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8-01-01 廖祖笙:家破人亡并倾家荡产

2008年第一张日历翻开之时,也正是我的人生再遭重创之日——就在新年的第一天,我夫妇俩不得不洒泪离开栖身了多年的家园,从此浪迹天涯。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我不但家破人亡,而且倾家荡产、流离失所,在国内媒体和网上热门论坛完全失去了话语权。身心俱疲、元气大伤的我,往后琴剑飘零、居无定所,再无力替中国百姓日复一日念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人面兽心的食人族们,大可欢快举杯,为又一次成功实施迫害而干杯!

人世间最残暴、黑暗、耻辱的一页,翻开在2006年7月16日。是日《新京报》报称:中国9个政府部门联合制定了《尸体出入境和尸体处理的管理规定》。上午我写下《严禁尸体买卖促人深思和感伤》一文,将稿件传给时评编辑,并收录进新浪博客(已被封删)。傍晚,我的独生子廖梦君即被校方召回已放假的学校,转瞬化为一具刀口累累、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的尸体!在这之前,我连续数月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案发迄今已是535天,中国官方从上到下装聋作哑,监督机制和纠错机制全线瘫痪!

与此同时,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成了“国家机密”,律师完全无法介入,媒体完全无法介入,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在为儿鸣冤的过程中,我夫妇俩被反动政府多次非法绑架,我的3个博客和35个网站先后被封删,以文为生十几年的我,家破人亡后在国内媒体和网上热门论坛“无权”说话已久,也没有任何一个我尚在打理的博客和网站能够安然建在国内,我失去了唯一的谋生方式,夫妇俩被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就连寄望卖房自救,也一度受到刻意刁难。通过抗争,终于“特事特办”,于今日售出住房,得以聊解燃眉之急。扣去银行欠款和这一年多来所欠下的债务,余款所剩无几,基本上已是倾家荡产。

当地官方对此惨案的唯一处理方案是:要我夫妇俩首先同意火化孩子刀口累累的遗体,并承诺匪夷所思的种种,而后给我们50万元人民币,否则便不顾我们的死活——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协商解决”!这不但令我夫妇俩无法接受,我的亲友们也没有一个可以接受。几个被推到前台的官场喽啰,一边公然掩盖血腥、施以迫害,一边强盗似的给我孩子的生命定价,同时伪善地树起“资助”的牌坊。我夫妇俩认为,这些昏官、酷吏得到了执政当局的默许和纵容,否则,就是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沆瀣一气,嚣张至此。

虽有“没有南海官员搞不掂的事,没有南海官员买不通的人”之说,但这毕竟是一起血淋淋的校园惨案,倍受海内外华人关注,单凭南海官场,还不足以硬性操作至此,他们也并不具备在全国媒体和国内互联网全方位剥夺我话语权的能量,幕后操纵者必为家喻户晓之人。看看近年来,有多少敢说真话的良心人士受到丧尽天良的迫害,我们就不难明白这一惨案的终极目标,乃冲我而来。同在广东的异议人士郭飞雄身陷囹圄,妻儿生活无着,居然就连收到的善款也被官方悄然划走,并被冻结银行帐户,无辜的孩子无法正常上学,在迫害中受到株连;北京的曾金燕还在哺乳期内,长期投身维权事业的其夫胡佳便被当局抓走……

梦君依然无法入土为安。我不敢想像如何去面见年逾八旬的老母亲,她已不知从何途径惊悉爱孙惨烈遇害的噩耗,我不敢想像她捶胸顿足的样子,也无法面对老人家婆娑的泪眼,更无法向她解释:一向品学兼优的梦君,在我猛烈抨击教育乱收费、高收费之后,被校方召回已放假的学校,怎么“涉嫌行窃”的竟会是几本家中早有的书,和一个他并不需要的U盘,而且“赃物”上还提取不到一枚他的指纹;为何“自杀”或“不慎坠楼”的孩子,会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身上刀口累累,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居然成了“国家机密”;我更无法向我的母亲解释:我为之奉献了青春和热情的这个政党,为什么现在会变得这么无视人间疾苦,这么残暴和邪恶……我也无法告诉她,这并非我一家一人的悲惨,在这个暗无天日的世道里,不少家庭现在也同样饱遭迫害,受到官府的百般压迫和欺凌……

是的,我无法告慰一颗苍老淌血的心灵,就正如这几百天来,我无法确信我所耳闻目睹的种种,确真发生在人间一样。这样的人间悲剧,又岂是年逾八旬的老人所曾见识过的,又岂是中国史上如此明目张胆上演过的?我曾经是母亲引以为傲的儿子,曾经因著作颇丰让家乡人民感到荣光,可在“伟大、光荣和正确”的我党领导下,却由心忧天下的作家,变成了泣告无门、沿街乞讨的乞丐!我如何去向老人家诠释这“盛世”的“和谐”?如何去向她解说这世道已经完全变了,变得竟是这般的面目狰狞、不可思议?

我原有的住宅电话,随着家园的失去,已永久报停,原有的手机则仍将使用一段时间。回到家乡后,我夫妇俩逗留数日,便将第三次奔赴京城继续申诉。知道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梦君沉冤得雪的可能性甚微,但只要这一事件没有一个起码的了断和说法,我夫妇俩便将鸣冤不止。这次赴京,我们拟向所有的中央领导申诉——不断申诉,不论相关的,或是不相关的,我们都将日日向其呼告!不为别的,为的就是反映民间底层真实的人权状况,同时印证这官场到底腐烂到了何程度!我们已是别无所有,未来的日子,剩下的便是陪着“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的“公仆”们,玩儿装聋作哑——且看“公仆”们在这起虐杀学生的惨案面前,装聋作哑到何时!

官方长达500多天的装聋作哑,透着人世间少有的冷血和诡异。在这里,我要声明的是:在回乡途中,以及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夫妇俩有任何“意外”发生,都只会是窃取了权杖的黑恶势力所为!把一个作家逼到这田地,早已人神共愤,该住手了!“伟大、光荣和正确”的我党啊,你也该睁开眼睛看看了,把一个为你卖过命的退役军人、良心作家整到了这田地,何忍?“以人为本”的胡温政权,试问:如此这般,难道也能叫作“以人为本”?在血泪凝成的现实中,人心若秤,天下苍生将继续观看当局怎么演示“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