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1-05 廖祖笙:请银行及早把这套房子收走

在一场史无前例的疯狂迫害面前,我夫妇俩不仅唯一的孩子惨遭杀害,也将倾家荡产。从我孩子惨烈遇害到现在,我们供这套房子供得十分辛苦,生活无继,危若朝露,我们不可能一再拖累亲友和网友,无尽借贷供楼,或是靠着善人们的捐助供楼。由此,从这个月开始,我们将坚决停止供楼,请银行的工作人员及早把这套房子收走,拜托!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相关方面早已从方方面面自我印证办的是假案、冤案,然而在强权的操纵下,分明是1+1=2的问题,偏要演绎成1+1=9999.9!不但一个无辜遇害的孩子至今无法入土为安,家破人亡的我夫妇俩也已是债台高筑。别说我现在没有了鬻文为生的心境,就是有此心境,在国内我也没有了表达思想、为民代言的平台。

这十多年来,我唯一的生存方式就是靠了给国内报刊和出版社写文章、写书,恬静度日,生活虽不宽裕,但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自我孩子“莫名其妙”被杀害在校内之后,我便“莫名其妙”在这个国家成了“敏感”人物,不但被封删博客3个、网站20多个,在各大媒体再没有了用文字说话之处,而且就连稍微热门一点的国内网上论坛,亦容不得我说话,见帖即删。

我夫妇俩有权选择在任何地方重新展开生活,然当地官方屡次剥夺我们出行的权利和自由,我们已成为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的人质,在短短两个来月的时间里,我夫人被官方野蛮非法绑架了3次,我被官方野蛮非法绑架了4次!协调小组组长对我明确表示,就是我找到了工作,他们也能把我的工作给“搞掉”!这几百天来,昏官、酷吏不时以流氓、无赖的嘴脸出现,变相要置我夫妇俩于死地的意图,非常明显。

一起血淋淋的命案律师介入不得、媒体介入不得、法院受理不得、家属上告不得、公众谈论不得,这本已够说明问题了;一旦我走出广东,即被官方绑架回来“协商解决”,“协商”了几十次的结果,是哪怕我夫妇俩连续数月行乞街头,或病卧在床、揭不开锅,也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在哪里,这就更加说明问题。杀人在继续,只是他们还没有掏出淌血的利刃,在用软刀子无尽地削割我夫妇俩而已!

我先后向数十名官员寄出了近200封特快专递或挂号信,苦苦申诉,无一得到回复!上上下下这样装聋作哑,只把两个本该受到查处的掩盖血腥者推上前台,以“协商解决”为由,大啃人血馒头,限制我夫妇俩的出行自由,当真是“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和谐盛世”对此案迄今不做任何实质性处理,无限期拖延,且把我夫妇俩往绝境步步逼迫,依我判断,此乃政治需要,目的就是为了“整肃”和“震慑”!

那么,我就“配合”“你们”的“整肃”和“震慑”,宁可化作“和谐盛世”最悲惨的一个标本,看看“你们”最后到底能“整肃”和“震慑”出个什么?!我会平静地面对“你们”任何变本加厉的迫害,就让全世界的人民共同睁眼看看,“你们”是怎样丧尽天良,对家破人亡、倾家荡产的我夫妇俩再下毒手的!

请银行的工作人员及早把这套房子收走!我们的栖身之所被收走之后,至少那些动辄对我夫妇俩进行非法绑架的昏官、酷吏,会少了一个阻扰我夫妇俩出行的理由。在这样的“法治”环境下,我也无法再相信这个国家还有法律,这笔帐先记着,待到天亮之后再清算。我夫妇俩已尝试过了,就是想卖这房子,也奇怪地卖不出去,又不会再向任何人借贷来供楼,由此,务请银行把房子快些收走,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在“和谐盛世”,因了强权压迫、人生变故而失去家园者大有人在,远非我廖祖笙一个。据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我不知道我所处的社会,到底是新社会还是旧社会。我只知道我曾经由作家一度变成了乞丐,并将流离失所。感谢“新社会”,感谢“和谐盛世”,感谢“胡温新政”,感谢我党,让我的人生如此苦涩厚重,厚重得犹如一部跌宕起伏、险象环生、凄风苦雨的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