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0-01 廖祖笙:廖祖笙夫妇再次被“人民公仆”非法绑架后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政府的部分“人民公仆”视法律和人权若无物,光天化日动辄对公民进行非法绑架。9月25日,该镇部分“公仆”居然在天子脚下,再次悍然上演了一出非法绑架的闹剧,正在京城上访的廖祖笙夫妇当天下午被其强行带回广东。

这天上午,该镇的5男2女在分管教育的梁镇长和教办叶主任的带领下,突然出现在我夫妇俩的面前,他们把我们叫上车之后,一边不由分说驱车直奔机场,一边让人去撬开我住处的门锁,将我夫妇俩的行李、电脑、打印机等进行打包托运。我的一个朋友就住在对面的小区,我们提出自己去收拾行李,把一些生活用品还给这位朋友,“公仆”们不准,我们与朋友在电话里匆匆话别,也几次受到干扰和阻止。

到北京机场后,我夫妇俩就连上个洗手间,也有该镇的“公仆”亦步亦趋“陪同”。路上我夫妻俩有一种强烈的被“押送”回广东的感觉。

登机前说好我们的行李是随机走的,下飞机后,“公仆”们又说行李要在下一个航班才能运来,让我们先回家,说飞机一到就把行李给我们送去。结果不到一小时,他们又在电话里变卦了,称行李拿到了,但要在次日把行李送来。

9月26日,我妻子几次打电话向“公仆”催要行李,当晚拿到行李,发现激光打印机已破损。

9月27日,我又发现电脑无法正常使用,拿到店铺里请技术人员维修,用软件检测出硬盘莫名其妙出现许多坏道,而且电脑被人拆过。店员白纸黑字佐证:“机子内部已被拆过,光驱4针电源线全无(廖祖笙附:光驱一头的数据线在拆过之后也没有接上),光驱不能正常运作。机子D盘根目录的所有文件夹及文件被人为删除,导致(数据)丢失。”

因硬盘陡现许多坏道,而我那台机子又是日本的原装机,机型较小,在店铺里找不到相同的硬盘和光驱线进行更换,电脑至少在目前来说已等于报废。硬盘无法正常格式化,重装了几次系统,均很快出现死机。我所建的那些网站,就此也多日无法更新。

协调小组组长叶主任将这一切说得轻描淡写。我们把电脑和打印机给他提过去,顺便问及他和相关部门曾说过要给我们报销差旅费的问题,结果说了等于没说。

政府的技术人员也没能将这台电脑修好。几天之后,协调小组的组长带着两名青年抱来了一台配置不敢恭维的旧电脑,算是补偿,至于已经破损的激光打印机,则原样给我们抱了过来。他们走后,我妻子气得要命,想打电话让他们赔偿损坏的电脑和打印机,我拦住了。一个活生生的孩子,被“人”光天化日杀死在校内,扔在殡仪馆内已是刀口累累躺了440多天,政府尚且连起码的善后工作也没做,损坏你一台电脑和打印机,这在“人民公仆”的眼里,又算得了什么?若真是讲理之人,也就不至于一次次对我夫妇俩进行非法绑架了。

悲哀莫过于此:一个再明白不过的假案、冤案,强行维系了这么长时间,我夫妇俩日日泣告哀求,希望有部门能站出来为我们蒙冤惨死的孩子主持公道,可跑了这许多地方,却无一例外把我们往协调小组的身上推。凶杀案也可以协商解决,逢此“盛世”,夫复何言?但就是协商解决,也看不到当地政府丝毫的诚意,那些“人民公仆”继续故伎重演,以杀人不见血的阴毒,对我夫妇俩进行着百般的折磨。信然,“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北京根本就管束不了南海黄岐。

上次南海方面的二、三十名“公仆”在广州火车站对我夫妇俩进行非法绑架,将我们强行拉回黄岐之后,便把我们撂在了那儿。这次大沥镇梁镇长梁大人亲自带队,从北京把我们非法绑架回来,也依然如此。他们要我夫妇俩在家“好好休息”,说是等黄金周过后再谈。处理善后问题而已,为什么要拖到半个月之后再谈?我在“正面宣传”的感召中一路走来的,印象中,共产党人一向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可一个孩子遇害校园,“人民公仆”们谈个善后的问题,有了前面几十次的谈话铺垫,何以还要一拖再拖?这事拖了这么长时间,已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声誉,严重影响公权的公信力,那些“人民公仆”在此问题上“休息”了几百天时间,难道他们“休息”得还不够吗?

北京的“盛会”即将召开,从大沥镇政府某些“公仆”的嘴脸里,我看出他们无非是要把我夫妇俩控制在家,省得因为我们的四处申诉影响了某些官员的锦绣前程。我们说到这次我夫妇俩赴京,花费不菲,在为儿申冤的过程中也早已债台高筑,回广东后首先就面临着生活的问题,“公仆”们照例旁顾左右,好像这事与他们全无关系。这就是他们“善后”的嘴脸!

“国庆”节前,我夫妇俩要求与“公仆”们面谈,又一次不欢而散。这次的面谈,和协调小组此前找我们进行的几十次谈话毫无区别,那副流氓嘴脸,在我夫妇俩真是受够了。别无他法,我也只有做好再次赴京的准备。梁镇长梁大人“忠告”:“你再去北京,去把你带回来的就不是我们了!”其言下之意,是准备出动警察执法犯法,还是准备使用黑社会的手法加害于我,我不得而知。

恐赫听多了便也渐趋麻木。我拭目以待,且看那个叫“人民政府”的玩意,以及那些“人民公仆”们,到底能无耻、无赖、残暴、邪恶、流氓到什么地步。如果他们觉得给“胡温新政”抹黑得还不够,给佛山市委、市政府带来的麻烦也不够多,那么无妨变本加厉。我相信哪怕是一时政权瘫痪了,法律蒙羞了,正义也不会死绝,恶人终有遭受正义审判的那一天!

在以往的接触中,他们多次说到“上面”如何如何,这次照例不忘把非法绑架公民的责任往“上面”推。这个丧尽天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面”到底是谁,相信不少人对此感兴趣。而眼下这情形,我除了再赴京城,也已是无路可走,倘遭不测,来日又能有正义的力量拨开云雾,那么要揪出这个一路幕后操纵的“上面”,从大沥镇分管教育的梁镇长梁大人,以及大沥教办的叶主任叶大人身上,大抵不难顺藤摸瓜。

也难怪“人民公仆”在光天化日之下能一次次对惨遭不幸者进行非法绑架。等我整好了叶大人让人抱来的那台旧电脑,上网一看,我为儿申冤的3个网站又被“和谐”了:一个建在国外服务器上的网站被屏蔽,且断开了FTP连接;另外两个网站则被“人”删得空空如也,再无法上传文件。至此,我已被封删博客3个,网站21个!广州、佛山的一些IP,则在百度“廖祖笙吧”照常忙碌,像在当时的“猫眼看人”里一样,不断对我进行诋毁和辱骂。我同协调小组的叶主任谈及这事,他称不是他干的。不论是凶手干的也好,帮凶干的也罢,“和谐盛世”试图以此伎俩“摆平”命案,本身就是莫大讽刺,是足可“震惊全球”、“载入史册”的。

今天是“国庆节”,人权状况恶劣至此,我不知道我所在的这个“新中国”,在本质上和没有解放之前区别何在,也不知道“胡温新政”对邪恶势力制造血案、迫害良善所表现出来的好脾气,到底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当“人民政府”能如此草菅人命、藐视人权,当“人民公仆”能一次又一次悍然对惨遭不幸者肆意进行非法绑架,不断雪上加霜时,这一个又一个所谓的“节日”,在我夫妇俩来说无异炼狱,伴随我们的,唯有“不知今夕是何年”之叹,以及日复一日的痛彻心腑和黯然神伤……

北京我不得不再去。可北京,果真就意味着能给国人带来希望吗?所谓“盛会”,我看不过是出现一些人事变动,在这种体制下,更多的方面将率由旧章,如此而已。

多少百姓在流泪,多少恶人在凶狂!“盛世”中国,为何总是如此令人感伤?中国传承了几千年的凛然正气,在这片土地上仿佛正渐趋灰飞烟灭。在一个缺失了底线的地带,百姓的希望何在?活路何在?

风无言,树无语,秋天的窗外,渐渐弥散了枯黄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