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8-01-17 廖祖笙: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

1月17日,北京下雪了,上午下的是小雪,下午的雪花有棉花般大。当天下午,我看到部分露宿的访民状况依旧,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

一位正在扫雪的女访民说:“您就别再为我们呼吁了,越呼吁我们越惨。”她说以前也有人帮这些露宿的访民呼吁过,结果当局调来大卡车,派保安来抢东西,“这不,不呼吁还好,一呼吁我们反倒一无所有了。有人揭了他们的疮疤,他们还能对我们好啊?”

我无言以对,唯有沉重地叹息。

另一位在风雪中冻得瑟瑟发抖的访民说:“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人性了,如果有人性,也就不会是这样一种现状了。过去的日本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差没有当街强奸妇女了!”

“作孽啊!他们看谁不顺眼,就干脆挖个坑把人活埋得了呗,把我们搁在这,这样折磨我们,您说残忍不残忍啊?”

一个访民拿出一篇复制的短文,要我看看,我低头一看,但见这篇题为《谁之过》的短文这样写道:

“上帝认为狼有魄力有管理才能,提升狼为领导,放权让狼管理羊群。为了约束狼性,上帝发了天字一号红头文件,严禁狼吃羊。为了安抚狼,上帝拿羊奶喂狼。狼不满足,露出本性,背着上帝喝羊血,吃羊肉。羊的反抗是无力的,后果是惨烈的。大多数羊归顺了,任狼宰割;少数羊顽强抗争,不断上访,求上帝伸张正义,还羊公道!上帝批评了狼,相继发了天字二号、三号红头文件,重申严禁危害羊群。随后又出台保护羊群规定,出台打击害羊之狼惩罚条例等等,并将羊的上访信转给狼处理。结果,羊们遭受更灭绝的杀戮!有上帝做后台,狼怕羊什么!”

面对这样一篇短文,再看看眼前的现实,无语。

北京尚且如此啊,何况是京城之外!大雪纷纷扬扬落到地面,落在露宿的访民身上,朵朵轻盈飘扬的雪花,在我的眼里渐渐化作了飞溅的泪花!

我知道今年北京的冬天,又有访民要冻死了。而官员们舍近求远、千里迢迢“访贫问苦”的“感人”场面,仍然会在CCTV的电视新闻中不断上演。

在佛山市委、市政府门旁静坐的日子里,我不只一次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是什么原因,使那些油头粉面的领导总是这样说一套做一套,渐渐灭失了人性?今天,我彷徨在北京的雪地里,看着这群在大雪天仍露宿在外的访民,内心不禁这般追问:北京到底是首善之都,还是一座罪恶的城市?

冤声载道,难道与京城的不作为和冷血无关?

当一个政权不再在乎世人怎么看它时,这个政权来得有多么的可怕!

回到住处,我弹去了身上厚厚的雪花,弹不去的,是我内心深深的悲哀和愤怒。

妻子今天感冒了,没有外出。我把在雪地里看到的惨象说给她听,她听着听着,便眼眶潮润。

来京已经多日了,我们仍然没有为梦君的事去奔走。在这样的非人间,我夫妇俩所能做的,大抵只有为无辜遇害的孩子和天下的百姓一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