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12-28 廖祖笙:请网友们不要再给我夫妇俩捐款

近段时间不时有网友来函来电,表示要捐助我们,我夫妇俩对此深表感谢,并一概婉言谢绝。在这里,我要再次重申:心意领了,请网友们千万不要再给我夫妇俩捐款!

我们寄望卖房自救,一度受到刻意刁难。经过抗争,总算“特事特办”,办理了房屋买卖手续,也许在下月初能拿到房款。虽然扣去银行欠款和这一年多来欠下的债务,余款所剩无几,但不论未来的日子有多难,我夫妇俩都不想再拖累任何人,宁可自己坚持着走下去。

无论我过去写了什么,都不过是在尽自己的本份,网友们并不欠我什么。在这样一个恶劣的环境里,大家活得也都不容易。在这场迫害面前,长贫难扶,我夫妇俩不能靠着网友们的捐助走完余生,未来的路,终归还是要靠我们自己走下去。感谢网友们一直以来的垂注和善意!

前些日子三公网的楚人先生几次打来电话,执意要向我夫妇俩捐款,并转来几笔网友的善款,坚决不让我们退回。我一直想到该网论坛对网友们说声感谢,但浏览器总是显示“网站暂时无法访问”,由此只能借此机会,对三公网的网友们深表感谢。

胡佳先生曾经提醒过网友:“我们不要忘记今年早些时候,吕耿松的稿酬被浙江省公安厅国保总队秘密扣留、冻结,广西异议人士荆楚曾经搞的一个小型捐款活动也被当地国保非法冻结……”

异议作家吕耿松和荆楚已是身陷囹圄。同在广东的郭飞雄,也在高墙之内,妻儿生活无着,所收到的善款被官方悄然划走,并被冻结银行帐户,无辜的孩子无法正常上学,在迫害中受到株连……这也是我请网友们不要再给我夫妇俩捐款的原因之一。

现在就连胡佳夫妇也“突然失掉一切联系”。上午我先后拨打胡佳的手机和座机,均无法接通。致电齐志勇先生,也仍然是没有胡佳夫妇的任何消息。这世道,还能令人说些什么?说了又有什么用处?

对这世道我已日渐沉默寡言。文字无法让恶棍从良,我们不必再对文字抱有过多的幻想。我的网站已多日没有添加新的文字,承蒙网友们关心,在留言中一再表示担心。感谢!我“还好”,还没有被黑恶漩涡完全吞没,还苟且活着,仅只而已。

廖祖笙夫妇再次向垂注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的海内外人士深表感谢!祝大家新年安好、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