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8-06 廖祖笙:“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

这些年来,中国的经济建设从表面看似乎有了长足的进展:街道宽了,路上的小车在不断增多,街道两旁的建筑物日见高耸与豪华……GDP据说“连年增长”,“极有可能超过英国,跻身世界第四位”。乍看这些,可喜可贺。

但喜完贺完之后,我们却不难发现这只是一种虚假的奢华。GDP“连年增长”,与绝大多数的百姓无关,国人仍然喘息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三座大山之下,不少家庭实际的生活水平不但没有显著改善,相反有所下降;伤天害理之事层出不穷,民族道德面临前所未有的大滑坡;焦虑是一种流行色,现实中有太多的男女,对现状深感不安或不满,对未来也深怀恐惧。

与此同时,公权行使者违反本国宪法和联合国人权公约,对民众合法权益进行悍然侵犯之事,在光天化日之下不断发生,有些罪行令人发指。官官相护,法律蒙尘,蒙冤受屈、合法权益受到公权野蛮侵犯的寻常百姓,往往是有冤无处申,有苦说不出。

翻开报纸,打开电视,特别是进入互联网,透过表象看本质,昨日惊诧不已,今日不忍卒读……令人一次次心生“不知今夕是何年”之叹。

国家需要朝前发展,这是一条无可否认的治国定律。但朝前发展绝不意味着国强民弱,绝不意味着轻装简从,抛弃部分人群自顾绝尘而去;绝不意味着在国家利益面前,升斗小民就得充当冤大头,必须毫无怨言牺牲一切!苍生是平等的,生命是可贵的,自古以来先有人群的存在,而后才有国家这一有机体的形成。没有国民的鼓腹含和、忠贞不渝、安居乐业,任何国家都可能在事实上成为一片荒漠,不过是多了人群的行走而已。

因此,国家权力必须以民心为重,以苍生为重,以服务为重。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权力,绝非一部可以冰冷面朝苍生的可怖机器。它不但要有日益增强的亲和力,还要有海纳百川的凝聚力。

因此,国家管理者在处理国家事物时,就得讲个轻重缓急,就得敦本务实,并注重调和阴阳。内修外攘、情系苍生、体恤民情、德本财末、同施仁爱、赏罚分明……均为治国安邦之要务,万不可对其随意荒废。

当越来越多的人群被逼入生存绝境,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而愁肠百结时,国家管理者有必要检点某些公共政策的实施,是否确真有利于国泰民安,是否确真给百姓带来了福祉。政府是治理国家事务的核心机关,“为人民服务”不但要挂在嘴巴上,更要践行在行动中。不论中国具有怎样的“特色”,任何时期,政府为民着想的职能属性,丢不得,不能丢!

当腐败泛滥、屡禁不止时,国家管理者该当想到单纯依靠组织内部“大义灭亲”、“一查到底”,玩左右手互搏,必定存在监管上的盲点,甚至会导致腐败链条的不断形成。这样“反腐败”,腐败注定会成为顽疾。没有民主监督力量的存在,没有监管无处不在的约束力,“反腐败”反到何年才算完?应该让民众拥有罢免贪官污吏的权利。不要总是一副同民主有仇的样子,观念要更新,思想要进步!

当越来越多的访民为着讨一个公道,长期苦苦奔走在上访的路上时,当群体性的维权抗暴风潮此起彼伏时,国家管理者有必要检点那些捍卫社会公平的最后屏障,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故障。对访民围追堵截,甚至滥施抓捕,并不能将冤气、戾气真正消解于无形,相反只会造成更多的官民对立,从而给社会稳定埋下隐患!“和谐盛世”的别称,不能“一不小心”就成了“高压锅”!

当手无寸铁的百姓以哀求、请求、恳求、跪求的方式也唤醒不了良知,也得不到起码的社会公平,甚而换来的是更多的欺辱和苦难时,抵抗的本能就会膨胀与凸显,并寄望于别的方式寻求公道。如此,催生的往往是某些不该有的恶性循环,造成我们不愿看到的一些轮回。没有任何人有权力为了一党之私,把本国人民最终带进血雨腥风的苦难!

一个真正秩序、善治的社会,必有推已及人的管理思维和原则。一个无序、混乱的时代,则惯常恃强凌弱,在将人逼入绝境的同时,也为自己深掘坟墓。翻开泛黄的书卷,大到某个朝代的变革,小到某个地域的盛衰,值得后人警醒的事例俯拾皆是。在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387天,杀人犯仍能逍遥法外的今天,我想提请某些人记住这句耶稣的规劝:“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