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0-21 廖祖笙:作家廖祖笙问中共总书记胡锦涛

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表示,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2006年7月16日的血色黄昏,作家廖祖笙之子廖梦君被校方骗入已放假的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转瞬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惨死在校内,该生家属和律师至今看不到尸检报告,律师无从依法调阅本案卷宗;国内多家媒体被勒令不许报道,之后全国媒体噤若寒蝉,官方在人命关天之事上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强行谎言欺世;我对此惨案早就提出了近80个疑问,强烈要求相关方面书面作答,官方至今无言以对……作为人民的一员,我要问:胡锦涛先生,人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在哪里?

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表示,要保障人民的表达权。作为一个以文为生十几年的作家,用文字表达思想、为百姓代言,不仅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的权利。可自从我孩子惨烈遇害校园后,我在全国媒体和互联网上就不断遭到全面封杀,到目前为止已被封删博客3个,网站21个,国内各大网上论坛基本上不让我说话。与此同时,全国网友对此惨案的表达权也被持续凶狂剥夺:网友们自发建立的十余个Q群,被一封了之;我原新浪博客上网友几千页的留言,被一删了之;百度“廖祖笙吧”网友们的你言我语,两次被删得精光;我网站上的留言板遭到破坏,网友留言显示的是乱码;有些网友仅只是对此惨案发表了一些看法,或转贴了相关的网文,网站或博客就被屏蔽或删除……作为人民的一员,我要问:胡锦涛先生,人民的表达权在哪里?

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说:“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深入落实,全社会法制观念进一步增强,法治政府建设取得新成效。”可就在十七大开幕的前一天,我在“首善之都”再次遭到南海官方非法绑架。在上访过程中,我夫人先后被当地政府非法绑架了3次,我被流氓政府先后非法绑架了4次;血案当前,我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居然均不受理;虐杀学生的杀人凶手迄今逍遥法外,欺上瞒下、掩盖血腥的官僚至今没有得到任何惩处;与此同时,不断有阴风阵阵的消息传来:作家、记者遭迫害,维权人士被殴打或软禁,访民们一会儿这个被绑架,一会儿那个被抓捕……我要问:面对此情此景,胡锦涛先生,请您告诉我:“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深入落实”在哪里?“法治政府建设取得新成效”,又具体体现在何处?

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表示,要尊重和保障人权。可就是在十七大“胜利闭幕”之后,我夫妇俩的那一群“保镖”,也还在楼下对我们夜以继日进行监控,我们哪怕是偶尔下楼在小区内走走,也要遭到前后左右全方位、近距离的监视和跟踪,要是“胆敢”走出小区的大门,他们就更是如临大敌,一路上亦步亦趋,对我们形成包围之势。我夫妇俩已成为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的人质,一走出广东,就遭官方非法绑架。有一段时间,我夫人就是到毗邻的广州买点东西,官方也要立刻风驰电掣赶到广州,将其“接回”。胡锦涛先生,人权状况恶劣至此,我等苦苦呼号,非但不见任何改善,野蛮公权还变本加厉,如何去“尊重和保障人权”?

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表示,必须坚持以人为本。遗憾得很,我在家破人亡之后,至今还看不到当地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在哪里,也看不到他们怎么“以人为本”。那些丧尽天良的官僚,对痛失爱子的我夫妇俩不是给予应有的关怀,而是卑鄙地玩弄“经济上拖垮”的手段,对我继续进行残酷迫害。人命关天,当地别出心裁名曰“协商解决”,实则露出的是掩盖血腥,在我家破人亡之后,还要谋杀一个作家的人格,非要置我于死地的尾巴,早已表现出要以别样方式对我一家实行灭门的迹象。他们一方面表示要“资助”我们,一方面却总打雷,不下雨,哪怕我夫妇俩连续数月行乞街头、病卧在床、揭不开锅、债台高筑,他们也有闲心继续把我夫妇俩玩弄于掌心,他们“骄傲”地认为我们同政府“耗不起”。一个学生被杀害了这么长时间,他们连起码的善后工作也没做!胡锦涛先生,您能否告诉我:当地政府如此作派,是否也谈得上是“坚持以人为本”?他们何以有恃无恐,如此嚣张?这一迫害事件,到底是地方行为,还是国家行为?

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的结尾部分说:“一定要加强团结、顾全大局,自觉维护全党的团结统一……”我在当兵的次年,也就是21岁那年,便加入了党组织,并于同年荣立了军功。我为国防事业献出了我青春中最美好的年华,我无怨无悔。近年来,我为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声声呼吁,为国家的前程献计献策,却落得如此下场,且清晰地感觉到黑恶势力要置我于死地,连最起码的人身安全也已是全无保障。我孩子尸骨未寒,他们还要对我夫妇俩斩尽杀绝,总想着对我进行司法迫害,或将我活活困死在这儿。我要问:胡锦涛先生,那些公权行使者如此待我,是否也谈得上“加强团结、顾全大局,自觉维护全党的团结统一”?

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紧接着说,要“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作为群众的一员,在经受了这样的人生惨痛之后,我想同党保持“血肉联系”,可党又到底在哪里呢?我一直在哀求党和政府为我惨死的孩子主持公道,前后给数十名官员寄出特快专递或挂号信近200封,竟无一得到答复。各级党政机关的门口,总是岗哨林立,人民群众想找党政官员或对口的部门办事,不得入内。胡锦涛先生,我要问:“衙门口”禁卫森严,官员们又个个“高傲”至此,如何“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各级党政机关何时精简成了一个信访局或信访办?我夫妇俩在北京亲手给您和温总理寄出的那许多同城快递,胡总书记和温总理收到了吗?回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