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1-15 廖祖笙:无法再相信“亲民”的口号和泪水

人类史上最残暴、耻辱的一页,在伪造的“和谐盛世”翻开迄今,已是第488天!在这暗无天日的年月里,我夫妇俩在人间地狱中日日苦苦挣扎,度秒如年,生不如死,见识了太多的假“亲民”,真冷血。

2006年7月16日,也就是我家破人亡的那天,国内媒体报称:中国9个政府部门联合制定了《尸体出入境和尸体处理的管理规定》。是日上午,我写下《严禁尸体买卖促人深思和感伤》,将稿件传给时评编辑,并收录进新浪博客(已被封删)。同日傍晚,我的独生子廖梦君就被校方召回已放假的学校,成了一具刀口累累、血肉模糊的尸体!

惨案发生至今,律师完全无法介入,媒体完全无法介入……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宛若“国家机密”,杀人凶手长期逍遥法外……相关方面硬是靠着强权压迫和顽皮赖骨,用统一宣传口径将草菅人命进行到底,至今未对本案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处理,而且从方方面面,显露出要将我夫妇俩迫害致死的歹毒。

与此同时,风雨如晦,不断有作家、记者、律师、维权人士、访民遭受迫害的消息传来,一片人为鼓噪的“和谐”声中,为着追寻真理、正义和公道的人们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仿佛生活在纳粹时代!

我前后给数十名官员寄出特快专递和挂号信近200封,苦苦申诉,无一回复。向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不断申诉、呼救、乞讨,也无任何回应。在烈日下,在暴雨中,我夫人甚至泪流满面,跪求过“公仆”主持公道,也照样看不到“公仆”真正“亲民”一回,过问和处理这事。

一个巨大的问号,为此日夜盘旋在我的脑海里:在报纸上、电视里总“亲民”个不休的中国官老爷们,凭什么在现实中竟是如此的冷傲?

体制存在弊端,缺乏民主牵制,算是一大根源,但症结不止于此。我想,还有两个重要的原因:其一,此案极可能是位高权重的党内流氓授意制造,否则媒体不会噤若寒蝉,上上下下无人敢管这事;其二,官场腐败,道德沦丧,“假”亲民的背后,伴随的是官吏们的柔肠渐失。

在整个民族面临着道德大滑波之际,官员们的总体素质在随波逐流,大幅下滑,此乃有目共睹。以至所谓的“亲民”,常常沦落成一种表演秀,许多官吏时下为人处世,已然不顾最基本的礼节、律条和道德。倚官仗势,对我夫妇俩百般折磨,迫害至此,不仅残暴,而且缺德!

和帝制时代相比,今日中国也算“民主”,最起码时不时会喊几句“党内民主”,最起码草民见了大大小小的土霸王、土皇帝,不用拜倒在地,口称“万岁”……但真正的民主和亲民,不该仅只是少了烦文缛礼,不该是仅只念叨在嘴巴上,或表演在报端、电视里,而该践行在实际中。人在官场,始终得有最起码的为官操守。

高官显爵和黎民百姓相比,不过就是多了一个或多个职位而已。官员们同样要吃饭,要拉撒,要过性生活……他们凭什么在百姓面前,表现得如此冷傲?百年之后,高官也好,平民亦罢,同样得腐朽为泥,有什么地方可值得他们真正冷傲?真正亲民的“公仆”,会无视百姓的疾苦到如斯田地?

按理在帝制时代,君子之怒,伏尸百万,帝王将相无疑更有资本冷傲,然而,昔时为官者多饱读诗书,励精图治,礼下于人,既能表现出“人上人”本该有的道德风范,也能体现出通达明澈的修养境界。与昔时为官宽仁、爱民者相比,而今道德沦丧、麻木不仁的官员,显系有辱头顶乌纱,虽表面光鲜,实千夫所指!

那些惯于表演“亲民”秀的官老爷们,凭什么在百姓面前实则冷傲非常?我看凭的就是小人得志,凭的就是心肠冷硬,凭得就是无耻、无赖和缺德!我们不妨回眸过去,看看帝制时代的真“爷们”,他们又是怎么真正亲民的。某些无视人民疾苦的官僚,倘使不想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就最好放下身段,好好学学——

史书记载,古圣王禹为政宽仁,“禹出见罪人,下车问而泣之。左右曰:‘夫罪人不顺道,故使然焉,君王何为痛之至於此也?’禹曰:‘尧舜之人皆以尧舜之心为心,今寡人为君也,百姓各自以其心为心,是以痛之也。’”然而当今中国,京城连年访民屯街塞巷,啼天哭地,带金佩紫的王公大人们,若能“下车问而泣之”,苦思良策,爱护百姓,何至于此?

《史记·平准书》中记载的“文景之治”,则政治清明,经济繁荣,安定升平,“非遇水旱之灾,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这般太平盛世,较之百姓普遍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之“盛世”,如何?

“亲民”得向汉文帝刘恒虚心学习!汉文帝在位期间,轻徭薄赋,广施仁爱,厚德贤明,他除暴政,施仁政,毅然废除了株连、肉刑、“诽谤妖言之罪”等一系列恶法,下诏声明:百官若有错误和罪过,皇帝便需负责。他以仁德感化臣民,无为而治,曾言“盖闻天道,祸自怨起而福由德兴。”仁者无敌,其在位期间,“吏安其官,民乐其业,积蓄岁增,户口增殖”。

汉文帝不仅多次下诏劝课农桑,奖励生产,而且为皇室设置“籍田”,亲自耕种,在操持政务之余,汉文帝还常走出皇室,与民同乐,与民同耕……一代帝皇亲民至此,较之今日官吏之假“亲民”,真冷血,如何?

再看北洋军阀段祺瑞执政,也远胜今日官吏之假“亲民”。1926年,当局在官邸前镇压徒手请愿的学生。时任北大代校长蒋梦麟潸然泪下,沉痛自责:“我任校长,使人家子弟,社会国家之人才,同学之朋友,如此牺牲,而又无法避免与挽救,此心诚不知如何悲痛。”

执政首脑段祺瑞惊悉惨案发生,则立即赶到现场,面对死难学生长跪不起,随后严厉处罚凶手,并颁布抚恤令,之后终身食素,以示愧疚、忏悔。一介军阀、莽夫,尚且能如此啊,中国今日“亲民”的官老爷们,相形之下,你们难道不觉得惭愧吗?

你们何妨扪心自问,是否做得连军阀、莽夫也不如?在一起凶狂虐杀学生、歹毒迫害文人的恶性事件面前,这近500天来,你们又做了些什么?就这么无休止地装聋作哑下去吗?就这么将残暴进行到底,连一点为官起码的道德和脸面,也弃之如敝屣了吗?

你们难道没有子女?难道不曾为人父母?当你们享受着天伦之乐时,可曾想到过我夫妇俩这几百天来,又是怎么熬过来的?即便制造这起惨案,是别有图谋的一场迫害,这一罪恶的指令,也肯定不是全党通过后发出的,那些党政官员们的柔肠呢,正直呢,勇敢呢,又都到哪里去了?难道全抛进大海了吗?

上至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下至本地“父母官”,我夫妇俩已是遍求过了,可换来的又是什么啊,是迫害的持续进行,是迫害的变本加厉!为官一任,为百姓说句公道话,到底有多难?在土霸王、土皇帝太多的当今中国,大小“皇上”们如此对待百姓,用书中的一句话来说,即为——“这就是皇上看不起草民了。”

谁给了中国官员这般冷傲、残暴的权力?用纳粹时代的方法“整肃”社会,是否就能构建出“和谐盛世”?悲惨若我,到底要遭受迫害到何时?虚假的宣传与残酷的现实之间,反差是如此之巨!拜托啊,“亲民”的官老爷们,往后别再辛苦地表演“亲民”秀了,至少,我无法再相信“亲民”口号和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