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0-16 廖祖笙:实行县、区民主选举是中国当前唯一出路

——为十七大建言

虽然十七大正在北京“胜利召开”,但在我看来,这一“盛会”,不过是一群官僚排排坐、分果果,对权力进行一次再分配。只要民主政体没有诞生,中国的未来五年之内,在方方面面还将会是率由旧章,人权状况不会有明显的改善,执政党所面临的一些危机,也还将继续存在,甚至可能有所加剧。

 要让一个健康、理想、合作、宽容、善治、法治、公平、诚信、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走近中国,这次在北京召开的“盛会”,就应该首先从改良政体的角度寻找确实可行的平衡点,借此契机,酝酿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行县、区民主选举。在专制已久的土壤里,民主、多元的进化果实,不太可能一步到位就结成,而饱遭野蛮公权凌辱的元元子民,也不太可能对公权行使者的肆意妄为表现出恒久的忍耐力。在这之间,亟需缓冲,必须有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平衡点,否则,构建和谐社会的愿景,我料定只会是水中月、镜中花。

民主的要义是妥协。在“中国特色”浓厚的神州大地,执政主体和民众的民主需求,都要学会各让一步,学会相互妥协。没有推己及人、相忍为国的妥协精神,总想着我要你屈服在我的高压之下,或我要你完全按照人民的意志行事,那么社会管理者和社会成员之间,就永远不会有真正握手言欢、和平相处的那一天。当社会矛盾愈演愈烈时,一些可怖的轮回就会出现,流血不会停止。

中国的民主选举停留在村一级久矣,早该将民主的“试验田”扩大,我认为在中国目前,至少可以把民主选举扩大到县、区一级。与百姓直接接触的是基层政体,直接损害或增添当地人民利益的,也是基层政体。假使百姓一如既往对基层官员的荣辱沉浮没有任何发言权,没有选举和罢免当地官员的权利,那么基层官场乱象纷呈的局面,也就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国中之国”在大江南北将继续广泛存在,上级组织再怎么“发现一个,查处一个”,贪官污吏、土霸王、土皇帝也还将会是生生不息。

“民主使每个人成为自己的主宰”(詹·拉·洛威尔语),民主也将会是各种乱象的克星,要减少官民对立、实现真正的社会和谐,就必须让零成本的民众监督到场,使基层官员的头顶悬上为百姓负责、而不仅只为上级负责的利剑。一旦实行县、区民主选举,百姓有了选举和罢免当地官员的权利,北京城内的上访潮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经久不退;公权力各种严重侵犯人权的人事,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铺天盖地、普遍存在。“发现一个,查处一个”,执政当局玩儿这频道玩儿了这么多年,玩出了什么呢?我看大抵只玩出了一个字:累!

中国的百姓是单纯的,同时也是善良和务实的。对绝大多数的中国百姓而言,他们并不在乎哪个政党执政,谁当国家主席,谁当国务院总理,甚至对谁当市委书记、谁当市长,也未必有兴趣去过问。他们就像荒原中一群温顺的瞪羚那样,只想安安稳稳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草原,不要今天有猛狮扑来,明天又有豺狼穷追不舍,就觉得“幸福”无比。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行县、区民主选举,百姓头顶的天空,会霎时变得晴朗。我不明白的是,这种既不会失去执政地位、又不会搞得怨天尤人的好事,执政当局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肯放手去做呢?

泱泱大国,想通过组织纪律或上级对下级的管束,全面制衡多如牛毛的基层官员,谈何容易?在北京上访期间,我从一些访民的上访材料中看到,有些地方官员欺压百姓,已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在非法圈地、强制拆迁的过程中,这些官员雇佣闲杂人员,以剪电线、砸玻璃、往居民家中倾倒大桶粪便等黑社会手段,对原先安居乐业的居民进行逼迁。当百姓愤怒质问其权大还是法大时,当地小小的一个镇长,竟然牛气冲天答曰:“我大!”想想吧,如果不是民主选举仍然停留在村一级,这样的土霸王、土皇帝在当今中国,还会不会广泛存在?

舍不得失去执政地位,这是不难理解的,但在“加强党的领导”的同时,绝不能固步自封,绝不能摆出一副天生同民主有仇的样子,绝不能让基层百姓不断呼号在野蛮公权的淫威之下,任其岁岁年年遭受着公权行使者的各种变相盘剥和凌辱。在新形势下,我们应该尽快找到一味能确实遏制公权力“百病丛生”的猛药,只有这样,我们所处的社会,才可能真正朝秩序、善治、法治、和谐的社会迈进。

大江南北的土皇帝、土霸王日渐增多,继续率由旧章,一任民怨如潮,需防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贪官污吏权大于法,附上罔下,欺凌弱小,最后把民众逼为死敌,这样的例子在中国的历史上举不胜举。构建和谐社会,不能只是一句空话,而当以史为鉴。也许是我愚钝吧,我左看右看、横看竖看,至今没有发现哪个国家对我中国“亡我之心不死”。我最为担心的是,一场暴力革命会在层出不穷的贪官、昏官、酷吏之胡作非为下,渐渐催生,以至给中国的百姓带来深重的灾难。军备的加强,如果最后只是用于镇压本国忍无可忍的人民,而非抵御外侮,那只会是人类史上最耻辱的一页。

头痛治头,脚痛治脚,或是抛出一堆新口号,并不解决问题,中国不能把自己锁进死胡同。历史的车轮,最终将把中国载入民主宪政的国际轨道,而在凡事都喜欢讲个“中国特色”的时下,通过对国情和某些顽固思维的权衡,我认为实行县、区民主选举,在中国不仅是可行的,也是中国当前唯一的出路。这是一个必要的缓冲,也是一个比较适当、容易被各方接受的平衡点。

由此,为国家的长治久安着想,为全国人民的福祉和依法享有各种权利着想,请十七大酝酿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行县、区民主选举!我相信,这一举措对执政主体和民众而言,是双赢的,“胡温新政”若能果敢地迈出这一步,必将让中国人民眼前一亮,让世界人民眼前一亮。中国的面貌,由此将焕然一新,方方面面会有较大的改善。是故,恳请十七大把这个药方拿去,最好让与会代表们议一议。

最后要说明的是,以上文字,是我在刚刚经历了官方第四次非法绑架、在监视人员明显大量增加的情况下,发自肺腑写成的。滥用公权、践踏法律、藐视人权的人事,就在眼前,这也算是本文要义的一个佐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