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7-24 廖祖笙:“猫巷奇遇”记

下午接到一位记者的电话,说是“猫眼看人”贴出了一帖子,题为《廖祖笙案终于了结》。

昨日已有网友同我谈及此事。网友说,据其观察,发帖的“金山大少”,十之八九就是在廖梦君案中蹦跳得甚欢的徐建新。

接完记者的电话,我在“猫眼看人”见识了“金山大少”的兴风作浪。原来该帖把南海区检察院那纸不堪一驳的书面答复当作宝贝疙瘩,从我的文章中断章取义,就“廖祖笙案终于了结”了。

可惜“金山大少”收不到他想要的效果,除了那几个公认的5毛在帮着搭台子唱戏,网民们更多的是表示深深的质疑。

久未在“猫巷”遛达,既然来了,就贴几篇我近期写下的文字吧,看看编辑是否肯放行。贴一篇,不放;再贴一篇,还是不放……就这样贴一篇,等一阵,连着贴了十几篇,一个标点符号也未见编辑放出来,且看不到该坛编辑任何不予放行的短信说明。妻子说:“别折腾了,那坛子是不会让你说话的。早有网友说,就是把你的文章加入跟帖,也很快就会被他们删掉。”点击网页上的“我的主帖”,发现我过去在此论坛贴出的文章,已被大量删去。

而“金山大少”之流,在凯迪的“猫眼看人”是可以大肆兴风作浪的。就在这天下午,这家伙又把《廖祖笙案终于了结》的标题,改成了《廖祖笙儿子狂捅老师案终于了结》,但网民的反应令他十分丧气,在帖子中,他“自顶”:“我不是五毛,大家可以搜索我发过的帖,但廖作家所为实在过分。”

我难得地露出了一丝苦笑。

看着招摇于“猫巷”的站标,“客观、公正、理性、宽容”8个黑体字依然耀眼,然而今日的“猫巷”,已不是那年那月的“猫巷”,专制体制下的种种,就这样渐渐物是人非,有谁走向堕落、助纣为虐,并不为奇。只容许毒蝎子伤口上撒盐,不容许遭遇了人生巨大不幸的人讲述事实、传递心声,这样的论坛,最好别玷污了 “客观、公正、理性、宽容”这等美好的文字!

这是我在“猫巷”的一次“奇遇”。我请求凯迪网封了“廖祖笙”这个ID,反正这ID,在你那也用不上了。占用着贵网宝贵的网络资源,是一种浪费,要厉行节约。

有类似“奇遇”的人不止是我。网友“说不得么”在《猫眼看人如此糟蹋廖祖笙父子》里就如此描述:

“说廖案办得没鬼,只有鬼相信了。这帖发到猫眼看人,见管理员把帖子放出来了,正想今天算遇上一个有点良心的管理员呢,谁知一分钟后刷新一下,主帖不见了,变成了发帖的是著名打冤队队员可可西东,他用几句P话代替了偶的主帖。嘿嘿,猫眼看人,‘客观、公正、理性、宽容’?偶总算见识你那儿的‘客观、公正、理性、宽容’了!”

结果这网友的“奇遇”,又让那位勤于在“猫眼看人”泼粪的“金山大少”大做了一回文章,题为《廖祖笙是一条恩将仇报的可怜虫!》,该“大少”在栽赃中,把网友对“猫巷”的指摘,变成了是我在指摘“猫巷”,估计这“金山大少”虽然名曰“大少”,其实老眼昏花,不太能看清中国的文字。又或者,这只是“金山大少”之流惯用的伎俩,不这么做,那他们也太愧对发帖、跟帖的酬金,太愧对他们的主子了。

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廖祖笙父子肯定没有挖过“金山大少”或是徐建新家的祖坟。倘使“金山大少”或是徐建新家的祖坟曾被人刨过,祈请查明仇家,那一定不是廖祖笙父子干的,别又栽赃到我父子俩的头上啊。

说到了徐建新,我这里就得重复这两段文字:

“惨案发生后,某论坛很快有网民公认的‘5毛’夜以继日轮番上场,以百般诋毁和辱骂的下作方式,对我展开疯狂‘围剿’,一切显得有备而来,他们‘未雨绸缪’,极力用一些牵强的说词试图印证此案与迫害无关。其中上蹿下跳得最凶猛的,是江西省德兴市一中的徐建新。徐自称,他一篇没写完的文章‘影响了总理人选’。2002年,我的一部长篇官场小说被官方悄然查禁,别说‘影响总理人选’,就连村民小组长的人选我也没能影响;章诒和被禁了3本书,也没听说她影响了谁的走马上任。徐一篇没写完的文章就‘影响了总理人选’,‘无意中帮助温家宝当上了总理’,这个徐建新,当真了得!

“天理先生指斥徐建新为朝廷鹰犬,此前我还将信将疑。年前我在美国民主论坛发了几篇文章,徐建新‘消除影响’的文字随后就杀气腾腾赶到,在文中,他把高莺莺、杨代丽、廖梦君的家属‘一锅煮’——不是官方的错,全是这些受害者家属的‘错’。小丑徐建新,我算是见识你‘维权’的真面目了!到我当兵、工作、求学、生活过的地方去走走,看看我廖祖笙除了率真,还能剩下些什么?你信口雌黄毁谤我‘撒谎’,你也配?(节选自《廖祖笙:廖梦君案是百分之百的假案、冤案!》)

不知“徐大维权”近期“维权”的功力是否又长进了一些。顺便向徐先生问好。

至于“客观、公正、理性、宽容”的“猫眼看人”,我就不多说它什么了。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祝“猫眼看人”一路走好,能顶天立地,不太愧对良知,经得起历史的检阅,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