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8-01-21 廖祖笙夫妇1月21日追问胡锦涛和温家宝

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这已经是我夫妇俩第三次为孩子惨烈遇害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事来北京奔走了。想想八旬母亲的老泪纵横和至今无法入土为安的孩子,看看京城访民的惨象万千以及大江南北日渐不堪的人权状况,我夫妇俩悲愤填膺,内心装有太多的疑问。饱遭迫害的我们这几百天来呼天不应,叫地不灵,不但家破人亡,而且倾家荡产,已是流离失所。被逼无奈,我们只能请求胡主席和温总理主持公道,并请两位为我们释疑。在讨回公道之前,类似的追问不会停止,请予谅解、海涵!

我们想问的是:此前我们给胡主席和温总理寄出的那许多申诉材料,收到了吗?回复了吗?我们看到报上说,温总理用繁体正楷亲笔给香港小学生回信,给江西赣州市小学生亲笔回信,给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学生亲笔回信……我们望眼欲穿,却看不到正义的力量何在。难道胡主席和温总理没有收到我们寄出的申诉材料?是邮局出了问题,还是别的环节出了问题?

花季学子廖梦君刀口累累惨烈遇害校园,公权谎言欺世,统一宣传口径,阻止媒体采访报道,尸检结论公然造假,以“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向家属和律师出示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不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我们诉诸法院,两级法院均不受理……一个“自杀”或“不慎坠楼”的中学生的尸检报告,怎么就成了“国家机密”?确定此“国家机密”的基本理由是什么?该“机密”由哪个部门哪个官员确定?

一起血淋淋的虐杀学生事件,为什么案发这么长时间,没人管没人敢管?幕后操纵这一血案的恶徒到底是谁?虽有“没有南海官员搞不掂的事,没有南海官员买不通的人”之说,可这毕竟是一起血淋淋的命案,倍受海内外华人关注,单凭南海官场,还不足以硬性操作至此,他们也并不具备在全国媒体和国内互联网全方位剥夺一个作家话语权的能量。党中央、国务院以及相关职能部门,在一起虐杀学生的惨案面前,是否可以视而不见,任由黑恶势力永无止境一手遮天?

一个湖南老人的孩子莫名其妙死在广东佛山南海,未等他赶到广东,他孩子的遗体就被火化,法院判赔他3000 元;丈夫“自己撞死”在佛山的罗双红,最后拿到官方给出的13万元,洒泪黯然离开广东;广州军医尹方明在街头遭到枪杀,据悉当地以200多万元私了;中学生廖梦君被虐杀在校园之内,当地政府一会儿说“资助”我们50万元,一会儿托人来说给85万,一会儿又说“连85万也不想给了”……这一件件血淋淋的命案,是否都可以这样了结?维系社会和谐,是否意味着就可以不择手段包庇杀人犯?

为什么一起人神共愤、绝人之后的凶杀案,“协商解决” 竟成了唯一的解决方案?为什么家属和律师不能触及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为什么律师、家属、记者均不能给遇害学生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为什么律师不能依法调阅卷宗?为什么法律的大门此次坚闭?为什么《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在案发次日采写的新闻稿,会被一纸“封口令”尘封?为什么一个作家被逼迫得申诉无门,连续数月行乞街头,也看不到党和政府何在?为什么我夫妇俩苦苦申诉至今,中国在这一惨案中的监督机制和纠错机制也还依然是全线瘫痪?

草菅人命至此,为什么当地一些本该受到问责的官员,不但没有被问责,反而官运亨通,扶摇直上?中国官场的问责机制在哪?那些为着升官不惜默许和纵容杀人的官员,已然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导致了罪恶的进一步蔓延和民心的流失,为什么他们还能加官进爵?官员草菅人命、迫害良善,难道也算得上是一种“领导才能”?他们在当地尚且力有不逮,搞得乌烟瘴气,难道挪到更高级别的官位之上,反而就能挑起重担?中国选拔官员,难道无需为人民的福祉负责?中国的官场是否能像垃圾场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就这样识人不清、藏污纳垢?

我们此前两次来京为儿鸣冤,两次光天化日之下在北京街头遭到案发当地官方明火执杖的非法绑架。在为儿鸣冤的过程中,我夫妇俩先后被抓、被打、被恐赫、被频繁监视跟踪、被一再限制人身自由、被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我夫人前后被官方非法绑架了3次,我前后被官方非法绑架了4次!有人挂来恐赫电话,有人警告我不要再公开发表文章……我的3个博客和30多个网站,在这期间先后被封删。长期坚持为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呼吁的我,在家破人亡之后,竟然于国内媒体和网上热门论坛完全失去了话语权。这一切,难道都算得上是“正常” 的吗?

我们苦苦申诉了这么长时间,北京为我们做了什么?广东为我们做了什么?“省里很重视”的结果,难道就是让几个官场喽啰祭出“资助”的牌坊,欲把我夫妇俩置于不生不死的状态?难道就是一次次对我们公然“重兵把守”,或是亦步亦趋地跟踪、监视?难道就因为邪恶势力在国内剥夺了一个作家的话语权,这“公仆”济济,在这起血淋淋的惨案面前便可以永无止境心安理得?便可以默许和纵容虐杀学生,并任其继续迫害良善?便可以猫鼠同眠,与杀人犯、包庇犯翩翩共舞?就可以无尽地死猪不怕滚水烫?

我们从互联网上了解到,至少有88名中国记者和作家至今被关在监狱里。与此同时,我们不断看到律师、维权人士遭受迫害。我们恍然大悟:廖祖笙连年为中国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苦苦呼吁,其实就是不经意地在为百姓维权!为什么在推出以人为本执政理念的年月,有些地方的官方却是如此抗拒良知未泯者为百姓维权,能公然以种种凶狂的方式疯狂践踏人权,不把百姓当作有尊严有人格的自然人看待?中国是否需要人民像圈养的猪狗一样,放弃自身种种的天赋人权,浑浑噩噩活着?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把不愿违背良心做事的作家、记者、律师、维权人士构陷入狱,或逼入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境地,难道社会和谐就果真从天而降了吗?

我们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风雪天气部分访民饥冻交切露宿在小巷内、桥洞里、屋檐下,官方怎么也能无动于衷。给访民一点基本的人道关怀,对“人民政府”来说到底有多难?难道民众一旦被逼得踏上了上访的荆棘之途,就不再属于人民的一部分?我们也感到不解:北京为访民主持公道,果真就那么难吗?访民屯街塞巷,这里面有没有北京不作为的成分?上访制度呢,是否亦需完善?如果真的都能“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那么,这京城久聚不散的访民,又从何而来呢?

……

请胡主席和温总理在一起虐杀学生的惨案面前说句公道话,并为我们释疑。在异常艰难的环境中,我夫妇俩一次次省吃俭用甚至举债来到北京“告御状”,正如网友所说,不是为了等待生命的复活,而是为了等待一个公正的声音。请胡主席和温总理垂怜一介学子的惨烈消亡和死不瞑目,能为这个苦命的孩子秉持公道!请党和政府让正义得到伸张,让邪恶得到遏制,不要让一个退役军人、良心作家在一场本不该有的迫害中,就这样无尽申诉、耗尽余生!廖祖笙夫妇泣谢!

■廖祖笙近日网站: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目前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