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0-29 章文的博客:高家与廖家的抗争

高天虎又上路了,这是也许更为艰难的上访之路。这一行动离他出狱刚刚过去十天左右。我们只说,高天虎历经一年牢狱之灾受伤甚深,不是走上极端,就是心灰意冷,或者红尘看透,或者孤注一掷。如果真要重整旗鼓,继续战斗,首先必须疗救旧伤,抚平旧痕,扶正元气,怡养精神,调整思路。而这中间需要的时间少说也得个把月,而谁知其却是带着肉体与心灵的伤痕在匆忙之间又仓促上了火线。由此看来,高天虎心中放不下的东西实在太多,他放不下“娃儿”的凄然的泪影,他忘不了那惨淡的血光。他挥不去那屈辱的暗夜,他压不住那难平的怨抑。真的是计划不如变化快。想法不如办法多。世事就像赶趟儿一样,谁也不想错过这一班车。这班车到底指的是什么?也许诸多人等看着十七大,在这场社会与政治博弈中分得也许还本非自己的一分羹。有些人可能会想,难道一年的牢狱静坐反思,高天虎还没有参透人生与社会的险恶?难道数年的奔走呼号到头来一场空还没有让高天虎心灰意冷?难道所有的路数都走尽最后碰得鼻青脸肿还始终抱着在我们这个社会中正义会战胜邪恶的希望?难道在现实中感觉到巨大的威压通过抗争为其求得自保的现实出路?难道觉得自己处于生活中某一个角落就可能被黑暗吞没从而想让自己处在大家的关注的目光之下?用襄樊五毛们的话来说,高天虎你不藩然醒悟,就折腾吧,总有那么一天会将小命搭上的。

我们自然不希望如此,但不由人又让人手中捏一把汗。让大家因高天虎出狱一颗刚刚放下的心又骤然悬空,对高家人安危甚是担心。因为从九问声发,这一年多,网友们的心就没有消停的时候,多少个伤怀日、激愤时,愚衷试遣,心绪难平。有人不禁又问,高天虎,你折腾的难道只是你自己吗?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事。高天虎一动,整个社会的这盘棋都要动。这就叫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次高天虎意外突围,出现在北京,襄樊的安检部门确实够吃一壶,恶梦定会重现,本以为把高天虎打入牢狱可以高枕无忧,谁知缧绁日短,不得不放虎归山。说到这里襄樊可能真要后悔当初的审判决定了。你看判了一年,时间忽儿地一下就过去了,出来虽曾是劳改犯,但现已是个自由身,谁也奈何他不得。倒不如当初判其二年有期徒刑,缓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这样其虽处监狱之外,但管制的手段却可以施行,比如可以限制活动范围,不能私自外出,如出行要征得当地村委会、居委会、派出所等机构同意,如果这样就排除了高天虎上访或越级上访的可能。不过,那是往事了,时间不会倒流,世上也没有后悔药给襄樊吃。假如这厮痛定思痛,吸取教训,安稳度日,忙于生计,不再追究搅缠,也便罢了,谁知这厮确实不是吃这一壶的主,现在又眼睁睁地放虎归山,襄樊的家法又奈何他不得。这厮定当不会善罢甘休。这可如何是好?不过,人常说,狗急了,也会跳墙,更何况高天虎面对的是一群掌握着绝对权利的疯狂的家伙。高天虎逼得紧,人家干脆来个一不作,二不休,闹到最后,弄不好,说不定高天虎真的会让人给灭了。到那时,天下网民一声叹息,两行清泪,又能奈他人何?双方鱼死网破,斗到最后两败俱伤。自然首先被踩扁的只能是高天虎。但身为斗士的高天虎,身家性命似乎已置之度外,哪里管得了这些?

联想廖梦君一案,廖家人如何凄惨度日,想来实在让人愤愤难奈,心痛不已。他们有口,但找不到敢于倾听他们诉说的媒体,他们有笔,却找不到能容纳他们悲惨故事的版块。声音被禁,博客遭删,生活无着,上街乞讨,凄风苦雨,上访被堵,面临恫吓。人世最不可思议,最不择手段,最卑鄙无耻的言论封锁发生在我们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的网友都亲身经历过廖祖笙的博客从有到无的过程,看到思想被抹杀,被切割的极尽残酷,实在让人深感触目惊心,我们似乎能看到思想的肌体被切割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痛苦呻吟,颤抖流血的情形。有些网友在廖祖笙的博客被关闭的时候,不禁发出这样的对天之叹:关闭了博客,你让廖祖笙怎么活呀!听到这样的慨叹,怎能不让人欷嘘不已呢?因为,我们早就能看出来他们根本就未曾打算让他好好活着,从这些手段运用得娴熟、老辣及廖祖笙反击的语言之犀利、睿智,我们愈加认识到他们产生对抗的本质内含,廖家与他们是为各自对立的利益归属而战的,这样我们也就能认识到廖梦君悲剧命运与悲剧结局产生的必然性。我们从廖祖笙博客中犀利、严谨、也许还有些过分的激励之语中,能感受到廖家所受迫害的深重。有时不由得不让人们心生疑惑,因为一时可能搞不清廖家在与一种不知多么强大而又邪恶的力量进行着搏斗,而在搏斗中正因为对手的强大,不知怎样失败,对手可能已化我们为无形。而这种豁出老命与之搏斗的勇气到底从哪儿来?

再看高案,好戏还在后面,“闹访”与“截访”的严酷斗争将会上演。更多的悲愤、辛酸与泪水还在后面,危机与凶险还会不断涌现,而抗争、奔波、曲折与失败还将是今后的主旋律。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据说和谐盛世的不和谐音。而为了和谐,这人间所有的怨抑都可以被压服,包括可能我们一时难以想象的所有暴力与卑鄙手段。

有人又可能会说,高天虎的所做所为,又严重背离了他们预期的或替其设想的注重现实生活的道路,即安排好现实的生活,先找到现实生活的原点,划定好现实生活的座标。然后将为女儿申冤告诉上访作为生活目的规定下来,上访作为其这段生活中的主要内容,但不至于影响其人生脱离现实生活的正常轨迹。实际上高家这四五年过的人不人,鬼不鬼,四处漂泊,生活无着,老小无依,自生自灭,很显然他们已完全被从正常的生活剥离开来,脱离了正常的生活轨道,四处漂泊,上访,流浪,拾荒,插秧,打工,挣钱,申诉,写材料,跑邮局,等消息,漫长等待,总是失望。老人的等待,幼女的企盼。四年时间,慢慢长夜,担惊受怕,满怀热望,终陷绝望。

这样的日子是百姓过的正常的日子吗?这样的日子中百姓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付出了多少生活热望与人间幸福?而又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呢?从高天虎与廖祖笙各自家庭的悲惨遭遇,我们能清楚地感受到在现实社会情形与制度之中有非常严重地影响与干扰普罗大众正常生活的因素。这一点高家的悲惨遭遇在开始偶然性更强一些。从数年前那个夜晚女儿的意外死亡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也许女儿的死亡,阴谋直接针对的是高女,但并非直接针对高家,至于后来他们对女儿意外死亡真相的掩盖,协商中襄樊某些人自食其言,大耍流氓手段,以及后来的抢尸,威逼亲属火化死因不明的女儿的尸体,还有精斑案的制造,这本不足为奇,我们可以理解为他们一惯的作派。而廖案情形就很不同了。廖案更像是一场直接针对廖家的打击,而这一打击的沉重,在廖家造成的肉体伤害与精神灭绝,我们可以说很难想象,因为孩子是一个家庭全部未来的希望,而孩子的死亡,也就意味着一个家庭全部根基的缺失。也许廖梦君死亡案有着诸多偶然的因素,廖梦君在什么时间什么情况下以什么方式死亡,也许我们并不能只轻信于廖家的一面之词是学校将廖子叫到学校然后谋杀的,但廖家因乱收费等困扰教育多年的问题与学校、教育行政部门形成的矛盾与摩擦却有目共睹,这一矛盾与冲突的累积因廖祖笙作为一个作家揭示社会问题文笔的锋利不断加大终有一天会暴发出来,而廖子在校内与老师(也可能包括随期而至的社会闲杂人等)发生语言与肢体地冲突,再加上既往的矛盾,某些人借机使气,痛下杀手,使事件骤然升级,在无意之间事件被引导向迫害廖家的方向发展。这一案子诡秘难测的因素表现得更浓厚一些,政治迫害、精神打击的意味表现得更显明一些。事情的背后隐藏着这样一张脸,城府极深,很有威势,从上至下,他们的手伸得很长,对上有瞒天过海之功,对下有颐指气使之用,操纵着整个事情的走向,谋划着行动背后的玄机。开始是百般遮掩,隐瞒篡改,扰乱人们的视线,使事情向极端不利于廖家的方向发展,而在这巨手操纵之际,廖家认为非常有助于揭开事情真相的痕迹与破绽都慢慢被抚平调顺了,痕迹证据不在,剩下的只有廖家无助的哀诉与痛遭不知来自哪里的五毛们诋毁、驳斥的“谎言”。他们显然很有策略。先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赖得搭理的神情。他们心想,你哭泣哀诉,总有累的一天,泪水流尽了,你还流什么?难道真的会流出血泪?你嗓子喊哑了,你总有收声的时候。你们的心力用尽时,你们就会自生自灭。关键在你骂过后你就在无形之中树立了太多的敌人,你骂满寺的和尚,主持脸上也会发烧,你就有意无意就得罪了在这世界上最不能得罪的一个党。如果惹得它恼羞成怒了,你就没有好果子吃了。接着巨大的威压就来了。作品无以发表,生路就断了。要表达自己的怨言,博客关了。要去上访了,前路遇上拦路虎了。再如此僵持下去,如果咽不下去,又不想低头,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说到这里,我们能想到不一样的两个家庭一样的危机一样的命运。这也是中国这块土地上众多家庭的缩影,有幸福与温馨,也有这两样东西被一种莫名而强大的力量摧毁之后的苍凉与悲怆,有生活的根基被褫夺幸福的源泉被阻断之后我们面临死亡与苦难的惶惑与无奈。但是,我们从这两个家庭能看到在缔造法制与民主之路中必不可少的来自于普通民众的极力抗争与殊死搏斗,而抗争与搏斗,为捍卫自己的生存权利与生命的尊严,也为改变自己本不应悲惨眼下却相当悲惨的命运。这才是最可宝贵、值得褒扬的精神。有了民众的觉醒,有了民众的抗争。中国法治有序才会有希望,民主政治才会有未来。

文章来源:http://zhangwen.blshe.com/index.php?op=
Comment&articleId=86699&parentId=692942&blogId=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