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2-14 廖祖笙:请胡锦涛和温家宝先生睁大眼睛看看

请胡锦涛和温家宝先生睁大眼睛看看:某些“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的“公仆”,是怎么其势汹汹,异常凶狂地欺压、凌辱和迫害百姓的!请所有中共党员、中央领导睁大眼睛看看:这股狼突鸱张、明火执杖的邪恶势力,是怎么吃里扒外,公然给一个政党和一届政府疯狂抹黑,对胡温新政左右开弓猛打耳光的!请海内外网友们看看:在中国一些春风不度的阴暗角落,是怎么两般三样、言行脱节,远胜“万恶的旧社会”,漆黑一团不见天日的!

“如此残虐险狠的行为,不但在禽兽中所未曾见,便是在人类中也极少有”(鲁迅语)。我连年为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苦苦呼吁,猛烈抨击教育高收费、乱收费,独子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宛若“国家机密”,律师和媒体完全无法介入,长期以文为生的我,在国内被粗暴地剥夺了话语权,同时也被阻断了唯一的生活来源,夫妻两人被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多次病卧床头,无法就诊……现在不得不寄望卖房自救,官场匪类们竟能从中作梗,非要置我夫妇俩于死地!

我们询问过律师和维权人士,得知注销廖梦君的户口和火化孩子的遗体之间,并无必然关联,当地却卡住这一环节,要变相堵塞我们自我救赎的途径!我夫人日前去问过了,注销梦君户口的事,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而且申请究竟什么时候能批,竟连个时间表也没有,如此房子不但无法售出,我还有可能面临着一场预先设置的司法迫害。他们伎俩万般,无非是要逼我夫妇俩去接受那50万元人民币(人命价格波动后,回到了去年的价格),同政府“坐下来”,私了一起虐杀学生的血案。遭遇如此“人民政府”,夫复何言?

当地对我早已提出的近80个疑问无言以对,家属和律师至今看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不被允许依法调阅卷宗,我们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野蛮公权对我夫妇俩实行经济上拖垮,孩子惨遭杀害,我的饭碗也被隐形的黑手夺走,现在就连自我救赎,也不被允许,多么“和谐”的“盛世”!以这般邪恶、卑劣的手段,欲将一起校园凶杀案变成一本糊涂账,并欲毁尸灭迹,他们不打自招的是什么?遭遇了这样的野蛮公权,和掉进了匪窝,又到底有哪些本质上的区别?

更加可悲可叹的是,面对“如此残虐险狠的行为”,从上到下依然在装聋作哑,监督机制和纠错机制全线瘫痪!那些说的比唱的好听的官僚,对此等罕见的人间罪恶,摆出的竟是默许和纵容的姿态!与此同时,不断有律师、作家、记者、维权人士、信仰群体、访民等等,遭到非法抓捕或迫害的消息传来,昨日又惊悉广西的异议作家、维权人士荆楚被抄家、被拘留……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请胡锦涛和温家宝先生,睁大眼睛看看吧!

看看吧,“和谐”之声喊得震天动地的年月,有些地方是怎样的恶人当道,人权旁落,许多百姓又是怎么行号卧泣,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看看吧,中华民族的公序良俗、法治精神、人权尊严、道德底线等等,是怎么被一群窃取了权杖的昏官、酷吏,如此这般凶狂践踏和摧毁的!古训有云:“欺人是祸,饶人是福。”“和谐社会”一旦变异成了“河蟹社会”,必将自掘坟墓,伴随的也必定是人心的流失和民愤的集结!

在野蛮公权前所未有胡作非为、欺压良善的季节,每个真正关心中国前程和命运的男女,都应该深刻反思导致这一畸形现实的根源是什么!血雨腥风的日子,绝不是中国百姓所想要的,任何人无权以邪恶或貌似堂皇、实则卑劣的手段,把中国再次带进可怕的轮回!现实竟是如此不堪,在中国传承了几千年的不少基本底线,而今正不断失守,原本该服务于人民的公权力,现在竟往往背道而驰,以无形的利刃,把百姓的心灵扎得鲜血淋漓。这,难道就是我们所憧憬的“和谐盛世”?

公权不断高喊“稳定压倒一切”,实质上却常常走向愿望的反面,在一些昏官、酷吏的驱使下,成了破坏社会稳定最大的源头。野蛮公权近年催生出的大量群体性事件,有些党政官员面对弱小张牙舞爪,行事不讲半点法理和基本道德……此类现实,昭示着有些公权力在专制的土壤里,完全失去了约束,已成为社会一大毒瘤,同时也犹如警钟一声,隐隐传递出了这样一种声音: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是的,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没有谁生来甘于遭受压迫,当人类的忍耐力达到了极限,就必然会爆发出与生俱来的种种本能,自古亡秦三户,多在官逼民反。而时下野蛮公权的不少做法,正是在不折不扣地背弃常识,背弃人心,背弃正义和公理,不断把社会成员逼往绝境之时,难道不是在不经意地点燃一根可怕的导火索?说白了,便是在不经意地催生一场暴力革命!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需要当断则断啊,对邪恶集团不亮出正义的利剑,社会和谐的彼岸,就永在遥不可及处!对邪恶的姑息和纵容,其实也就是对人民的残忍和犯罪!

这段时间来,不断有善人表示要尽己所能,帮我们度过生活上的难关,我夫妇俩对此一概谢绝。我们不想再拖累任何网友和亲友,在一场人为的迫害面前,长贫难扶,这是可以想见的。十几年来,我以文为生,而今在国内媒体却没有了说话处;我尚有寒舍一套,危急时刻本可转手救急,却被“上管天,下管地,中管生殖器”者刁难得无法出售;我夫人年纪不算太大,也许还能为梦君生个弟弟或妹妹,却被官府逼迫得至今无法重新展开生活……那么,就让他们继续逼迫吧,且看他们到底凶狂、邪恶到哪一步?!

也让胡锦涛和温家宝先生睁大眼睛看看:这些人面兽心的官场匪类,是怎样欺压百姓、荼毒人民的!体制的弊端不除,不可能从根本上拯救中国!一群昏官、酷吏下去了,另一群昏官、酷吏又会卷土重来,在监督机制没有向先进制度靠拢的土壤里,欺压和被欺压的故事,只会史不绝书,生生不息,流血和流泪也绝不会停止!500多天了,500多天啊!我夫妇俩日日以泪浣衣、声声哀号,换来的又是什么?看看吧,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这股异常猖獗的邪恶势力,就是这样操纵一切,胡作非为,对胡温新政左右开弓、猛打耳光的!

世人啊,且慢高唱“和谐”、“盛世”的欢歌,冷眼打量种种不堪的现实,我们该当警醒:中华民族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