暗箱操作、草菅人命的嫌疑;在本案引起广泛质疑的情况下,南海区检察院原本也有责任有义务督促公安机关依法办案,尽快让此事件的真相大白于天下,怎能用一句“该诉求不属于检察机关监督范围”,就如此轻巧地一推了之?法院不监督,检察院不监督,党和政府也不监督,媒体又不让监督,到底谁来监督?

在权大于法的中国,司法是否确真独立,大家都心知肚明。虽然廖梦君事件有着明显被权杖操纵的迹象,但我始终相信此案的真相迟早能够大白于天下。历史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的,不是任何邪恶势力所能阻挡的!我相信中国的明天会更好,我相信随着民主与法制建设的不断朝前推进,中国的各个领域会渐渐走向有序。况且铁打的官场流水的官,从古至今从来如此。在步履仓促、身不由己的前行中,我们或可抛开种种,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不论做什么事,都应该本着对良心负责对历史负责的精神进行,而不该一步错步步错地在未来的日子接受不该有的审判。特别是执法机构,更是职业操守丢不得!法制精神丢不得!当野蛮公权为了掩盖一个谎言,不惜制造更多的谎言,把一些原本朗镜悬空的部门也一一拖下水时,我分明看到的是整体法制环境的悲哀——这绝非我一家一人的悲哀!

按照程序,针对南海区检察院的书面答复,我特向佛山市人民检察院提出以上不同意见和申诉,同时向贵院提出以下3点诉求:

1.请求佛山市人民检察院督促公安机关依法办案,查明黄岐中学“7.16”血案真相;

2.请求佛山市人民检察院督促公安局把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复制给我或我的律师,并督促其遵守当初的承诺,把我儿的伤情照片给我们一套;

3.请求佛山市人民检察院督促公安局让我的律师依法调阅本案卷宗。

简言之,请求佛山市人民检察院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泣谢!

廖祖笙 2007年7月10日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