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0-03 廖祖笙:廖祖笙夫妇第三次遭官方非法绑架

“天高皇帝远”的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俨然已在事实上宣布独立,不归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这个“特区”的某些公职人员,不断公然叛逆道德规范,违反公序良俗,践踏党纪国法……短短两个月时间,家破人亡、为儿鸣冤的廖祖笙夫妇遭到南海官方3次非法绑架,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全无保障!

在北京被大沥镇政府的酷吏们非法绑架回南海后,我夫妇俩发现这帮人根本就没有把北京放在眼里,万般无奈,于是只有在10月3日上午再次动身,准备到京城又一次寻求公道。然而,就在熙熙攘攘的广州火车站,我夫妇俩第3次遭到了南海方面的非法绑架。这次南海官方至少出动便衣警察7名、政府工作人员5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条文,在这些恣意妄为的公权行使者眼里,又一次形同废纸!广州火车站能一次次允许“官匪”在它的地头上拉屎拉尿,甚至予以默契配合,这个火车站在事实上,也已游离中国的法律和商业道德之外,已然不归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

血淋淋的虐杀学生的命案不予秉公处理,公然关闭法律的大门,非得我夫妇俩“协商解决”,这本已令我们感到万分憋气,更令我们深感气愤的是,就连“协商解决”,那个所谓的协调小组也毫无诚意,继续以一副流氓嘴脸玩弄着“经济上拖垮”的把戏,试图拖过十七大,而后再遥遥无期拖下去。在广东省范围内,我们为蒙冤惨死的孩子已是苦苦奔波了一年多,对这儿的法制环境和人文环境早已深感失望,在公了了不成,“协商解决”对方也全无诚意的情况下,除了寄望北京主持公道,我们已是走投无路,别无他法。

当地官方为了阻止我们进京上访,故伎重演。北京开“两会”期间,我所在的小区3个出口每天均有欲盖弥彰者“站岗”,或是翻来覆去、心不在焉整天扫脚下的那几片树叶;这次我们回到南海,我楼下的路口又每天都有数人在将我们紧盯着——我妻子到菜市场去买菜,有人跟踪;我下楼去买包香烟,有人跟踪;倘使整天没下楼,便有人装作按错门铃的样子,来按一按我家的门铃……我夫妇俩天坍地陷,非但感受不到当地党和政府的丝毫温暖,反而得日复一日如此“狱外服刑”,领受着野蛮公权的雪上加霜!

没有谁愿意被当地政府以杀人不见血的阴毒迫害至死,我们决定再次赴京。在为儿鸣冤的过程中,我们已是债台高筑,决定尽快廉价处理现有的这套商品房,由此家里得留下一个人,加上我妻子从北京回来后身体一直欠安,所以我准备这次一人前往北京。经历了痛失爱子的死离,又得经受苦命夫妻的生别,这在我夫妇俩感觉特别不是滋味。买到车票的那一刻,我就想像得到站台上的洒泪相别。

为了摆脱监视者的跟踪,10月3日这天,我夫妇俩清晨6点多就出门了,带的行李很少,只有几件我换洗的衣服。可就是这样,也还是没能摆脱公权行使者的盯梢和非法绑架——

进了广州火车站之后,为保险起见,我们有意坐进了别的候车室,但不久后发现南海和黄岐的便衣警察在车站里到处找我们。被他们发现后,我们开始频繁更换候车室,然而坐不了多久,在人群里就又被他们神色匆匆找到。我忍不住上去同一名打过多次交道的南海便衣警察打招呼,说:“你们这样不行的,是执法犯法啊。”他不吭气,只顾用手机和他的同事们联系。

我在电话里向多位友人说了我们所面临的危急状况。快要进站上车了,我妻子看到这架势,十分担心我的安全,临时决定若能上车,就陪我一同到北京。我们随着人群朝车厢走去,快要上车时,身着便服的6男1女突然从后面扑了上来,左右夹击,把我夫妇俩架住。我要同他们理论,他们也不搭理,死命把我们往站台的另一头拖。那位南海的便衣警察特别来劲,把我的左胳膊架得生疼。

病中的妻子气得站立不稳,险些晕倒。我也愤怒地对那位“工作”卖力的便衣警察说:“你们执法犯法,还这么嚣张?我们已经够惨了!你们无非是给公家打份工,这无冤无仇的,有必要这样吗?”被我这么一说,那位便衣警察也不好意思了,不再架着我。但上车已不可能,他们将我们团团围住。

稍顷,大沥教办叶主任(协调小组组长)等5名政府工作人员又出场了。在等车的间隙,叶主任和刚才那位“工作”特别卖力的便衣警察都向我伸手要烟,以示友好和赔礼。我埋怨:“这样并不解决问题嘛,一直在我两夫妻身上耗费这么多国家资源,太过份了!我有要求公事公办的权利,也有申诉和出行的自由!”

但说什么也只能是对牛弹琴。那些便衣警察把我们交到政府的人手里,看着我们一同坐车离开。回到黄岐后,我夫妇俩同协调小组的组长坐着聊了一会,又是不欢而散。人命关天的事,本来就不该“协商解决”,“协商”不成,还要几十次强迫我们不断“协商”了再“协商”,一次次通过非法绑架的流氓手段剥夺我们申诉、出行的权利和自由,这真他妈岂有此理!

“病重”的其实不只是南海。在互联网上,我近期的话语权已被官方剥夺得淋漓尽致,封删了我3个博客、21个网站后,我再新建网站,便开始频频见鬼——才注册的网站帐号,要么网页立刻被屏蔽,要么就无法上传文件,如此,我也倦于再新建网站了,在国内网上说话日渐困难。一个如此害怕百姓说话的时代,一个依仗强权草菅人命、不让冤民喊冤呼痛的时代,是一个虚弱、混帐、无赖、专制得无以复加的时代!

“制定法律的人首先触犯法律,这样的法律还有什么意义?”(贝蒂语)一方面是口口声声“构建和谐社会”,一方面却是倚官挟势,散伤丑害。公门中人哪怕是目无王法,也能脱天漏网;黄冠草履哪怕在行使合法权利,也要饱遭迫害……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又是什么?历来善治的官府管制社会,均系急吏缓民、含蓼问疾,而现在却是倒行逆施,频频以胡作非为的姿势面向元元之民,根本无顾百姓死活。这,难道也能算是你们所谓的“和谐”?

为什么脣焦舌敝,也改变不了这畸形的世道?为什么血泪现实万般,也依然换不来官法如炉?所谓“当家作主”了的中国百姓,在法律面前,为什么至今没有与强权并行的权利?没有民主的甘霖,就必见专制、残暴的尘土飞扬!在专制社会里,法律许多时候不过是一个摆设,不过是强权欺凌弱小的一种工具。中国啊,我为你痛心,这分深痛,比我痛失爱子似乎还要来得剧烈!还说什么“崛起”呢?而今的“和谐社会”,已是“病重”到了如斯地步!

面对一次又一次丧尽天良的非法绑架,文弱若我,固然无力反抗,但忍无可忍中,我必须表明一种态度,勿谓言之不预也——

那些无耻的官僚尽可为着自身的仕途前程百般掩盖血腥,继续迫害良善,但只要我孩子的死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处理,来日有任何现任的广东官员跻身中南海,我必发表《作家廖祖笙与中国共产党决裂声明》,详细阐明我与此政党从形式上到精神上彻底脱离的原因和理由,并保留随时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申诉的权利!我不能看着自己为之奋斗过的政党,被如此冷血、残暴的官员放任糟蹋,从祸害一方百姓到祸害全国人民!广东再怎么无法无天,也不能朝全国各地的身上蔓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党纪国法能对此等酷吏网开一面,视若无睹,那么我也就干脆知趣点,离你这个政党远一些好了。

书生报国本无物,唯有手中笔如刀。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改变我倾心报国的忠贞和理想!在国家不能给溘先朝露的廖梦君以公道的非常时期,我只有含泪去践行一个作家未完成的使命,期待雨过天晴,同时寄望以此或多或少给我无辜遇害的君儿以告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