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1-29 廖祖笙:请不要让我失去对胡温的信任和敬意

十七大开幕前夕,正在京城上访的我被南海官方再次非法绑架回广东,之后我夫妇俩受到无良政府变本加厉的迫害、愚弄和折磨,有些事情令人忍无可忍,不能不拍案而起。我的言说场地长期受到严密监控,我们向胡温申诉、哀号已久,我夫妇俩认为:胡温对这起虐杀学生的惨案,十之八九已知大概。这事胡温非管不可!无尽“沉默是金”,那么在历史的记载上,胡锦涛就是一昏君和暴君,而温家宝往后在百姓的面前,再怎么淌出眼泪,我也无法再相信那泪水是为“亲民”而流!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公权百般怪异,家属、律师、媒体、公众的知情权被悉数剥夺;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宛若“国家机密”,律师不被允许依法调阅卷宗;我夫妇俩四处奔波申诉,迄今已是502天,这起校园惨案仍然是没人管,没人敢管;我先后向数十名官员寄出特快专递或挂号信近200封,苦苦申诉,无一回复;在为儿鸣冤的过程中,我夫人先后被官方非法绑架了3次,我被官方非法绑架了4次,我的3个博客、30多个网站被封删;以文为生十几年的一个作家,而今在国内媒体和网上论坛竟然完全失去了话语权;我夫妇俩的生活来源早已被阻断,不仅债台高筑,而且被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常常病卧床头,无法就诊……

我第二次多方辗转赴京鸣冤,广东驻京办的人员在四处找我的同时,在电话中向我一位在媒体工作的朋友表示,省里很重视这事,要我相信政府,最终会公正处理这事;南海官方在北京街头将我再次非法绑架之后,在回广东的路上也向我表示,省里的确对此很重视。然而“省里很重视”的结果,是对一对痛失爱子的夫妻“重兵把守”,严密监控和跟踪,相关方面对此惨案迄今不做任何实质性处理,对我夫妇俩继续实行经济上拖垮。如此,要把我夫妇俩活活困死在这儿、变相杀人灭口的意图已非常明显。

有一阵子我夫妇俩几乎揭不开锅,不得不再向亲友告急。为了自救,我们把现有的这套商品房又拿到房产市场去放盘,希望通过卖房暂度难关。近日,总算有人肯接手这套房子了,我与买方签定了协议,双方约定:过些天到公证处办理相关公证,在这之前,我们得把户口迁出、注销,以便买方将户口迁入。算算房子卖掉后,付清银行的贷款和我夫妇俩为儿申冤所欠下的大笔债务,余款所剩无几——为百姓连年代言的结果,是不但家破人亡,而且倾家荡产,这让我夫妇俩欲哭无泪,愁肠百结。

可就是这样的一条自我救赎渠道,现在也眼看着要被当地官方给堵塞。我夫妇俩连续500多天强烈要求党和政府主持公道,至今看不到党和政府何在;考虑到时下的国情,想按下心头的悲愤,重新展开生活,当地政府却至今没有给过我夫妇俩活路。他们不断对我夫妇俩进行非法绑架,阻止我们上告,不断叫嚷要“协商解决”,可“协商解决”至今,也没有为我们解决任何实际困难。党和政府无顾我们的死活,有时还雪上加霜,现在我夫妇俩被逼迫得要靠卖房暂度难关了,在万般无奈中想抓住这根救命的稻草,有人居然还能设置人为的障碍,把这根救命稻草给抽走!

11月29日上午,我夫妇俩到黄岐社区民警中队要求警方出具廖梦君的死亡证明,以便我们到相关的办事窗口去注销孩子的户口,警官们说要向上汇报,领导也不在,让我们下午上班时间再去。下午,对方又说先得火化廖梦君的遗体,拿到了火化的证明,才能注销户口。

这起惨案律师完全无法介入,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宛若“国家机密”,相关方面对我早已提出的近80个疑问无言以对,对公众如潮的疑问也无法真正释疑,当地官方对此事件至今未作任何实质性处理,“上头”没有任何机构来彻查此案……在这种情况下,我夫妇俩如何弱智得先去火化孩子刀口累累的遗体?注销一个亡者的户口而已,有什么不能变通的?注销不了梦君的户口,这套房子也就无法售出,已签定协议的我夫妇俩将面临诸多麻烦。

我们明显感觉受到刁难。梦君母亲想到惨案发生的当晚,我们来这报失人口,见警官们个个神色怪异,向其跪求答案,他们也说“要等上面的通知”,结果在梦君遇害8小时之后,他们才肯告知我们噩耗,她不由悲从中来,又是泪水涟涟。

像黄岐中学在案发后一样,这个中队如今也已出现了一些人事变动,原先的中队领导被调往别处去了。问那些警官,该中队现在谁负责?没有一个人肯说,一些警官纷纷避开。无奈,我只能致电协调小组组长,让政府参与协调。协调小组组长在电话里推三阻四,最后答应向领导汇报,并过来中队这边看看。

协调小组组长过来后,也要我们先去火化梦君的遗体,只当我夫妇俩是白痴。我要他和中队的人进行沟通,协助我们拿到证明,他说已向领导汇报过了,领导会和公安方面沟通,只能等有了回音再打电话给我。被官方愚弄、欺辱已久,我夫妇俩越想越气愤,指责他们这摆明了是要置我夫妇俩于死地。我说,这样我也只能天天写文章“逼”胡锦涛、温家宝管管这事了,欺负人欺负到了这地步,这事500多天了没人管,没人敢管,现在连我们自我救赎的渠道也要堵塞,太过份了!太离谱了!

对方像过去一样,完全不当一回事,说你认为写文章有用吗?如果觉得有用你就去写吧。多么可悲的一个政党,“公仆”如此之众,可这么长时间以来,在这件事上却没有人真正站出来,为党和政府的形象多加考虑,就连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形象,他们也丝毫不放在心上!

我夫妇俩和那帮人不欢而散,满心悲怆。路上,我又一次想到了当年庄严地举起右拳、在党旗面前宣誓的情景,我不明白这个政党现在到底是怎么了。一起如此血腥的惨案,难道从上到下装聋作哑,控制住国内媒体和互联网,让律师和无数义愤填膺的网友走开,坚闭了法律的大门,并将我夫妇俩步步往绝路上逼迫,就果真对历史、对公众、对良知有了交待吗?“伟大、光荣和正确”的我党啊,让我再对你说些什么好呢?

基本人权被践踏至此,奢谈什么社会和谐?奢谈什么“伟大、光荣和正确”?不想在国人的心中彻底埋葬一个来之不易的政党,在这一事件中,就必须有人站出来秉持公道,必须有人为党和政府的形象负责!必须“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而不能把一起虐杀学生的惨案,试图变成一本糊涂账!

是,变相置我夫妇俩于死地,或者暗杀我们,不失为“策略”之一,但我夫妇俩向胡温呼救、哀求了多久,海内外众多华人俱已悉数看在眼里。我夫妇俩或生或死,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党的总书记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让这个政党的正气得到伸张,邪气受到遏制!胡温管不管这事,我认为也是衡量“胡温新政”的一块试金石。早有许多网友指出:这案子没有胡温过问,廖梦君不可能沉冤得雪!这起命案,着实太怪异了!

这事胡温非管不可!在一起虐杀学生的惨案面前,不明势力已是强权压制了500多天,并一再变相要置我夫妇俩于死地,在这种怪异、危急的情形下,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夫妇俩有权要求胡温说句公道话,为一个蒙冤惨死的孩子主持公道!

我率真惯了,也苛求惯了,难得说谁几句好话,当年却分别在人民网评论频道和《杂文报》上为胡温各写过一篇“表扬稿”。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二位到底要让我夫妇俩哀求你们到何时?请不要让我失去对你们的信任和敬意!请让人民以自己是一名中国人而庆幸而自豪而骄傲!请让正气得到伸张!请让邪恶得到遏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