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7-29 廖祖笙:廖祖笙夫妇北京之行被官方强行阻拦

野蛮公权粗暴践踏公民合法权益的恶劣行径,就那样再次肆无忌惮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庭广众之中!谁说中国的人权状况“至少比美国好5倍”?太小瞧大清朝的“和谐盛世”了,应该至少比美国好百倍!

我夫妇俩7月29日要展开的北京之行,遭到当地官方强行阻拦。是日阳光明媚,然而我感觉这不是人间,是匪窝,是地狱!

《廖祖笙:赴京,网站和博客近日暂停更新……》在网上发布后,当晚我就预感次日无法成行。

这天晚上,佛山有人给我挂来电话,又一次极力劝我不要去北京。随后协调小组有3人来访,语气中满是恫吓(详见《廖祖笙:7月28日协调小组同我夫妇俩的谈话》)。

29日早晨我夫妇俩背着、拖着行李下楼,在小区中庭花园内看到早早就有人在这“值班”,那人看到我们,就又拿起了手机。出了小区的大门,在找车时,我们看到有当地的便衣警员坐在一辆面包车上。

妻子说:“喏,他们准备跟踪我们了。”

我说:“不管他。”

路上发现跟踪的车辆渐渐增多,至少有3辆,跟踪的警员穿的都是便服。

进了广州火车站的候车室,我们很快发现几个便衣也跟了进来。

上车时间快到了,我妻子看到跟来的便衣在同一名铁路警察说道什么,之后那位铁路警察朝我们所在的方向走来。妻子说:“他们叫他来为难我们了。”

果然那铁路警察走到我们旁边,开始“查票”。

他把我们的车票要走之后,说:“车票有问题,你们跟我到那边去一下。”

我窝火:“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别搞这频道!”

那警察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好,我也只是配合工作,请理解。”说完就拿着我们的车票,往候车室外匆匆而去。

我妻子急得哭道:“要截访就干脆明说截访,说什么‘车票有问题’?你们把我孩子杀死在学校还不够,还要逼死我两夫妻!”

我追上前去,拉住那警察,要随后赶上的妻子记下他的警号。

那警察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把车票给退了。”就自顾朝站台上走去。

我追着他要拿回车票。到了站台上,但见一辆已经敞开车门的面包车已经停在那,南海方面足有二三十人等在那,来了好几个部门的男男女女。

他们要我夫妻俩回去。

我气愤地质问:“这到底是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这到底是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天下?你们就这样公然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随便限制公民的行动自由吗?”

他们不由分说,推的推,拉的拉,把我两夫妻弄上了面包车。跟着上车的都是教育系统的男女。

车上我一路光火。

我妻子要求他们首先赔偿我们的车票钱,他们似乎早有准备,协调小组组长从钱包里拿出了1000元现金。

我妻子说:“×主任,接下来准备把我们关到哪里去?”

我发火:“他们有什么资格关我们?就是把他们关一千次,一万次,也还轮不到关我们!”

车上的那几个人打哈哈。

我说:“既然我孩子是“自杀”,你们怕我们去北京干什么?你们等于不打自招,自动向全世界宣告了你们办的是假案、冤案!”

他们仍然打哈哈。

我也懒得发火了。

到了我所在的小区,他们要帮我们把行李拿上楼,我不让,他们还是坚持要拿,我便也随了他们。放下行李,他们走了。

坐下后越想越生气:这到底是什么世道?有冤不让申,我要去工作,也不让去,这不存心要灭了我全家吗?行啊,反正“你们”要置我于死地,反正我连人身自由也没有了,只能在家折腾这电脑,那么我也不会再对“你们”客气。

听好了:从今往后管你是天朝寡人,还是知府狗官,休怪我“骂天骂地”!

当然,“你们”可以用莫须有的罪名令我身陷牢笼,也可以撂下软刀子,改用快刀子杀人,但我哪怕是死,也要把“你们”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你们”这帮无耻的东西,难道就因为窃取了公权,就能如此欺压弱小、迫害良善?

这案子离谱到这程度,果真仅只是一件“刑事案件”吗?党中央、国务院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今天累了,先歇着,以后会同“你们”慢慢玩!只要“你们”一天不还我公道,不还我孩子公道,我就一天同“你们”不算完!

妻子占用着电脑,在整理录音内容。我百无聊赖,随手抓了个光碟塞进影碟机,看到纪录片中说,印度人花不了7块钱,就能跑遍全国,而且坐的还是卧铺。不由深深羡慕“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印度人民。

见识多了哄和骗,我想,我该是梦醒的时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