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7-26 廖祖笙:促进社会进步远不是这般简单

“戎文居士”网友在百度“廖祖笙吧”留言说:“廖公的言语本该‘掷地有声’,这地的弹性却偏比席梦思床垫还要强。”我回复:

风雨如晦,怪不得“这地的弹性却偏比席梦思床垫还要强”。再说网民有所言语,也只是白花力气。我原新浪博客上几千页的网友评论和留言,“和谐社会”一删了之;这儿一年来网友你言我语、群情激愤,“和谐社会”一删了之……如此,网友们还能说些什么?说了又有什么用处?

鼠标轻点之下,淋漓的血泪这里“没有了”,那里“不见了”,唯余“和谐”的喇叭花处处盛开。谁说构建“和谐盛世”不容易?不就多按几下鼠标的左键吗?你念过小学二年级?你认得“删除”二字?哇嘎,那么请你担当此任——构建“和谐盛世”,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嘛!

鲁迅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一再人为制造这样的“冷清”,一者为了掩盖血腥,二者或为继续杀人做准备。往后的“和谐盛世”,杀谁但杀无妨了,了不起再统一宣传口径,并扩大网评猿队伍,“加强互联网管理”。待到炉火纯青时,计生办就可悉数歇业。

苟活“盛世”,不想家破人亡,不想在狱内服刑,不但要有超越前辈的忍耐力,还要学会把方的说成圆的,把黑的说成白的。否则,仇恨的刀子某天朝你捅来时,你就只能自认倒霉。你在网上喊冤呼痛?不许你喊,而且给你的伤口上撒盐,今天是徐建新往你的伤口上抹点辣椒,明天是“金山大少”给你鲜血喷涌的胸口上再插一刀;你寄望于法律?法庭的门坎不让你跨越;你呼唤“清官”?“清官”们在忙于“诗歌朗诵”;你指望媒体?媒体噤若寒蝉……哭吧,请尽情哭泣!“和谐盛世”,需要的就是这种“自食其果”的“警世”标本。

于是,一个将要衰亡的国家和民族,就这样终于“豪迈”地走向了“和谐”——只要今日遭受杀戮的不会是我,我权且当作没看见。又或者,按捺不住了,拍案而起了,可看到一次次的呐喊、呼号终被消灭于无形,于是只能一声叹息,亦跻身于看客的行列,渐渐习惯了观赏下一次、再下一次同类的哀号与杀戮。

千万别以为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你也有资格“当家作主”;千万别“自豪”地宣称你是某国的“公民”,依法享有宪法所赋予给你的各项权利!只要你无权无势,在这个神奇的世道,你是什么?你就是一只可以随时任人踩踏、掐死的蚂蚁!什么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再难你也千万别叫嚷。你得认命你就是GDP“连年增长”大潮中,一个随着潮流涌动的水分子,连水滴都谈不上!“谁让你不幸生在了中国”?!

因此,“廖公的言语本该掷地有声”,这实在只是“戎文居士”网友的一种误识和谬赞。官僚打个酒嗝、放个香屁,在中国能 “掷地有声”,“廖公”却断然无法“掷地有声”。“廖公”甚至活了今天,尚不知是否能活到明天。就是码了几字,还得看人是否高兴让你放在网上……如何去 “掷地有声”?在当今中国,任何一个无权的思想者都无法“掷地有声”,更无力救民众于水火。世界是他们的,不是我们的,我们只有无尽忍受压迫、剥削和杀戮的宿命。

文字的感染力和穿透力,只有在真正的文明世界,才可能得到具体并真实的体现。而在蛮荒地带,文字常常什么也不是,只是你见惯了的一堆点横撇捺。因此,任何高估了文字力量的祈求、奢望或幻想,最终在荒原中收获的,均往往注定是惨痛、失望与血泪。

不要以为恳求、哀求或勤奋地写作,或在某个网上的角落使劲码字、多多发言,你在中国就能够收获民主、自由和人权。假使民主、自由和人权通过这些方式就唾手可得,那么你也就不至于至今还在苦苦索要了。要打破某些宿命,需要新的尝试。任何对光明、正义的求索,都远不会是你删了我的帖子、留言或评论,我犯贱我找累,明知你随时可能再按下鼠标的左键,点击“删除”按钮,我仍然吭哧吭哧地敲打半天的键盘,偏要与你较劲这般简单——促进社会进步远不是这般简单。回眸人类朝前发展的历史,我们能找到一些清晰的答案和例证。

至于我今天还在“犯贱”地码着文字,并在坚守着用文字说话的权利,并不是因为我仍然看重文字,或是对文字的穿透力继续抱有幻想,在这样的非人间领受了“教训”种种,我还能对文字奢望什么呢?然而我不敲打文字,我又能做些什么呢?这实在只是一种无奈,一种仰天长叹、徒叹奈何的无奈,这种深深的无奈,让黑暗中的某些人窃喜,让萧瑟中的某些人忌惮并窒息……

一切终归要走向冷清,更何况有人在启动国家机器,强力制造“冷清”。那么,就让它“冷清”吧。一个“警世”的标本终于打造成功了,碰杯的声音响起,当真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