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8-18 廖祖笙:中国,你需要多少例民众的跪泣喊冤?

会看新闻的看门道,不会看新闻的看热闹。有时候一条小小的新闻,便譬如一张巨大的手术台,是足可容得下你去解剖一方天地的。

8月18日《新京报》A17版有短消息称:15日10时许,安徽滁州琅琊菜市场附近,一对老年人顾某某、张某某跪泣在斑马线上,举着曾被人暴打后所摄的大幅照片。近日,安徽滁州市公安局组织精兵强将迅速破获7月3日凌晨发生在西方寺的一起将顾某某、张某某打伤的恶性伤害案,抓获疑犯6人。

这对老年夫妇15日街头跪泣喊冤,18日即有媒体报称“安徽滁州市公安局组织精兵强将迅速破获”此案,何其幸甚!但不难想见的是,假使没有人民网、网易、中华网、华商网等众多网媒以及传统媒体对此事件的监督报道,这两个老人哪怕在马路中央跪个三年五载,或也像其他有冤无处申的访民那样,看不到正义、公道和人生的曙光显现在何方。此案的“迅速破获”,是舆论监督的一次胜利,而绝非职能部门正常运行的一个结果。在媒体广泛关注之前,“迅速破获”此案的当地公安机关在哪里呢?

在一个民主监督远未成为常态的体系里,公权行的往往是惰政,有时甚至伴随着种种见不得人的交易!这一事件前后具有如此强烈的反差,在一定程度上或可再次印证此判断。据8月16日人民网等众多媒体报道,这对跪泣街头的老人因与人有过纠纷,7月2日零点时分被突如其来的数十人手持钢刀、木棍闯进室内打得遍体鳞伤,妻子张世英当时全身赤裸裸不堪入目;丈夫顾克林只剩下短裤衩,头破血流……事件发生后夫妇四处告状、欲讨回公道,但因凶手背后指使人有权有钱有势力而至今未果,无奈之下,这对夫妇只好跪泣闹市街头冒雨上演喊冤悲剧。

看明白了没有?“事件发生后夫妇四处告状、欲讨回公道,但因凶手背后指使人有权有钱有势力而至今未果”!而街头跪泣喊冤之后,媒体纷而介入,这个案子便“迅速破获”。此等若怪味豆一般的“迅速破获”,往深层一想,是何其的悲哀!

这对突遭横祸的老人相对来说还算是幸运的。在权大于法、各种公权机关锈迹斑斑、懒于正常运转的当今中国,像他们先前那样有冤无处申的寻常百姓,遍地皆是,大有人在。因为事件“敏感”、同类事件多不胜数、媒体少有新闻自由等因素的存在,许多经受了各种苦难的人群得不到舆论监督的眷顾,从而在寻求公道的路上也就走得更加艰辛。这一年多来,跪泣喊冤的访民我见得多了,单是在广东,在佛山市委、市政府门前,我就亲眼目睹了多起!然而,那些访民不也正同我夫妇俩一样,至今仍然欲哭无泪!

一个真正有序、善治的社会,首先会推己及人制定出一些“牌理”,而后要求公权机关、普罗大众在这些 “牌理”面前一视同仁。但中国的现实往往是这样:那些制定“牌理”、在职能上首先就该捍卫“牌理”的人员和部门,却往往充当了破坏“牌理”的急先锋,率先凌驾于“牌理”之上,不愿意按照“牌理”“出牌”。如此,就迫使一些百般无奈的人群步其后尘,为寻求公道而不得不把事情“搞大”。倘使上述这对老人在“四处告状”的过程中,当地公安机关能“迅速破获”此案,一对老人又哪里用得着去跪泣喊冤?一个在无形中、在客观上迫使民众破坏规则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这样的现实持续得越久,就越是远离文明、亲近蛮荒!

这次的北京之行,给我带来的是无限的伤感和心头的沉重。上访中耳闻目睹之种种人事,怎堪诉说?在我感觉,京城也不过如此,接访单位和地方的信访局一样,应付、糊弄访民的味道甚重。有的访民长期忍受着公权的凌辱,几乎万念俱灰,计划某天从天安门城楼上“跳下去,一了百了”;有的则计划在奥运会期间“同归于尽”……当各种规则被制定规则、执行规则的人不断破坏着的时候,一个社会也就随时随地隐藏着巨大的隐患!中国啊,你到底需要多少例民众的跪泣喊冤,才能变得不再默许、容忍野蛮公权自我首先践踏和破坏规则?

有些朋友长期从事法制类报刊的采编工作,与我谈起梦君的遇害,他们不胜感慨,说事件如此“敏感”,在现有国情下走舆论监督这条路显然走不通。他们甚至说,这种情况来北京没用,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只有跟他们“耍横”,追得省委书记、省长或市委书记、市长焦头烂额,事情才有可能得到公正处理;要么,就得在北京把事情“搞大”。聊天中这些朋友说了一些访民在北京把事情“搞大”,而后冤情得雪的例子,我听着听着,便万分悲哀——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为这种体制,而深深地悲哀!

与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相比,上述两位老人所遭遇的“凶手背后指使人有权有钱有势力”乃小巫见大巫。不说媒体的噤若寒蝉,不说我和律师至今看不到尸检报告,不说律师不被允许依法调阅卷宗,单说我来北京这几天时间,隐形黑手封堵言路的手段,就已非同寻常。8 月13日,我建在国外的简体网站内容被不明势力全部删除,并修改了管理密码,导致我无法登录。至此,我已被封删了3个博客、13个网站!而从8月14日开始,我网站上的留言板又被人做了手脚,国内网民的留言全是乱码;我原新浪博客上网友几千页的评论和留言,“和谐社会”一删了之;百度“廖祖笙吧”网友历时一年的众说纷纭,“和谐社会”一删了之——在此次事件中,不但一个作家的发言权被反复公然剥夺,公众和媒体的发言权也反复被公然剥夺。如此,难道也能算是公权对社会规则的一种遵守和尊重?

某个黑暗的一角为掩盖血腥,不惜千奇百怪破坏规则,草菅人命,践踏人权,居然长时间得不到任何的遏制,如此,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底线,又到底在哪里呢?

我早说过,这绝非我一家一人的悲哀。这是一场韧性的战斗,是一场呼唤规则与抗拒规则之间的战斗!单靠任何人单薄的力量去“战风车”,都是无法完成的,重塑尊重规则、遵守规则的意识,需要方方面面的合力。一个民族只有养成了从官方到民间都普遍尊重规则、遵守规则的习性,不在无形中和客观上逼迫民众去践踏、破坏起码的规则,这个民族才可能真正拥有奔向世界之林的起跑点。否则,任你如何鼓噪和谐,或是卖力制造表面虚假的奢华,骨子里也只能是一片蛮荒,与真正的文明社会、法治国家还相距遥远!

这些日子,无数的访民从我的视野中蹒跚走过,也从我的心坎上一次次沉重地踏过。在寂静的子夜,在伤感撩人思绪的时分,我不仅为我惨死的孩子而痛心,也为这个国家的明天而揪心。禁不住再问一次:中国,你到底需要多少例民众的跪泣喊冤,才能变得不再默许、容忍野蛮公权自我首先践踏和破坏规则?从人类告别蛮荒时代开始,形形色色的国家机器便扮演着导引社会道德风向标的重要角色,而现在的某些野蛮公权,又到底干了些什么呢?

当规则形同虚设时,你能说这样的一个民族,是有希望的民族吗?假如世界是一片汪洋,国家是一艘大船,那么形形色色的规则,就是暗礁之上的航标!默许、容忍任何人破坏航标,就是对这艘大船的航行不负责任,就有可能直接导致国家这艘大船的触礁!

一个民族要想真正崛起,首先就应该从共同捍卫具有普世价值的规则做起。而类似于跪泣喊冤的悲剧在“盛世”一再上演,正说明的是许多规则在这个国度现在得不到普遍的尊重。有了公权对规则的不断践踏与破坏,便也有了民众相应的不良反应,这一恶性循环的现实值得警惕。重塑一个民族尊重规则的意识,还必须要有一种适宜的体制框架,让人人成为有效监督的一分子,以便把那些执掌公权却不尊重规则的权力“野兽”,尽可能钉牢在铁笼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