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1-06 黄晓敏:理在天上 人在狱中

一家争鸣大家作陪的十七大,在“科学发展”、“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等诸多炫耀的光环、美妙的词汇铸成的红色口号中落下帷幕。被绑架的看客还在高调评议、热情阐述、等待落实的期盼中,对“民主”、“小康”、“共享”的新鲜词汇和响亮承诺,许多国人还不知道概念的真实涵义,还在13亿神州高调传颂和深刻领会的动人时刻,10月25日,警方以“冒充警察”为由,对广东佛山公民陈启棠──网络笔名天理采取了突然袭击,两、三名身着便衣的警察对他绑架做出刑事拘留,据说现在关押在佛山看守所。

天理是广东佛山市公民,是高产的网络政论者和网络冲浪者,主持有《维权联盟论坛》,长期从事民间志愿维活动,目前正在关注广东佛山三山农民的维权案件。自1998年上网以来,发表时事评论文章2,000多篇,被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深圳的某媒体称为“最富有批判精神的民主斗士”和“深青二大网络写作狂人”,是具有独立精神的公共知识精英。天理在他网络冲浪的闲暇之余,多次直接或者是间接的关注、参与民间维权。这次拘留就是毫不畏惧地带领三山村民捍卫自己生存的土地而引起。估计是他从梳理网络的政论者又进而促成为社会公益的活动者,成为得罪本地利益集团的“维权钉子户”,欲彻底清除而后快,在十七大精神理念和行动号角刚刚奏响之初,便急不可耐的动粗下手了。

我知道天理是个网络刺猬,到处都有他的身影,也到处都有他的故事,当然也到处都有被他那不知“天高地厚” 、不知轻重急缓、不知“好人和坏人”的泼皮性格,还有善打“死战”和“烂仗”的刻薄习气。他就象一只刺猬,难以被揣摩和驾驭。凡是被他那略含微毒的毒刺接触、锥扎的,不是全身不适,就是血色红肿;不是叫苦不休,就是连连喊痛。有的敬而远之,保持爱恨交替的“美感距离”,有的针锋相对对,拿天理没刺的部位,或者是不能自保的功能缺陷,舌枪唇战针锋相对地引发网络内战。去年年底,我对一位海外网络名人的观点产生极度的反感,天理大哥已经做出批评性反击,看见他的态度产生赞许和支持的响应,我也准备加入论战,准备小规模地还击反驳而征求他的建议。天理一反常态的冷静和理性,劝我不要加入这种得不偿失的消耗战中,提醒我说,他的“网络粉丝”非常多,最后是没有输赢的对抗战,而我们是做事务实者,不要随意参与这种无休无止的论战,最后的结果是我们都不讨好获益,反而是亲者痛仇者块的两败结果。我问他,“那你为什么那么尖酸刻薄地恶语攻击很多人呢?”他淡淡地说,他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针对一些事,还有些话今后才能解密告知。我对他的内心据此有了新的感受:他不是那个蛮横不讲理的天理,他还是有理讲理的陈启棠。

我还知道天理除了恶搞一些网络争吵,在精力之余也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公民权益维护。不久前的孙不二境况谁真谁假的争论争吵中,多方势力都站在各自群体利益和观念下,争取自己利益的代表权,一个喋喋不休毫无意义的资源消耗战随时有可能爆发,网络战争演变到可能擦枪走火伤害感情的被动境地。为了追求真相化解冲突,他亲自去武汉和几个网友见面后,才保持真实力排非议澄清事实,一场可能的网络风暴就此嘎然停止。在武汉他给我说:做理论和搞维权不一样,维权需要真实的信息和真实的动作,我来的目地就是调研各种传说的真实情况,搞清楚后我们才可以有明确的举措。如果孙不二的境况真的在恶化我们肯定不能袖手旁观,一定会做出有力的动作,为不二跟进呼吁给予有效有力的维权推进,为他争取透明公正的说理环境和基本权益。原来这就是天理,看着是一副很不讲理的网络刺客,在他内心追求的主流价值和人权标准,竟然是这样的理性和对“天理”的理解与应用。

这次天理被刑事拘留了,罗列的罪名竟然是“冒充警察”。我不知道这个罪名在今天的罪恶程度,但是我知道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就有冒充某种政治势力,进出于城市和农村之间。他们无恶不作,就是依靠某种政治资源,打着某种政治旗号,好似地痞流氓。但是似乎他们并不被当地人嫌弃或者是唾弃,反而还有自己的活动空间和舞台,有些地方、有些时候还响者如云、根除不尽。他们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在残酷的斗争中逐渐壮大,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水猛兽。奇怪,这个丑恶的现象、罪恶的名字“冒充警察”在今天却又在重庆出现,那么天理“冒充警察”的目地和意义是什么呢?原来是为佛山南海三山的农民进行维权抗争,要回本该属于他们的生存之地,通过抗争获取他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难怪有当地的村民代表哭诉着说,为了保护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已经尽了很大的努力。但是现在陈启棠被抓,七位村民被判刑,老老少少都在哭陈先生,这么多维权的人来帮过我们,确确实实我们是服了他。现在几千村民都很同情他,难怪村民在今昔对比、人与人对比后感叹的质问:谁是土匪?谁是警察?

这就是天理。他用自己的方式践行着天理的是非标准。笨拙的冒充案例,让天理现象不但不会黯然失色,反而还会增加更多人的关注和思考。谁的天?谁的理?为什么这样一位讲理的人被扣以“冒充”的罪

名?其理何在,其天何从?

(原载《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