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We appreciated your help from the bottom of our heart if you can transfer our letters and message to our top leaders

Dear Sir/Madam,Hello!

My name is LIAO Zusheng and I am a prolific writer in Foshan,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For years I have been crying out loud about the sufferings inflicted upon ordinary people because of poor health care, high fees charged by schools at every educational level, and inadequate housing system in China. On July 16, 2006, my only 16-year-old son was cruelly slain on campus during school hour. For years, my wife and I have suffered both heartbreaking grief and terrible persecution. The only settlement offer we received was big amount of money, ONLY if we agree to incinerate the body.

We strived to find justice for this brutal crime but there has been no justice. Almost 20 of my websites were blocked or just completely eliminated. Our last resort is to send our letter to Premier Wen Jiabao and President Hu Jintao. We appreciated your help from the bottom of our heart if you can transfer our letters and message to our top leaders.

The respect for justice should have no borders. We need your help and thank you in advance.

Sincerely yours

LIAO, Zusheng

My contact information (Please try all methods because sometimes my phones are blocked)

email: liaozusheng@gmail.com

Cell phone: +86-13528908198

Home phone: +86-757-85902681


请设法转交胡锦涛先生和温家宝先生

尊敬的女士、先生:

您好!

我名叫廖祖笙,是一名著作颇丰的中国作家。因为长期为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呼吁,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高收费,不满16岁的独生子廖梦君惨遭邪恶势力杀害,我夫妇俩为孩子的蒙冤惨死苦苦奔走了一年多,忍受着邪恶势力百般的迫害和荼毒,在中国境内至今看不到正义的力量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迫于无奈,我夫妇俩向您求助,向社会各界求助,如您有办法将此信转交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生,请您在百忙中帮帮我们,非常感谢!也代我惨烈遇害的孩子向您表示万分的感谢!

正义无国界。对您的义举,我们也表示崇高的敬意!

廖祖笙 敬上


廖祖笙:请胡主席和温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

尊敬的胡主席和温总理:

你们好!

给两位写信,实出无奈:2006年7月16日,我不满16岁的独生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凶手在公权的庇护下,至今逍遥法外!我夫妇俩为孩子的蒙冤惨死苦苦奔走呼号了一年多,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诉诸法律,两级法院也不受理。我们和律师至今拿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不被允许依法调阅卷宗。相关方面不仅对此惨案施行新闻封锁,迄今还先后封删了我3个博客、16个网站,一再剥夺我和网友们的话语权……在为子申冤的过程中,我夫妇俩先后被抓、被打、被恐赫、被频繁监视跟踪、被无端限制人身自由……在人生的绝境中苦苦挣扎,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万般无奈之下,我不得不再次写信向胡主席和温总理求助,请求两位在百忙中怜惜一介学子死得异常惨烈和冤枉,能为之主持公道,责成相关方面彻查这一血腥事件,严惩杀人凶手,并依法追究掩盖血腥者的相关责任!

本案基本事实简述如下:

遇害学生廖梦君系作家廖祖笙之子。因揭露佛山地区的教育高收费、乱收费,痛斥教育积弊,在血案发生之前,廖祖笙与教育系统有过一些过节。其子廖梦君生前一向品学兼优,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年年是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就是在遇害当年,也还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廖祖笙与孩子所在的学校交恶后,廖梦君在校内经常受到该校有些老师的百般刁难,甚至公然殴打。在中考的前两天,该校教师谭观南因为学生之间借用橡皮擦这等芝麻小事,在课堂上当众“发威”,对廖梦君手掐脖子、拳打肋骨,事后又逼迫廖梦君在教员办公室面壁了一整天,对其实行精神上的残酷虐待。

2006年7月16日下午4时11分,谭观南以“领毕业证”之名,让廖梦君的一个同学用公用电话将廖梦君骗进已放假的学校,涉嫌伙同该校教师梁细波、邓玉海、该校保安李江华,将我孩子残忍杀害,而后抛尸。当时在场的梁细波此前两次对廖梦君表示要“揍你”。凶器水果刀为校方老师所有。血案发生后,“目击的3名老师因换号频繁,校方无其联络电话,参与协助的1名保安也因换班难以联系”。我们寻找到的目击者则称,当时有3名老师和一个保安将我孩子从操场上追杀到3楼;群众反映,校方事后将2楼、3楼、5楼墙壁上有血迹的地方敲掉,而后找人重新粉刷;抛尸现场第一目击者称,孩子一落地就已经是一具尸体!尸体的落点、症状也足以证实是抛尸,而非掩人耳目所说的“跳楼自杀”或“不慎坠楼”。

案发当晚我们向警方报失人口,当地警方称“要等上面的通知”,在我孩子惨死校内8小时、现场也已改变之后,才肯告知我们噩耗,且不给任何报案凭据。惨案发生次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采访了这一血腥惨案,当地政府官员要求记者“先别报道,要统一宣传口径”。记者欲前往殡仪馆给廖梦君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被警方和当地政府官员阻止。同日夜晚,广东媒体被告知不要报道这一血案,媒体采编好的新闻稿就此被尘封。随后佛山市与破案无关的部门几次开会讨论怎么发通稿,统一宣传口径后的“新闻”通稿信口雌黄,将我一向品学兼优的孩子诬为“涉嫌行窃——行刺老师——跳楼自杀”。

警方在“涉嫌行窃”的场所和“赃物”上均提取不到我孩子的指纹。“赃物”据称是几本书和一个U盘,然而,其中的几本书我家多年前就有了,我家也有3种性能、容量远超U盘的移动存储设备。一个在校拣到200多元现金,尚且能主动找寻失主的孩子,16年来素无劣迹,其优秀为校内外所公认,被老师叫到学校去 “领证”,母亲还在附近的商场里等他,有没有可能去“偷”这些他并不需要的小物件?我孩子怎么在被人追杀的情况下去“涉嫌行窃”?

孩子被人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挫伤)、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有谁见过这样“跳楼自杀”或“不慎坠楼”的孩子?当地警方的尸检结论公然造假,一笔带过:“1.廖梦君符合高坠死亡;2.廖梦君体表5处锐器刺穿伤为非致命伤。”

我孩子刀口累累的遗体至少已被尸检两次(其中一次警方未征得我夫妇俩同意,我们也不在场),可时至今天,我们和律师仍然看不到被称为“机密材料”的尸检报告,律师不被允许依法调阅相关卷宗,也无法询问任何当事人。我对该案提出了近80个疑问,强烈要求当地相关方面书面解答,当地历时一年对这些疑问无言以对。律师到殡仪馆取证,欲拍摄我孩子身上的伤口,受到野蛮阻拦,后以特快专递致函三级公安机关,请求允许家属给自己孩子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对方不作任何回应。我们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我夫妇俩找公安,公安让我们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让我们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让我们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让我们去找公安……我夫妇俩不知到底该找谁!

当地政府组成了一个所谓的协调小组,找我夫妇俩谈了几十次,表示愿意对我夫妇俩予以“资助”。前面协调小组对我的律师说,若50万元以内能解决,当场就可以拍板,后面也许是看我日日申诉无回音,又表示只能“资助”20万元,而后又加到了30万。前提依然是:一.火化我孩子的遗体;二.我得承诺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三. 停止“网上攻击”。这几百天来,我夫妇俩悲愤难当,贫病交加,几次病卧床头无钱就诊,向协调小组提出借钱的申请,对方的答复是“政府不可能借钱给你去告我们”。我夫妇俩被拖进山穷水尽的境地,曾经连续数月一边沿街乞讨,一边为儿申冤,可即便是这样,在当地我们也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在哪里,相反遭遇的是野蛮公权变本加厉的迫害和荼毒!

在我的一再揭露和反驳中,当地已不再刻意维系廖梦君之死起源于“涉嫌行窃”的谎言,现在的焦点之争,乃廖梦君到底是“自杀”是他杀,而要澄清这一点,当地警方就应当遵守尸检前、尸检中对我们的承诺,亮出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是“自杀”是他杀,便也一目了然。然而当地警方却反悔了,表示“尸检报告绝对绝对不会给你们”,也至今不让律师依法调阅本案卷宗,强行将此惨案办成假案、冤案的意味非常明显。我夫妇俩诉诸法律,两级法院也不受理;四处上访、申诉,又十之八九不给任何到访凭据,更别说是主持公道。如此,我夫妇俩到底该到哪儿去寻求公道?

种种迹象表明,廖梦君案是百分之百的假案、冤案,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的背后,存在着一根巨大的掩盖罪恶的链条,有些党政官员和执法者在草菅人命、迫害良善的道路上渐行渐远,越陷越深。虽然他们丑态毕露,不择手段,一再倚重新闻封锁、封删博客和网站、强权压迫、操纵司法等下作方式掩盖血腥,但这一事件已引起海内外华人广泛的关注,不可能就这样不了了之。继续这样拖下去,让正义得不到伸张,让罪恶得不到遏制,严重损害的是党和政府的形象,严重损害的是公权的公信力!必须有一种正义的力量出现,快刀斩乱麻,结束此事件久拖不决的局面,让此惨案的真相尽快大白于天下!

人命关天,在党中央、国务院大力倡导构建和谐社会的时下,一件血淋淋的校园惨案被野蛮公权操作成了眼下的局面,太过离谱,已草菅人命到了令人发指、旷古难觅的程度!为和谐社会计,为依法治国计,廖祖笙夫妇请求胡主席和温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泣谢!

廖祖笙敬上

2007年秋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